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梵蒂岡仰望星空,信仰與科學也能攜手:專訪梵蒂岡天文台副台長—穆勒神父

2019-03-05 17:00

? 人氣

圖森公園格雷厄姆山上的梵蒂岡天文台。(梵蒂岡天文台提供)

圖森公園格雷厄姆山上的梵蒂岡天文台。(梵蒂岡天文台提供)

宇宙之間,到底蘊含了多少奧秘?當您抬頭仰望著無涯的星空,是什麼樣的思緒會伴隨著好奇心,燃起您心中的希望與夢想?

可曾聽說過存在太陽系中月球上的隕石坑?它們的命名方式,一般都依照發現的科學家和探險家之名,然而,您可能不知道,在國際天文學聯合會的隕石命名中,有35個隕石坑,是以天主教耶穌會會士的名字來命名的。為此,記者特別為您造訪了一個鮮為人知,平時不對外開放參觀的天文研究機構,「梵蒂岡天文台」(La Specola Vaticana)。

梵蒂岡天文台一景。(曾廣儀攝)
梵蒂岡天文台一景。(曾廣儀攝)

梵蒂岡天文研究中心的總部,並不在梵蒂岡城裡,而是設在離羅馬市35公里遠,一個山明水秀,風景優美,叫做岡道爾夫堡(Castel Gandolfo)的山丘上。

這岡道爾夫堡,過去一直都是天主教教宗夏天的避暑地,也被稱做「夏宮」其中擁有著使徒大廈和花園。從2016年起,教宗方濟各把它交給梵蒂岡博物館管理,並且首度開放給民眾參觀。而這所天文台的研究室,就設在夏宮所在地,古樹參天的大花園裡。

高壯開朗的穆勒神父。(曾廣儀攝)
高壯開朗的穆勒神父。(曾廣儀攝)

一個暖暖的冬陽日,記者造訪了這所梵蒂岡天文台(la Specola Vaticana)當天,透過天文台的副主任- 穆勒神父(Padre Paul Muller)的解說,為讀者們揭開了這天文台的神秘面紗。

穆勒神父,是天文台的副主任,也是此修院的院長,他是一位高壯開朗的美國神父。然而,初次見面,穆勒神父卻是以非常義大利式的待客之道來接待記者- 請記者喝了杯濃縮咖啡,(在義大利,咖啡是種社交),在濃濃的咖啡香下,他詳細地描述了自己在此的生活經驗,他表示,他來義大利已經九年了,雖然義大利文說得還不流利,但是他本身非常喜歡義大利,尤其是此地的環境非常幽靜,綠意盎然,有種別有洞天的感覺。

梵蒂岡天文台的標誌。(曾廣儀攝)
梵蒂岡天文台的標誌。(曾廣儀攝)
梵蒂岡天文台的望遠鏡(曾廣儀攝)
梵蒂岡天文台的望遠鏡(曾廣儀攝)

他接著介紹這所天文台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他們全都是耶穌會會士。會士是指那些以貧窮,貞潔,服從三大聖願,在一個團體裡,終身奉獻給天主的人。有主持彌撒的神父,也有不屬於神職人員的普通會士,而耶穌會,是天主教主要男修會之一,現任的教宗方濟各就是耶穌會出身的;這裡,除了做為研究中心之外,也是他們的會院。可以說是住家兼天文台研究室。

天文台的主任孔蘇馬鈕(Guy J. Consolmagno)會士,也是美國籍,孔蘇馬鈕主任屬普通會士,是不能做彌撒禮儀的;2015年由教宗親自指定任命為主任,記者參訪那天,他正好有事不在中心,所以由中心副主任,穆勒神父來接受訪問。穆勒神父是修院院長,平時在宗座大學裡教書,他是天文台研究所裡唯一不是純科學家的神職人員,他提到他的專業是科學的歷史與哲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