whoscall》站上巨人肩膀走向全球 Gogolook熱血創新要讓世界走著瞧

2016-04-10 21:00

? 人氣

全球下載近5000萬次的來電辨識App「whoscall」,在二○一三年底被南韓Naver併購;三位大男生如何走上創業路?他們的創業之路不會止於這家公司,未來仍將繼續......。

還好,當年發生了金融海嘯;還好,當時智慧型手機在蘋果帶動下形成浪潮;還好,當時他們開發的第一個App「房產走著瞧」募資失利……,否則就沒有今天在全球邁向5000萬次下載量的來電辨識App「whoscall」。

正式成立2年後,開發whoscall的公司「走著瞧」(Gogolook),即被南韓免費通訊軟體LINE母公司Naver,以5.29億元台幣併購。

「二○○八年如果沒有金融海嘯,我就乖乖到竹科工作了。」Gogolook創辦人鄭勝丰回想,因此他做了房仲,也因此從剛換的智慧手機上,他看到開發和不動產相關App的可能。

一向點子很多的他,就把想法對學長郭建甫和研究所好友、大學念資訊的宋政桓說,三人利用業餘時間,一起開發出第一支App「房產走著瞧」;也就是透過爬蟲程式抓取搜尋引擎上的地產資料,讓使用者透過App查詢。他們陸續寫出「風水走著瞧」、「同居走著瞧」等系列App。

因為詐騙電話猖獗......
催生了來電辨識whoscall

會開發出用戶遍及全球的「whoscall」,是因當時詐騙電話猖獗,而且當你漏接電話,常會猶豫是否該回撥這通不認識的號碼;鄭勝丰習慣上谷歌(Google)查號碼,他就想「為什麼不把這樣的搜尋行為和手機結合?」

一開始,whoscall也是利用爬蟲程式抓取搜尋引擎上的電話名單,讓用戶利用手機App辨識陌生來電,但搜尋時間需要10秒左右,電話都快掛了才跑出搜尋結果;後來他們和各國黃頁合作,加上廣大用戶回報電話的機制,逐漸建立龐大完整的資料庫,現在的來電辨識顯示僅需兩秒。

對新創公司來說,尤其產品是免費App,如何找到獲利模式,絕對是團隊最焦慮、創投評估時最關心的議題。所以他們以原有的獲利模式──向房仲業者收費的「房產走著瞧」,作為募集主題。但那幾年國際經濟情勢極差,大企業投資轉趨保守,連國內創投總投資金額都僅剩○七年高峰的三分之一;想當然,郭建甫三人募資也失敗了。

幾乎是同一時間,whoscall卻被來台參加論壇的谷歌執行長施密特提到,「有一款叫作whoscall的App,可以告訴你陌生來電號碼是誰,使用者成長非常快,它是台灣做的!」

因為谷歌執行長點名......
天使投資人李鎮樟伸手金援

突然間,郭建甫和鄭勝丰電話接不完,不到半年,他們談了不下20家創投;但擅長投資硬體製造的創投看不懂軟體,且當時whoscall也沒有獲利模式,最終仍無創投願意掏錢。一二年初,他們總算拿到資策會旗下資鼎創投的500萬元資金;並在研究所老師史欽泰介紹下,曾幫華人首富李嘉誠的兒子李澤楷評估投資騰訊的天使投資人李鎮樟,也參與投資。

「我鼓勵他們,既然被(施密特)點名了,就玩真的,不要只是晚上做,要正式去衝。」李鎮樟直到現在都與他們亦師亦友。

期間,他們曾嘗試在App上放廣告,也試著發展離線版的資料庫,供用戶付費下載,一直尋找在用戶最佳體驗與獲利模式間取得平衡的方法。但才1年,第一輪募資的錢就燒光了,三人各自去申請青創貸款,加上資鼎幫忙帶進國發基金,總共900萬元,讓他們撐到被在南韓地位如谷歌的Naver併購。

被Naver投資,對郭建甫來說是及時雨,也是搭在巨人肩上、走向全球的機會。

一三年,郭建甫接到現任LINE台灣總經理陶韻智的電話,邀他和兩位Naver高層,聊聊台灣的網路使用情況。當時,他們約在台北君悅飯店大廳,連一杯水都沒有,就開始聊台灣人習慣用什麼社群媒體、聊天平台、電子商務網站......;接著郭建甫很驕傲地把自家的寶貝App秀給對方看。

「你也知道,生意人都很愛裝,對方就是,『哦!interesting』,但我其實感受不到他的興奮啦!」很健談也很愛演的郭建甫模仿對話口氣拉高聲調。所以,平常都會仔細整理名片,認真寫感謝信的郭建甫,這次反而沒有放在心上,連名片都被洗爛了。

沒想到一星期後,郭建甫收到Naver的電子郵件,說他們有信心讓whoscall成長百倍;還處於驚嚇中的郭建甫,手機突然響起,whoscall顯示電話來自南韓首爾Naver,對方邀請郭建甫3天後到南韓。

到了南韓,郭建甫被帶到Naver頂樓去見創辦人李海珍,又是一陣驚嚇的郭建甫,完全沒頭緒要說什麼。「就覺得當你愈往後走,你的人生根本就是為了這件事而準備。」

當然,郭建甫對Naver一點都不陌生,他對李海珍說,whoscall在南韓的服務,就是上網爬Naver的資料。三天後,Naver提出投資whoscall,要求持股超過5成,並希望創辦團隊不要離開。

因為被南韓版谷歌併購......
全球下載量飆到近五千萬次

過去,Naver一心想跨足海外市場並不成功,直到LINE的App出現,先席捲日本,再橫掃台灣、泰國;因此,Naver相信以App呈現的服務有能力跨出海外,包括有全球市場潛力的whoscall。「你看LINE,我們就是有辦法把它做起來!」李海珍當時對郭建甫說。

另一方面,whoscall當時除了資金,也有另一層焦慮,因為谷歌在Android新版中,也推出功能和whoscall類似的「Caller ID by Google」。「谷歌一做,那我們做什麼啊?怎麼辦,go home or go big?」郭建甫3人有了「不知道何時要捲鋪蓋回家」的焦慮。

「我們需要投靠一個巨人,可以帶著我們成長,這對股東、員工、用戶才是最負責任的,而不是最後資金沒了、被打敗了,就和大家掰掰,」面對外界詢問為何將多數股權賣掉,而且是賣給南韓?郭建甫其實想得很透徹。就像中國,幾乎所有重要App,都依附在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下,大者恆大的趨勢愈來愈明顯;也意味未來新創團隊要開發更有影響力的App,也愈來愈難。

而原本Naver希望1個月內完成收購,但回到台灣,幾乎所有人都要郭建甫小心韓國人,而拖了半年,直到一三年年底才完成。

如今,有了Naver的金援、資源,whoscall不僅全球下載量從數百萬成長到近五千萬次,活躍用戶也每隔8個月就倍數成長,而且南韓已成為whoscall最大市場,其次是台灣、巴西、日本、泰國、中東。

雖然Naver依舊希望whoscall保持免費,才能持續擴張規模;但去年底,郭建甫和鄭勝丰去了北京中關村,他們觀察到許多創業團隊,無法證明可以獲利而募不到資金,因此就消失了。

所以,郭建甫也一改過去總是說,「獲利不是現階段最重要的事」的說法。「現在有人問我,我都會說獲利很重要啊!」郭建甫說,「我們要證明whoscall是一門生意,就是我們能賺錢,如果無法證明,人家能支持你多久?」鄭勝丰也坦承,「這個事業怎麼獲利,我每天睡不著,都在想這件事。」

事實上,現在whoscall來電辨識結束、電話掛斷後,在詢問用戶是否願意回報電話底下,已開始出現廣告;他們也在說服Naver,準備在廣告價格很好的韓國版本上放廣告。

此外,whoscall去年底推出「秀卡show card」功能,讓如回鄉務農賣水果的年輕人、行動餐車等小型行動店家或個人工作者,主動註冊「行動名片」,讓用戶可在whoscall的App裡,搜尋到他們。也許未來,最容易被封鎖的銀行也能自建秀卡,並結合優惠訊息廣告,讓不屬於推銷範圍的銀行服務,能接觸到真正有需求的民眾。

「我們發現這樣的名片服務,可以變成我們的商業模式,」郭建甫說,民眾不喜歡的騷擾電話,就讓用戶主動回報,「好的商家,我們則希望幫助他們和用戶的溝通更順暢。」

在公司多數股權賣給Naver後,他們3人都領到不錯的回報,鄭勝丰現在也幫助許多新創團隊。而且,「我還是會想創第二個、第三個事業,有idea不做,我全身會癢,」72年次的鄭勝丰雖開玩笑地說,但他隨即又以略帶老成的口吻說:「Gogolook是我們人生中的一個故事,我們何時會離開不知道,只知道會繼續創業。」他們的目標是幫台灣多創幾家網路公司,也試著走出更多代表新經濟的路。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財訊雙周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