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派因六四分裂?本土派政團:不該向殺人獨裁政權跪求平反

2016-06-04 17:01

? 人氣

(翻攝青年新政臉書)

(翻攝青年新政臉書)

今年是「六四天安門事件」27週年,香港民間向來會在6月4日舉行大規模紀念活動。今年雖然也不例外,但在香港本土意識崛起後,民主派對於六四的想法出現嚴重分裂,像是主張「脫離中國控制」的本土派政團「青年新政」就主張:「平反六四」的訴求根本是變相認同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形同向殺人獨裁政權跪求「平反」。

熱血公民主辦的六四集會。
熱血公民今年主辦的六四集會。

包括支聯會、大學社團、熱血公民、社民連等組織,從4日下午起將分別舉行紀念與平反六四的相關集會。不過香港在反對建制派的團體中,今年卻對是否該「平反六四」出現不同的聲音。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孫曉嵐日前表示,「悼念六四對這一代年輕人無甚意義,悼念六四應該有個完結」。

《南華早報》稱,在佔領中環與雨傘革命之後,香港本土意識崛起,學聯去年就決定不再參加由支聯會主辦的六四燭光晚會,今年更宣佈退出27年前參與成立的支聯會。香港各家大學的學生會曾是支聯會的核心組成部份,但如今大多數院校的學生會都表示,將杯葛今年的六四燭光晚會。

學生領袖:完全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

學聯執委廖俊升說,2014年的佔領運動改變了他們對「六四」的想法。廖俊升表示,許多年輕人當時靜坐了79天,卻「什麼結果都沒有」,無力感瀰漫在參與者之間。他說,自此之後,他就「完全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廖俊升說,連活在中國大陸的人也不爭取的事,香港人卻被要求去爭取,他質疑「這種責任不應是與生俱來的」。

《南華早報》稱,對廖俊升與許多香港年輕人來說,中國只是個「鄰國」,所以六四事件和發生在其他國家的悲劇沒有分別。廖俊升甚至認為,就算中國有一天變得民主了,香港也未必有什麼好處,因為香港將失去其獨特性,變得跟深圳、上海、廣州沒有什麼分別。

青年新政:不應再紀念六四

在雨傘革命後成立的政團「青年新政」1日在臉書發文,批評「支聯會每年於維園舉行燭光晚會,彷彿已變成習俗一樣。然而,虛無的燭光與歌聲背後,支聯會的訴求竟是向殺人竊國獨裁政權跪求『平反』六四」。「支聯會每年於維園點起只有表面象徵意義的蠟燭,再以參與人數自我陶醉,鄰國人權未見寸進,香港更日漸淪喪。」

「青年新政」稱:「經過二十七個寒暑後,現在不是該撥亂反正的時候嗎?站在廢墟中關注鄰居火場災情為人性表現;站在火場裡卻去關注鄰居廢墟重建便是不分輕重。諸位,若果你們仍然只願垂下頭跪著乞討「平反」的話,請自便。我們還要背起六四給我們的教訓,抬起頭,邁步繼續向前走。」

悼念六四 是「記憶對忘卻的掙扎」

不過1985年曾擔任中文大學學生會副主席、目前是支聯會副主席的蔡耀昌說,他不同意現在學生領袖的質疑,認為每年的悼念是儀式性而無意義的。他引用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的話,形容支聯會的多年來的工作,就像「記憶對於忘卻的掙扎」。

「社會民主連線」對「青年新政」則回應:「鄰居縱火波及自家,優先阻止火勢蔓延至自己家中為理性選擇;但純粹關心自己,以為不理會隔離火源也可自保便是自欺欺人」,呼籲市民仍應參與六四的維園燭光晚會。

佔領中環運動領導者之一周永康說,泛民與年輕人的分裂一直存在,但雨傘運動激化了它。「唯一解決問題的辦法是溝通。泛民應該收起傲慢,真正聆聽年輕人的想法。」蔡耀昌也對兩個陣營的發展表示樂觀。他說:「每個運動都有起有落。我仍有信心,我們可以傳遞薪火,因為我對香港人和我們的下一代有信心。」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