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伯芬觀點:大學校長遴選亂源誰來解?

2019-04-01 06:20

? 人氣

輔仁大學校長江漢聲續任引發爭議,輔大學生發起罷課中。(顏麟宇攝)

輔仁大學校長江漢聲續任引發爭議,輔大學生發起罷課中。(顏麟宇攝)

賴清德參選總統為民進黨2020年大選投下了震撼彈。選舉是民主社會的基本運作原則,透過任期制的人事更迭,來確保政治權力不會為個人或特定利益集團所壟斷,連任與否就成為人民檢視執政績效的重要指標。

現任元首「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即使政績不佳,所屬政黨也得概括承受領導人成敗的風險,只能將錯就錯地挺下去,組織內部很少出現挑戰者。政治界一向講輩份、重倫理,與現任領袖爭取黨內提名,可以說是民主社會的偶然。

另一方面,所有想要改變權力結構的挑戰者都必須面對執政者的優勢,民主制度中的慣性,讓執政者及團隊有機會形成壓制改變的權力網絡,利用現任優勢攏絡與酬庸反對勢力。因此,不論執政成績如何,直選之後的陳水扁與馬英九都順利當選第二任,連任似乎成為一種民主的必然。  

20190329-前行政院長賴清德29日舉辦「用行動帶來希望─賴清德的決策風格」新書發表會,總統蔡英文送花籃致意。(顏麟宇攝)
賴清德以黨內挑戰現任,是民主的偶然現象。圖為前行政院長賴清德舉辦「用行動帶來希望─賴清德的決策風格」新書發表會,總統蔡英文送花籃致意。(顏麟宇攝)

比總統任期長的校長

相較於總統選舉,大學校長選舉原本單純許多,但民主化之後大學校長的遴選製造了更多爭議。目前的「大學法」對於校長連任並無特別要求,只規定教育部及各該所屬地方政府應於校長聘期屆滿一年前進行評鑑,作為大學決定是否續聘之參考。2002年「國立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組織及運作辦法」頒布,校長由官派改為遴選,隨後大學校長選舉過程惡質化造成校園派系林立,運用行政資源綁樁、院系合縱連橫、利益交換之說層出不窮。

反諷的是,威權時代的老國代才剛終結,校長遴選制度就讓現任校長假職權之便延長任期。1993年就任的台大第一位「民選」校長陳維昭,在校務會議中主導修法,把校長任期「得續任一次」改成「得續任二次」,且連任與否,只須校務會議表決通過即可。續任二次讓大學校長的職權超越總統,大學成為國家無法規範的天龍國。

身為高教龍頭的臺大在「陳維昭條款」建立之後,教育部更棄守大學校長評鑑的責任,放任大學校長擴權。2018年,輔仁大學校長江漢聲遭稽核室主任告發八大項疑似違法事件,兩位學生在8月1日按鈴聲告校長違法,雖然董事會私下委託「專業團隊」進行調查之後認為江校長並無違法情事,但司法程序仍在進行中,江校長卻在董事會的簇擁下宣布繼續第三任,此事件引發學生不滿,正發起罷課中。

20180222-前台大校長陳維昭22日出席台大春節團拜。(顏麟宇攝)
前台大校長陳維昭當年當選校長後,把校長得續任一任,改為得續兩任。(顏麟宇攝)

私校萬年董事會壟斷校務

私立學校校長遴選更無章法制度可言,原本是「由董事會組織校長遴選委員會,人選經董事會圈選,報請教育部核准聘任之」。2003年修法改為「由董事

會遴選報請教育部核准聘任之。」私校董事會多由家族企業或宗教集團的萬年董事壟斷操控,換來換去都是同一家人在管理。不過,近來幾所指標性的私校校長遴選開始出現異議的聲浪。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