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林全財金幫 內有同學當分身 外有友人扮耳目

2016-05-13 20:20

? 人氣

準閣揆林全大權在握,財金部會人事布局幾乎貫穿個人意志;新任閣員朱澤民、許虞哲及丁克華又是同學、又是舊僚,彼此互信基礎沒問題,他們當首長,就好像林全的分身,貫徹林全的意志......

在新政府裡,負責財稅金融的人馬可說陣容龐大,除了閣揆林全本身就具財稅專業,政務委員中,有金管會前主委施俊吉、前主計長許璋瑤負責統籌協調,加上財政部長許虞哲、金管會主委丁克華、主計長朱澤民三個部會首長,大家不是同學,就是同僚,彼此信得過、有默契,他們當首長,就好像林全的分身,可以如臂使指,貫穿林全的意志。

了解台灣財政困難,林全對財政紀律相當堅持,咸信未來的政府決策,應該不太容易看到花錢浮濫的情況,黨內人士也多領教過林全對公費支出「錙銖必較」的龜毛作風,而他當年搏命通過《財政收支劃分法》,在其他閣揆手上難免會因政治考量而「走鐘」,林全當閣揆,底下的閣員同學當能嚴格把關,而在穩定財政之餘,把心力放在年金、長照等的財源規畫。

如果可以的話,林全也不想找「又是同學」丁克華來當金管會主委,然而,既有業界實務經驗、又有官場歷練的人,包括曾國烈、蔡慶年、魏寶生,或資深銀行人如陳聖德、徐光曦等,卻無人首肯,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闌珊燈火下還是老同學夠義氣。

丁克華出線引發熱議
公股代表誰屬是新焦點

然而,金管會固然著重在「金融監理」,在Fintech科技金融成顯學的今天,一向被批評管制太多、阻礙產業發展的金管會,角色頗被質疑,如今在新政府一片開放、鬆綁思維下,僅有證券經驗、缺乏銀行歷練的丁克華,能端出什麼好菜?恐怕要靠林全多關照了。

尤其,丁克華不僅最近被爆不用手機,其實,據透露,丁連信用卡與金融卡都不帶。這樣不食人間煙火的金管會主委,令金融圈一片熱議,擔憂準主委在新商品開放政策上將因「無感」而更為保守,防弊心態會更勝興利。但丁克華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反駁指出,決策是累積他人的經驗,就算「沒搭過飛機,也能做飛航決策」。

據指出,丁克華生活簡單,平常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兼課的學校,假日則與夫人一起爬山,不認為需要被手機綁住;但這卻讓幕僚在聯繫上十分困擾,日前準閣揆林全的幕僚因此無法聯繫上丁,才讓此事曝光。此外,丁克華不帶手機的主要受害人就是他的司機,必須提前就位,並在目視距離能及的地方等候他。

為補丁克華領域的不足,金管會兩位副主委桂先農與黃天牧就具銀行與保險專長,但業界對這樣的陣容能發揮什麼功能多抱持懷疑態度,認為林全必然要尋求業界幕僚協助;曾任財政部政次、現在從事創投業的楊子江,以及曾當過林全財長任內主祕、現任凱基銀行董座的魏寶生等人,將是林全在業界的重要耳目。

前不久,在金管會前主委龔照勝的公祭場上,就有人赫然發現楊子江與林全共同署名的花圈,顯見兩人交情之深。

事實上,財金部會除了執掌財金政策外,旗下眾多公營機構的管理,更是一大區塊,在交通部、經濟部許多所屬的國營事業逐漸民營化之後,唯獨金融、證券相關機構多仍由國家掌控,這些單位或者負有政策責任、或者因為敏感性,至今仍未民營化,這些人事派任、資源分配,更是新政府上任後,眾所矚目的焦點,也將是各方人馬競逐的目標。未來這項權力誰屬?是部會首長?還是閣揆?抑或總統?則是另一個值得觀察的重點。

Wealth-502-4-A-透視林全財金幫【合作媒體版權所有,請勿再用】
 

金管會 40年交情 互信是最大出線原因 
丁克華 證券教父跨足金融最前線

文/洪綾襄、林文義

「太糟糕,又是我同學!」準行政院長林全宣布丁克華出任金管會主委時,面露尷尬之色地說明,他找了7個人都不願出任這個位子,「退而求其次」只好找同班同學丁克華,來接掌金融監理重任。

被說成是「退而求其次」的選擇,任誰都會不舒服,但當時站在一旁的丁克華只是笑笑不語,似乎不以為意。知情人士透露,這是因為丁克華原本就在林全金管會主委的名單中,這個人事案只是回到原點的人選。而丁與林全的交情又將近40年;雙方夠熟,林全才敢這樣講自己的同學。

這位人士表示,觀察新政府的財經內閣名單時,金管會主委和財政部長的人事布局要一起看。因為林全、丁克華、許虞哲3人是政大財政研究所的同班同學,在原本林全屬意的人選朱澤民不接財長後,因許虞哲在財稅資歷完整、專業也夠,接財長遊刃有餘;但許虞哲已是林全的同學,若金管會主委再用丁克華,林全也怕人家批評他想拉幫結派,因此積極從民間金融業界和公股行庫的董總中覓才。

但目前的官場環境相當惡劣,先後問了7個人,被徵詢者多以不想到立法院備詢或不想申報財產為由,都不願出任金管會主委,最後只好回到原點,不再顧忌外界的疑慮,找來丁克華出任金管會主委。

不用手機的主委
林全可放心的老同學

一位泛公股機關董事長也表示,林全常與凱基銀行董事長魏寶生、財政部前次長楊子江等好友面談機宜,「如果他現在最看重的是政黨輪替後金管會政務的無縫接軌,那最適合的金管會主委人選就是丁克華。」

然而,金管會主委最重要的資歷應是金融市場經驗,丁克華卻缺乏金融資歷(指銀行及保險方面),讓外界頗有疑慮。丁克華有近10年的時間擔任證管會副主委、主委;又歷任證基會、集保結算所、櫃買中心董事長,堪稱金融周邊單位最資深的董事長,在證券業的輩分已屬教父級,惟金融資歷一片空白。

尤其最近外界赫然發現,這位準金管會主委竟然不用手機,連信用卡與金融卡都不帶,這樣的金管會主委宛如今之古人,令外界擔憂準主委在金融科技及新商品開放政策上將更為保守。

為補丁克華的不足,新發布的金管會政務副主委桂先農具銀行監理背景,而現任常務副主委黃天牧曾當過保險局長,金管會未來的監理鐵三角已經成形。

據透露,歷經「找嘸人」的慘痛經驗,林全給了丁克華一項培養人才的重任,避免民間金融業者批評主管機關的官員不懂金融業務,做出的決定不符合金融實務,阻礙金融業發展,往後丁克華可能會要求銀行、證券、保險各局官員,若想有進一步升遷,都必須輪流到公股金控旗下各部門有足夠的歷練才行,金管會官員將不能只是在辦公室裡,想像金融實務做決策。

只是,丁克華有這麼完整的證券資歷,為何這麼晚才冒出頭?

時間回到二○○三年,當時擔任八年副主委的丁克華,從一路跟隨的陳樹手中接下證管會主委,成為證券業龍頭,聲望正高。當時金融業務將從財政部切割出去另外成立金管會,外界咸信金管會成立後,丁克華的仕途可望更上層樓,卻在此時爆發了博達案。

證券資歷深 早該冒出頭
博達案拖累 遊走周邊單位

○四年,博達科技爆發董事長葉素菲利用虛假財報掏空公司資產,金額高達63億元,丁克華為此下台,錯過金管會成立後首任證期局長的職位;當時在林全財長任內,退休轉到證基會當董事長,隨後又到集保結算所待了5年半,都屬後台單位。

「他很認分,在那個位子就會把該做的事情做好。」一位證券高層觀察。

以丁克華在3年內完成有價證券全面無紙化為例,這項看似枝微末節的業務,卻能大幅減少券商發行及管理成本,更可免除投資人股票遺(滅)失、被竊變造風險。此外,他也推動電子投票,目前已有將近600家上市櫃公司採行,更因應主管機關金融進口替代政策,去年和歐洲清算銀行(Euroclear)合作,推出跨境結算服務等,可算讓這些冷衙門動起來。

「丁董看起來溫和,但只要是對的事情,他都會力挺到底,」現任集保結算所董事長林修銘說,他在集保十年,以丁克華任內讓集保改變最大。

集保結算所總經理孟慶蒞並表示,丁克華做改革會採用溫和的方式,例如,過去周邊單位因為福利優渥,流動率偏低,導致集保結算所員工平均年齡竟高達50歲,但丁克華決定每2年就實施一次優退,同時大量招募新血,慢慢改變人力結構。

一位金融業高層表示,要挑金管會主委的人選其實非常困難,不是有能力的人就有辦法勝任,還必須能獲得政府高層的信任,而丁克華與林全之間有足夠的互信,這點非常重要;只是一向被認為保守有餘的丁克華,能否為民進黨政府開創出一番新局面,仍有待觀察。

Wealth-502-4-B-透視林全財金幫【合作媒體版權所有,請勿再用】
 

財政部 治軍嚴明的鐵漢 像「陳定南」翻版
許虞哲 從明日之星熬成今日之星

文/林文義

當準閣揆林全宣布許虞哲擔任新財政部長後,財政部長張盛和表示:「財政部內的同仁對這項任命都非常高興,因為許次長對業務非常熟,大家不用再為新部長做簡報。」不過,媒體進一步問張盛和:「聽說許次長非常凶悍,貴部同仁真的都那麼高興嗎?」張盛和笑著說,「許虞哲不是『凶悍』,你應該說他做事非常『認真』。」

其實,許虞哲很早就在財稅界嶄露頭角,25年前他就當上賦稅署一組組長(掌管綜合所得稅業務),並被稱為財稅界的明日之星,但這顆明日之星如今才當上財政部長熬成今日之星。

許虞哲在財稅實務的磨練可說無人能出其右,因為他當過北、中、南及台北市、高雄市共五個國稅局的局長,又做過台北市稅捐處長、賦稅署長,是全國最熟悉租稅理論、政策、實務的官員,出任財政部長,能力上絕對沒有問題,但許虞哲的嚴厲作風在稅務界也早有耳聞。

連標點符號也要管
部屬相互打聽傳授「祕笈」

有立委就透露,許虞哲是酷吏型官員,這類官員好處是勇於任事,壞處就是過於嚴格,也有官員私下表示,與許虞哲開會相當「震撼」,因為若相關主管對開會內容準備不充分,對業務支支吾吾說不清楚並頂嘴,許虞哲會當場「變臉」斥責,訓起人來絲毫不假辭色。

有資深財稅人士透露,許虞哲在五區各國稅局長任內,都會主持民眾對課稅不滿提出申訴的「復查會」,會中許虞哲對於答覆納稅人的文件中,哪些文句要用逗點,哪個地方要用句點或分號,都有意見。連公文的標點符號都要管,可見許虞哲做事「認真」的程度。

許虞哲不苟言笑做事嚴謹的行事風格,在各國稅局早就傳開,官員也互相打聽,當許虞哲從A國稅局調到B國稅局時,各局就會有官員相互切磋,研究許虞哲的公文用語與使用標點符號的邏輯,並研發「祕笈」往下交接,可見官員面對許虞哲的緊張態度。

許虞哲在公事上的嚴格作風,被部分人批評是無情酷吏,像過去民進黨的「陳定南」。但從一件官司也可看出,許虞哲雖有嚴酷外在形象,其實內心是柔情鐵漢;因為許虞哲原本滿頭黑髮,卻因「愛心辦稅」惹上官司,而變成白髮蒼蒼。

二○○五年許虞哲任職北區國稅局長期間,有納稅人因賣多棟房屋只申報個人財產交易所得,繳納個人綜所稅,但有人檢舉賣多棟房屋的案件,已涉及營業行為,應另外再加補營業稅及罰款。由於當時財政部對於個人一年買賣多棟房屋到底要課個人綜所稅或營所稅,並未有明確解釋,許虞哲將全案報請財政部解釋,並依財政部解釋採從寬處理,但在一○年,許虞哲卻被檢察官以圖利他人罪起訴。

許虞哲被起訴時,財稅界就有人為他抱不平,因為如果依財政部指示,採取放寬措施,都會被起訴,那以後還有哪個國稅局長敢採取對納稅人有利的立場愛心辦稅呢?這場官司拖到一二年,許虞哲才被判無罪確定。法律雖還給他清白,但許虞哲整個人外貌已大幅改變,3年官司的折磨,不僅使許虞哲變成滿頭白髮,升官之路也因這場官司被延誤了數年。

愛心辦稅惹官司
滿頭黑髮折磨成白髮

資深財稅人士透露,這場官司對許虞哲影響相當大,人變得非常低調,據說也開始吃素;這位人士認為,以許虞哲在財稅專業的歷練,到現在才當上財政部長,「只是還給他一個公道」,絕不是因他是林全的同班同學才破格任用。

不過,不只財政部官員對新部長「剉咧等」,媒體記者也頗為不安。因為許虞哲做事低調,不善於出鋒頭或和媒體打交道,讓記者擔心以後跑不到新聞;何況許虞哲治軍嚴謹,可能連底下的人都不敢隨便和媒體打交道,媒體同業戲稱,「苦日子要來了!」

在政府財政困窘需錢孔急之際,許虞哲接下財政部長的重任,未來的挑戰勢必非常艱鉅,包括個人綜合所得稅最高稅率訂到四五%,已危及台灣在人才招攬與資金進入,要如何解套?而涉及各縣市爭權爭錢的《財政收支劃分法》大戰也即將展開,面對這一局勢,許虞哲不苟言笑的個性實有必要調整一下;畢竟,聲稱要做「最會溝通的政府」,未來勢必要與各界溝通新政策的財政部,必須面對各方勢力的挑戰,化解可能的爭議,財長一職,除了專業要到位,溝通能力也不可少。這也是準財長許虞哲該做好調整的第一課!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財訊雙周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