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秀賢專欄:昂首或低頭,我們都只是一個人

2019-04-21 05:50

? 人氣

作者表示,媒體所描繪的「佔中九子」,不是什麼英雄好漢,也不是大奸大惡的禍首,只是一班剛好在此時擔當大台司儀、在路邊控制人群的人而已。(AP)

作者表示,媒體所描繪的「佔中九子」,不是什麼英雄好漢,也不是大奸大惡的禍首,只是一班剛好在此時擔當大台司儀、在路邊控制人群的人而已。(AP)

媒體所描繪的「九子」,不是什麼英雄好漢,也不是大奸大惡的禍首,只是一班剛好在此時擔當大台司儀、在路邊控制人群的人而已。其實我們都只是一個人,跟各位一樣平等的一個人。

如果法官閣下你要知道這些,你是沒有辦法透過一份書面陳詞、幾封信件,又或者幾段慷慨激昂的說話可以得知……。不論你是法官、律師、老師、牧師、記者、懲教處職員、議員、學生、助理、支持者反對者、各行各業,在這些身分之前,我們首先是一個人。如果這是一個人。如果我們是一個人。亦此,沒有什麼需要陳情,我們,包括在座的各位,是有責任走出法庭/議事庭/媒體/一切中介去親自理解世界,體悟世情。這全都不是這個法庭可以告知。

我們都只是一個「人」

以上是跟我在佔中案同時被起訴、同樣罪成的時任學聯常務秘書鍾耀華的發言。

他希望法庭只需考慮,他是數千位,在添美道及附近街道聚集、想要表達對人大「八三一決定」深感不滿的香港市民的其中一人。他就是每個人(An Everyman)。鍾耀華只是他們其中一人。鍾耀華可能是任何人的兒子、任何女人的弟兄。除了那份追尋民主理想的堅持之外,這個人並沒有其他可供辨認的特徵。

這是鍾耀華辯護律師,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資深大律師戴啟思(Philip Dykes)的陳辭。

4月10日、11日,罪成後的量刑審訊,朱耀明牧師、鍾耀華、李永達和我都在法庭上讀出自己的信件和自白。法庭的程序就是要分割不同的人成為單一個體,被選中受審的,除了在法律程序備受檢視,更需要在公共領域、媒體角度遭放大審視。但大家都知道,這次受審的其實只是剛好在台上發言,又或者路過該處,於是義務幫忙控制場面的人,媒體所描繪的「九子」,不是什麼英雄好漢,也不是大奸大惡的禍首,只是一班剛好在此時擔當大台司儀、在路邊控制人群的人而已。

20190418-「佔中九子」鍾耀華。(取自維基百科)
「佔中九子」鍾耀華希望法庭只需考慮,他是數千位,在添美道及附近街道聚集、想要表達對人大「八三一決定」深感不滿的香港市民的其中一人。(取自維基百科)

就算媒體如何「美化」或「醜化」我們,首先我們都是一個「人」。沒有人會一心希望坐牢彰顯自己的情操,也沒有人可以無牽無掛一往直前。說自己只是每一個人,於是甘願受罰,又有可能更不像是一個真實的「人」。

一個平常「人」在做什麼?如果以自己同齡朋友來看,大家都在為生計糊口奔馳,每天從上午工作到通宵達旦,為了一些莫名的人生目標、物質生活而付出無限青春,甘願做社會巨輪當中的一個個齒輪。但想到底,有人甘心如此嗎?不論你為了理想昂首闊步,又或是為了糊口而向現實低頭,在一切面前也只是平等的「人」。沒有哪位特別偉大,也沒有哪位特別微不足道,毋須妄自尊大,也毋須妄自菲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