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沙龍》向左走,向右走—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何時才能癒合?

2016-05-01 10:10

? 人氣

加萊亞諾所著《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Las Venas Abiertas de América Latina)。(取自推特)

加萊亞諾所著《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Las Venas Abiertas de América Latina)。(取自推特)

「我們所面臨的麻煩是:離天堂太遠,離美國太近。」墨西哥俗諺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2016年春季《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思沙龍講座,30日舉辦第二場,由淡江大學外語學院院長陳小雀博士以《向左走,向右走―拉丁美洲的掙扎》為講題,講述中南美洲擺脫美國干涉,爭取獨立自主過程中的抗爭與代價,現場主持人為華視副總經理郭至楨。

陳小雀思沙龍講座,右為主持人郭至楨(葉信菉攝)
思沙龍講座30日講者為陳小雀(左),右為主持人郭至楨。(葉信菉攝)

講座開始前,現場放映美國導演奧利佛・史東(Oliver Stone)所製作的紀錄片《國境之南》(South of the Border),片中訪問了拉丁美洲各國歷經民主選舉洗禮的新任領導人,侃侃而談如何帶領母國脫離IMF的資金綁架,以及來自於美國的遠端政治控制。

《國境之南》

1992年,委內瑞拉通貨膨脹嚴重,社會動盪,處於社會階層最底端的窮苦人家不滿政府施政,時任總統的佩雷斯(Carlos Andrés Pérez Rodríguez)僅管出面喊話安撫,仍無法澆熄民眾的怒火。

1名傘兵部隊中校查維茲(Hugo Chavez)策劃了政變,但終告失敗,自首的查維茲在鏡頭前承擔一切責任。

令人意外的,發動政變失敗入獄服刑的查維茲卻成為了委國窮苦人民寄予厚望的民族英雄,隔年,佩雷斯遭到彈劾,1994年,查維茲獲赦免出獄,4年後競選總統成功,美國政府開始緊張。

查維茲始終是尊重民主制度的,但他卻把以美國財政部(Department of Treasury)唯命是從的IMF視為阻礙委國進步的最大障礙,因此他在上任後,便將國營石油的收入分配給窮苦人家,無視IMF的諸多規定,美國媒體開始製造查維茲的負面輿論。

除了查維茲,史東陸續訪問了玻利維亞的首位原住民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阿根廷的女性前任總統基什內爾(Cristina Elisabet Fernández Wilhem de Kirchner)、巴拉圭前總統盧戈(Fernando Armindo Lugo Méndez)、古巴領導人勞爾卡斯楚(Raúl Modesto Castro Ruz)等,這些不願再讓美國插手國內事務的拉丁美洲領導人團結合作後,美國後院已被社會主義包圍。

經濟控制政治

影片播畢,主講人陳小雀院長開始簡介拉丁美洲各國歷史,並呈現美國如何以控制經濟通路影響各國政治,包括瓜地馬拉、智利、古巴、阿根廷等國,在當時恐共的「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風潮中,許多拉美左派組織首當其衝,無辜遭株連失去生命的人不計其數。

陳小雀思沙龍講座(葉信菉攝)
思沙龍講座主講人陳小雀。(葉信菉攝)
主講人陳小雀的講述大鋼。(簡嘉宏攝)
主講人陳小雀的講述大鋼。(簡嘉宏攝)
拉丁美洲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古巴。(簡嘉宏攝)
拉丁美洲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古巴。(簡嘉宏攝)

以盛產香蕉的瓜地馬拉為例,美國聯合果品公司(United Fruit Company)成立後,美國控制了瓜國香蕉出口所需的運輸通路(鐵路、碼頭等),但在總統亞本茲(Jacobo Arbenz Guzmán)頒布土地改革法,沒收了聯合果品公司的閒置地後,不滿利益受損的美國扶植瓜地馬拉游擊隊,爆發內戰。

這場內戰耗時34年,期間還歷經了馬雅滅族,總計內戰中失去性命者多達15萬人,直到1996年,瓜國政府與游擊隊簽訂和平條約,內戰終告結束。

瓜地馬拉的十年春天。(簡嘉宏攝)
瓜地馬拉的十年春天。(簡嘉宏攝)

陳小雀強調,拉丁美洲的領導人非常重視教育,因為這是在致力改善經濟之餘,縮小社會中貧富差距的良方解藥。

缺乏共識基礎的《華盛頓共識》

時序回到1989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World Bank)等國際重要金融組織的官員,加上美國與拉丁美洲國家代表齊聚在美國華盛頓,共同出席了一場研討會,對於冷戰結束後的中南美洲經濟改革提出針貶。

事後,以美國經濟學家威廉森(John Williamson)提出的「華盛頓共識」(Washington Consensus)慣稱此次會議的結論,其中包括:配合自由經濟原則的相關措施,如削減公共福利、放寬投資、利息管控鬆綁或減少政府干預等。

由於該「共識」乃以傳統西方自由市場經濟出發,並無法為拉丁美洲經濟注入活水,1999年,由傘兵部隊中校查維茲當選總統,開始走上社會主義道路開始,拉丁美洲進行了「粉紅浪潮」(Pink Tide)。

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

只是,這波粉紅浪潮在2016年開年伊始不僅逐漸消退,還有轉向之勢。

不論是巴西前總統魯拉、現任總統羅賽芙(Dilma Vana Rousseff)、阿根廷的費南德茲、委內瑞拉的馬杜洛(Nicolas Maduro),都身陷貪腐遭彈劾或治罪的泥淖中,使得外界預測中南美洲部分國家將重返右派懷抱。

延伸閱讀:

從貧戶之子到貪腐纏身 巴西前總統魯拉遭到拘押

巴西政壇大地震 總統彈劾案跨越國會第一關

卸任總統心機重 阿根廷新任總統風雨飄搖中就職

罷免總統!委內瑞拉反對派獲准啟動公投程序

1492年,受西班牙王室資助的探險家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發現了美洲大陸,自此,翻開了當時歐洲國家海外殖民的篇章,更讓當時美洲原住民開始承受外來力量的燒殺擄掠。

延伸閱讀:《殖民時代教會侵犯美洲原住民 教宗祈求赦免

2009年4月18日,當時甫就職3個月的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出席第5屆美洲國家高峰會,查維茲在會場中與歐巴馬握手,並當場贈與一本由烏拉圭作家加萊亞諾(Eduardo Galeano)所著的《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Las Venas Abiertas de América Latina)一書,提點這位美國新任總統,中南美洲過去因豐沛自然資源而被掠奪之痛。

魔幻的修復能力?

也許是看到這波浪潮的消退趨勢,現年高齡89歲的古巴前領導人菲德爾・卡斯楚(Fidel Castro)在19日的古巴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意外現身,同時高呼:「古巴共產黨的理念長存」,令人不勝唏噓。

延伸閱讀:

老卡斯楚古共全代會現身:古巴共產黨理念長存

卡斯楚反古巴親美 放話「不需要美帝的糖衣毒藥!」

陳小雀院長提醒,中南美洲人民有種「魔幻的修復能力」,在21世紀一波左傾的粉紅浪潮過後,看似逐漸癒合的傷口,是否會再次的剝裂,產生新傷口,外界也在觀望,但如今看來,拉丁美洲當初被切開的血管仍汨汨流著血,未有止血之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