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泰國大選》從傳統「紅黃之爭」轉為「行政立法僵局」遲來的大選過後,泰國的民主會上軌道嗎?

2019-03-24 09:00

? 人氣

泰國24日將舉行睽違5年首次眾議院選舉。根據2016年泰國軍方制定的憲法,新總理將由民選眾議院的500位議員,及軍方指派的參議院250位議員共同選出,代表現任總理帕拉育已經掌握250張票,只需在眾院中取得126席就可輕鬆連任。長期研究泰國情勢的佛光大學南向辦公室主任陳尚懋分析,倘若帕拉育順利連任,但眾議院卻無法拿下過半,泰國政局可能從傳統「紅黃對立」走向行政立法僵局,選後泰國將面臨的新挑戰。

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教授兼南向辦公室主任陳尚懋20日接受《風傳媒》專訪時表示,泰國國會參議院和眾議院共750席,帕拉育(Prayuth Chan-ocha)所屬的「公民力量黨」要拿下過半376席才能執政,扣掉參議院由軍政府指派的250席,帕拉育只需要在眾議院取得126席就能選上總理,幾乎可說是篤定當選。但由於競爭政黨眾多,很可能出現帕拉育當選總理,但「公民力量黨」無法拿下眾議院500席中的過半的情形,「以後法案在眾議院審理就會有一些問題產生,最可能的情況就是分裂政府」,行政由軍方控制,立法由反對軍方的政黨組成聯盟。

從傳統「紅黃對立」轉為行政立法僵局... 泰國未來的新挑戰

最大反對黨「為泰黨」在路邊發放競選文宣。(美聯社)
最大反對黨「為泰黨」在路邊發放競選文宣。(美聯社)

分裂政府會對泰國造成什麼影響?陳尚懋說,未來軍政府要推動政策將在眾議院面臨阻礙,過去紅衫軍與黃衫軍的對立大約有2年的穩定期,「往後行政立法僵局,泰國政府每天都會被拖住」,這是此次選舉後泰國要思考如何面對的難題。

泰國自1932年由君主制改為君主立憲制,迄今已發生超過20次政變,泰國的民主之路也一直在「正常民主」和頻繁的政變間擺盪。陳尚懋指出,泰國軍方將政變合理化為「泰式民主」,泰國之所以頻繁政變可以從兩個角度分析,在文化方面,泰國社會階層觀念重,一般百姓彼此雙手合十問安(泰國人稱為ไหว้,發音為wai)就隱含了社會地位高低。在泰國社會傳統階級中,政府官員和將領的地位僅次於皇室與和尚,因此軍方社會地位相當高。

2006年泰國「紅衫軍與黃衫軍」(AP)
2006年泰國「紅衫軍與黃衫軍」(AP)

法律方面,泰國1914年《戒嚴法》賦予軍方極大的權力,包括採取行動阻止暴動,使用武器鎮壓動亂;禁止任何集會遊行,並可以隨時宣布宵禁等。法令不改,泰國軍方掌握大權的情況不會改善。

最大反對黨「為泰黨」的選前造勢活動。(美聯社)
最大反對黨「為泰黨」的選前造勢活動。(美聯社)

泰國政治的另一項惡性循環就是文人政府上台後貪腐弊案連連,例如2006年前總理塔信(Thaksin Chinnawat)被爆出貪汙,人民上街抗議造成動亂,最後軍政府出來維持秩序。長久下來民眾對文人政府失去信心,軍政府反而被民眾當成維持秩序、「撥亂反正」的角色,但陳尚懋認為,軍政府政權只是階段性和暫時性的,總有一天仍要還政於民。

泰國政治動盪的根源:被忽視的北部人民vs 掌握資源的曼谷中產階級

陳尚懋指出,泰國政治動亂最主要的原因,與1960年代開始,以曼谷為核心(Bangkok-based)的經濟發展計畫有關。長期以來在中央政府「重曼谷輕鄉村」的思維之下,造成曼谷與北部、東北部地區的政治、經濟與社會各層面不平等擴大。 

泰國在3月24日將舉行2014年軍事政變以來首次國會大選。(美聯社)
泰國在3月24日將舉行2014年軍事政變以來首次國會大選。(美聯社)

如此情況引發北部與東北部民眾不滿,認為自己的聲音被中央忽略,也讓這兩地成為政治異議分子的重要陣地,成為後來「紅衫軍」的大本營。這種不平等,一直到2001年出身北部清邁地區的塔信當上總理,才出現轉變。塔信上台之後,推出許多政策與地方發展計畫,藉此贏得北部與東北部民眾的認同與選票。但塔信強大民意,也讓原本聚集曼谷的傳統保守勢力感到不安。這股由皇室、軍隊、司法為主的保守勢力形成與北方鄉村勢力的對峙。

2006年泰國「紅衫軍與黃衫軍」(AP)
2006年泰國「紅衫軍與黃衫軍」(AP)

2006年政變被稱為「黃衫軍」的人民民主聯盟發動街頭示威抗議,後由軍方發動政變、在由司法體系透過政治判決拉下民選總理,過程違背民主價值,卻受到皇室默許,形成「鄉下人選出政府,卻被都市人推翻」的政治格局。

此次泰國大選各政黨訴求主要可分為兩種:親軍方政黨主打的穩定和在野政黨力推的民主,但選民最關心的議題卻是經濟。陳尚懋說,塔信最讓泰國人民有感的就是經濟和惠民措施,帕拉育為了不讓塔信勢力再度崛起,也努力拿出經濟政績,因而提出「泰國4.0」和「東部經濟走廊」政策,希望藉由改革,帶動泰國經濟與產業轉型。

在軍政府的長期把持下,泰國有可能成為正常的民主國家嗎?陳尚懋認為,最重要關鍵還是曼谷為中心的保守勢力要真心尊重民主的遊戲規則,泰國才有可能從「泰式民主」成為正常的民主國家。

泰國總理帕拉育出現在公民力量黨造勢場合,為議員候選人站台催票。(美聯社)
泰國總理帕拉育出現在公民力量黨造勢場合,為議員候選人站台催票。(美聯社)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