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從西方理性精神審視五四百年後的兩岸政治與文化發展

2019-05-12 06:00

? 人氣

今年為五四運動百年,作者認為蔡政府應以胡適所倡導的「科學精神」及杜威的「教育即生活」為教改方向,以短中長期的教改時程,改革保守的師範教育體系,培養優秀師資,方能培養學生思考能力及人文與民主素養,建構優質的民主政治與文化價值體系。(取自網路)

今年為五四運動百年,作者認為蔡政府應以胡適所倡導的「科學精神」及杜威的「教育即生活」為教改方向,以短中長期的教改時程,改革保守的師範教育體系,培養優秀師資,方能培養學生思考能力及人文與民主素養,建構優質的民主政治與文化價值體系。(取自網路)

今年是五四運動一百週年,當時胡適、陳獨秀等人是以西方理性精神為基礎,透過民主與科學的建構,推動新文化、新思想運動。這是廣義的五四運動,狹隘的定義是民族主義的愛國運動。兩岸分離70年後,中國與台灣,各自以自己的觀點,從廣義與狹隘的定義,審視五四百年後的兩岸政治與文化發展。

從當年胡適等人所倡導的民主與科學精神來檢視,毛澤東統一中國,建立共產獨裁政權後,不僅視西方民主政治如敝屣,更在民族主義旗幟下,展開反毆美帝國主義以及三反、五反、大躍進、大煉鋼與文化大革命等違反西方理性精神的政治、經濟與文化狂飆運動,搞得民不聊生,政治、社會混亂,喪失傳統文化。

毛澤東死後,鄧小平復出掌權,全力推動經濟、社會、政治與軍事四個現代化運動,雖然經濟起飛,但發生震驚全球的天安門鎮壓事件,死傷數千人,受到國際社會嚴厲譴責。今天中國雖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在共產一黨獨大專權下,加上習近平取消領導人任期制,全面控制網路、媒體及人民的言論與集會自由,操控司法,中共已全面壓制民主改革,走向獨裁統治之路。

文化大革命(文革)與毛澤東,對中國社會影響深遠(美聯社)
作者認為,毛澤東建立共產獨裁政權後,在民族主義旗幟下展開反毆美帝國主義及三反、五反、大躍進、大煉鋼與文化大革命等違反西方理性精神的政治、經濟與文化狂飆運動,搞得民不聊生,政治、社會混亂,喪失傳統文化,其後的鄧小平與習近平也持續全面壓制民主改革,走向獨裁統治之路。(美聯社)

在科學發展方面,中國雖然在數位科技、大數據及人造衛星、太空船等科學發展上有驚人成就,但由於中國的教育仍以傳統的灌輸知識為主,未採用西方開放式討論教學,在研究發展、創造發明方面,仍落後歐美先進國家;同時還利用網路科技,建構了駭人的數位獨裁控制體制。

文化建設方面,中國大陸這幾年在影視大眾文化發展上,有令人驚艷的表現,但由於傳統教育的侷限,無法透過開放式教育,將文化落實於生活實踐中,加上中共鼓吹全面解放,在中國經濟發了以後,大陸人民普遍粗魯無文,沒有文化、喧囂混亂,人與人之間缺乏信任與溫暖。

台灣方面,以五四當年倡導的民主、科學精神,映照台灣今天的民主亂象與醬缸文化,顯現了缺乏「科學精神」的台灣民主與文化的膚淺與浮亂。

五四運動所強調的西方民主、科學,源於兩千五百年前的希臘民主政治與科學理念。古雅典的民主政治雖是建構在維護貴族利益的不平等基礎上,但雅典人根據城邦環境、人民需求,以理性精神建構的公民直接參與、權力制約與法律至上的民主政體,穩建實用,是西方民主政治的起源。希臘並藉由民主機制,讓人民自由自在地追求新知,以理性、智慧,在科學、哲學、藝術與文學領域大放光采。希臘文明已成為人類重要的文化遺產,這是民主與科學相輔相成的結果。

五四運動,德先生。(取自封從德Twitter)
五四運動強調的「德先生和賽先生」(Democracy and Science)就是民主與科學。(取自封從德Twitter)

希臘的理性精神是促動西方文明的重要力量。我們可從古希臘輝煌燦爛的文學藝術,理解「理性精神」的重要性。當年希臘哲學家亞理士多德所著的「詩學」(Poetic ),從人類的生理與心理反應,提出感情的「淨化與洗滌」(Catharsis)論說,指出觀眾觀賞悲劇時,會經由對劇中主角慘烈的遭遇所引發的驚駭與憐憫,清除掉潛藏在內心深處的罪惡,進而讓自己的精神提升起來,而後高貴的情操油然而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