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意志和雄心打造成天才,絕非閃電打到:《達文西傳》書摘(5)

2019-03-15 05:10

? 人氣

達文西有名的畫作《最後的晚餐》。(圖/商周提供)

達文西有名的畫作《最後的晚餐》。(圖/商周提供)

30歲是個令人緊張不安的里程碑,約莫在這個年紀,李奧納多.達文西寫信給米蘭的統治者,列出應該給他工作的理由。他在佛羅倫斯的畫家生涯還算成功,但他無法完成委託的工作,想尋找新的舞台。在求職信最前面的10段裡,他吹捧自己的工程技能,包括設計橋梁、水道、火砲、裝甲車和公共建築的能力。到了第11段結束時,他才補充,他也是藝術家。「跟繪畫一樣,可做的我都能做,」他寫道。對,他做得到。他後來會創造出歷史上最有名的兩幅畫,《最後的晚餐》和《蒙娜麗莎》。但在他心裡,他認為自己是科學和工程專家。他從事的創新研究包括解剖學、化石、鳥類、心臟、飛行機器、光學、植物學、地質學、水流和武器,而他對這些研究的熱愛除了投入,也從中得到樂趣。因此,他成為「文藝復興人」的原型,激勵了那些相信「大自然無限創作」的人,而他所謂「大自然的無限創作」則交織成一體,充滿不可思議的型態。

他的畫作《維特魯威人》是一個比例完美的人,在圓形和方形裡張開了手臂,凸顯他結合藝術與科學的能力,讓他成為歷史上最有創造力的天才。他對科學的探索補強了他的藝術。他從死屍臉上剝下皮肉,畫出移動嘴唇的肌肉輪廓,然後畫出世界上讓人最難以忘懷的微笑。他研究人類頭骨,畫出一層層骨骼與牙齒,在《荒野中的聖傑羅姆》裡傳達出那骨瘦如柴的人有多苦惱。他探究光學的數學,證實光線怎麼撞上角膜,在《最後的晚餐》裡加入變化的視覺觀點,產生魔法般的幻象。

20190304-達文西的筆記。(圖/商周提供)
達文西的所畫的《維特魯威人》。(圖/商周提供)

研究光與光學後,再和藝術結合,他能靈巧運用明暗和透視,在平面上塑造物體的外型,讓它們呈現立體感。達文西說,這種「讓平面展現出的形體宛若從平面上塑形且分隔開來」的能力,就是「畫家的首要意圖」。 維度變成文藝復興藝術至高無上的創新,都要歸功於他的創作。

年紀漸長後,他對科學的探索不光對他的藝術有用,而是出自一種喜悅的本能,想深入了解創造深切的美。天空為什麼看起來是藍色?他想找出理論,不光是為了畫作上的天空。他的好奇心很純粹、很個人,投入的程度也令人欣喜。

但就算在思索天空為什麼是藍的,他對科學和藝術的努力絕對不會涇渭分明。兩者一同成為驅動他的熱情,也就是要知道世界上所有的知識,包括人類與世界共存的方法。他敬畏自然的完全,能感覺到自然模式的和諧,也看到這種和諧出現在大大小小的現象裡。在筆記本裡,他記下頭髮的鬈曲、水的漩渦和空氣的迴旋,以及可能解釋這種螺旋形的數學公式。我去過英國溫莎堡看他在晚年畫出的「大洪水素描」,充滿旋轉的力量,我問策展人馬汀.克雷頓,他覺得達文西把這些畫當成藝術作品還是科學作品。問題才出口,我就發現我問了一個很笨的問題。「我不覺得達文西會刻意區別這兩樣東西,」他回答。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