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郭台銘挑戰政治,轉身成為喜劇演員

2019-05-10 06:20

? 人氣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挑戰政治,舉手投足充滿喜感。(蔡親傑攝)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挑戰政治,舉手投足充滿喜感。(蔡親傑攝)

不能不承認,郭台銘的「喜感」超過預期。應該說,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做為全球企業總裁,他不應該有任何「喜感」,但自從他宣布投入國民黨總統提名初選後,他的舉手投足,實在與過去的刻板印象差距太大。

六十五歲以後為興趣做事,包括政治?

當他從白宮會晤川普返台記者會上,劈開雙腿一前一後,彷彿機器人般,示範「政治經濟雙腿論」,簡直像個喜劇演員;記者提醒他字牌倒置,他忙不迭反應:「我現在改變角色,我非常需要你們隨時糾正我,你們不糾正我,我會忘掉我是誰。」和過去告記者撕報紙的形像大相逕庭;最神奇的是,記者跟拍他為母親節花市買花,媒體圍堵中,看到攝影記者鞋帶鬆了,他直接蹲下身,為記者繫好鞋帶,這一刻,他彷彿成了幫孩子繫鞋帶的爸爸,還說了一句,「這個很重要,因為人生不能跌倒。」

人生,當然可以跌倒,郭台銘過去給年輕人的名言,「只要方向對,失敗就是磨練」、「不要問我成功之道,要問我失敗之道」,他的「失敗之道」卑之無甚高論,總結只有三個字:「求生存」─做一隻打不死的蟑螂,實屬後見之明,因為他終究是成功了。這一次,他要挑戰的是「政治」,一個過去他基本不涉足的領域,而且,截至目前為止,失敗的機率不低,因為有一個「被動參與初選」的人氣王韓國瑜在前。

20190509-今(9)日參加國民黨總統初選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出訪內湖花市,見隨行記者鞋帶掉了,便蹲下身親自為其繫上鞋帶,展現親和的一面。(翻攝自YouTube)
參加國民黨總統初選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出訪內湖花市,見隨行記者鞋帶掉了,蹲下身親自為其繫上鞋帶。(翻攝自YouTube)

郭台銘曾經定義自己的人生三階段:二十五歲至四十五歲的二十年,為錢做事;四十五歲到六十五歲,為理想做事;六十五歲退休以後,他希望為興趣做事。說這話的時候,不知道他心中是否隱約有感,他的「興趣」竟然可能是「政治」?

張忠謀不沾政治鍋,郭董站台顏清標

以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做個對比,張忠謀在藍綠間遊刃有餘却不沾鍋,而且,絕不表態;郭台銘則不然,國民黨一窮二白的時候,他以母親名義無息借貸給國民黨,更早的二0一二年則是公開表態支持前總統馬英九連任,大選前他甚至獻出人生第一次輔選站台,讓人意外的是他站台力挺的是無黨籍的顏清標,理由是他參加周大觀基金會活動的時候,才知道顏清標獄中勞務所得全部捐給周大觀基金會,為善不欲人知,從此對顏清標的品格一百八十度改變,「人沒有黑道白道,只有黑心白心。」一番話說得顏清標差點沒哭出來,顏清標勞務所得多少?四萬元!郭台銘捐給鎮瀾宮多少錢?五百萬!這個站台選擇,還真不是普通人做得出來,當天第二個站台的輔選對象,還是無黨籍─澎湖的林炳坤(當年立委落選)。

郭台銘選總統,到底想幹什麼?是多數人的疑問,而且,任他說破嘴為了年輕人的未來、為了讓台灣在美中對抗新格局中獲利、為了終結內耗拚經濟、為了堅持民主捍衛中華民國…,儘管相信他所言非虛,但與熟悉的權力邏輯迥異,比方蔡英文總統堅拒初選,只為確保連任能獲民進黨提名,既為權力也為面子;賴清德單兵挑戰蔡英文,執拗不肯退讓,不拚勝選也要拚立委席次,不為個人權力也為民進黨的國會基本盤;王金平不理國民黨初選辦不辦怎麼辦,都要選到底,不為算命仙說他能當選,也為自己從政一生,留一個名字在選舉公報上,就像朱立倫一屆立委四屆地方首長,兩年行政院副院長,若要繼續從政,就是選總統;郭台銘和前述人等都不同,意思是,已經被政治語言框架住的多數選民,大概轉不過彎來。

郭台銘自喻是「政治素人」,自他宣布參選以來,言行確實很「素」(喜感),一頂國旗帽,表敬行軍禮,在前總統馬英九的經濟圓桌論壇,否定國民黨組成「復仇者聯盟」的呼籲,忘了他參選的第一關,得通過國民黨初選;網路時代連政治都得網路化,從臉書直播到LINE帳號,他全參與,但與「職業政治網軍」能創造的聲量,不論洗版或逆襲,都差之太遠,他拒絕買網軍,理由是:「那不是我想要做的事。」

他的「一中」是中華民國,兩岸必須各表

這些都不稀奇,對中國大陸可能以逼迫關廠「綁架」鴻海的質疑,他直接嗆聲,「搞清楚,是他(中國)怕我,不是我怕他,要我關廠?給我幾個月,我一定搬到更有競爭力的地方。」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批評他說「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部份」,是「在國際社會傳達錯誤訊息」,郭台銘反嗆:「蔡總統不要找不適任的陸委主委當打手,根據憲法,我指的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台灣當然是中華民國的一部份!中華民國從來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

問到「九二共識」,國民黨的表述是後面加四個字「一中各表」,他是前後倒置先有一中各表,再有九二共識,「有了一中各表,我才承認九二共識。」而他的各表,自然包括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郭台銘對兩岸關係的表述,不只回到國統綱領「特殊的國與國關係」,他還直接省略「特殊的」,直逼「一九四九南來之人」揚中華民國於復興基地,先有中華民國才有對等談判,氣魄驚人,就是不知能不能在台獨、一中夾壁中殺出一條活路。

商場競爭王霸兼具,政治叢林亦然,郭台銘滿腔熱血,却碰到兩大瓶頸,一是時間太短,要在一個月內拚出民調領先,殊為不易,尤其是在國民黨「特別優遇的徵召初選辦法」,連政見發表或辯論的機會都不知道有沒有;二是財富太多,超過尋常人的理解,儘管早在六年前,他就已公證將捐出百分之九十的財產。

不論如何,郭台銘參選還是有意義:一讓乏味的總統大選,平添驚喜或驚嚇;二證明在民主之前人人平等,富豪也沒有特權;即使初選未過又何妨?回頭還是董事長,不當董事長做公益,都比當總統有成就感。二0一八年台北市長選舉都能有靠一曲「愛江山更愛美人」,博得眾人喝采的吳萼洋,郭台銘若要為「興趣」玩大的,獨立參選到底,或許比依靠九彎十八拐還拐不出一個公平初選辦法的國民黨,更有搞頭。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