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淵與王瑞華相敬如「冰」 集團決策會議名存實亡 台塑家族失和 王不見王

2016-06-15 16:44

? 人氣

十年前,王文淵在王永慶的欽點下接任集團總裁,設立行政中心並確立集體決策的接班模式;但十年後的今天,兩大家族從長庚醫院董事席次,到對重大投事業投資的想法,都產生了極大的矛盾與衝突,牽動著家族成員的敏感神經;現在王文淵不僅刻意迴避王瑞華,更不惜弱化行政中心功能,曾是王永慶引以自豪的行政中心,恐已「名存實亡」。

去年某一個週三中午,王文淵在台塑十三樓招待所宴請賓客,恰巧當天下午兩點有例行的台塑集團最高決策會議──行政中心會議,幕僚人員便請示總裁王文淵是否會出席行政中心會議,王文淵點頭表示會出席。

但一直等到2點會議時間已過,仍不見王文淵現身,副總裁王瑞華以及其他行政中心委員猜想可能是宴客耽擱了時間,於是繼續等候,左等右盼,仍不見王文淵身影;一直到王瑞華請幕僚人員再次請示,才發現王文淵人正坐在離會議室不遠的辦公室內,並給了「這次議程的內容,我在午餐會報時都已經聽過了,今天不會去開會」的答案,讓枯等的委員們感到錯愕,最後由王瑞華主持會議,繼續議程。

由於王文淵從未明白表示,自己不再出席行政中心會議,因此每個月行政中心會議召開前,都必須先請示王文淵是否出席,再回報副總裁王瑞華;即使王文淵偶爾出席親自主持會議,也都是恰巧王瑞華因出國而缺席。這使得行政中心會議「王不見王」(王文淵、王瑞華不同台)的消息不脛而走。

二○○六年六月五日,台塑集團世代交替,已故的集團董事長王永慶交棒給王家二代與老臣共組的行政中心七人小組,並欽點王文淵、王瑞華為總裁、副總裁,台塑集團進入集體決策的新世代。

行政中心會議停擺數月
長庚醫院董事會也見不到王文淵

但十年後的今日,王文淵與王瑞華的關係卻是相敬如「冰」,王文淵今年來從未參與行政中心會議,行政中心也以無重要議題為由停擺數月,王永慶生前拍板的接班模式,其實已經「名存實亡」。

據了解,從去年年初王永慶三房三女王瑞慧未遵照兩大家族協議,拒退財團法人長庚紀念醫院董事改由王永在二房長子王文堯遞補出任董事後,兩大家族關係即漸行漸遠。由王永慶遺孀三娘李寶珠出任長庚醫院董事長,王文淵更是一連缺席去年長庚醫院4次董事會,即可窺知雙方關係。

王文淵認為,自己的父親王永在既然都可以做到一生以兄長王永慶為尊,不理解為何王永慶三房家族成員卻連最基本的「遵守誠信原則」都做不到?對堂妹王瑞華不能以長姊身分處理好「家族內的事」,王文淵也難以釋懷,但考量兩大家族關係早已緊密不可分的現實,妥協於「合則兩利、分則兩敗」的現況,只能吞下這份不滿。

今年年初的台塑集團總管理處暮年會上,只見總裁王文淵與副總裁王瑞華兩人從頭到尾「相敬如賓」,王文淵反倒是與座位較遠的堂妹──總管理處總經理王瑞瑜有說有笑,兩相對比下,關係的親疏遠近,不言而喻。

王永慶拍板模式名存實亡
少有火花激盪 王文淵「沒有必要參加」

今年以來,王文淵未出席過行政中心會議,而農曆年後,行政中心會議甚至因「沒有重要議案」而停止召開,就連四月下旬台塑越南河靜鋼廠遭越南媒體點名為廢水汙染源,引發逾千名越南居民走上街頭抗議事件,也不見五月分的行政中心會議召開。

若說越南千人抗議事件仍未達「重要議案」標準,實在令人匪夷所思,不禁讓人懷疑行政中心運作已停擺,台塑集團已故創辦人王永慶生前拍板的「集體決策模式」名存實亡。

一名親近王家人透露,總裁王文淵未出席行政中心會議,感覺「沒有必要參加」也是主因之一。該名人士透露,王文淵都會出席四大公司的午餐會報,重要議案已經在午餐會報中討論過了,沒必要再聽一次,「以前行政中心會議上再提這些議案,最主要是聽取幾位行政中心委員的不同意見。」

過去,不管是南亞前董事長吳欽仁、台塑前董座李志村或是總管理處前總經理楊兆麟,這三位老臣在行政中心會議上都勇於直言不諱,給予中肯卻不一定中聽的建議。

有些議案,王永慶三房家族若有不同意見時,甚至會透過三位老臣來陳述意見,避免直接與堂哥王文淵意見相左。在不同意見激盪下,包括南亞科注資案、台塑越南河靜鋼廠釋股案、集團薪資結構調整案以及四大公司高階主管升遷案等,都是經過行政中心委員們共同討論後所拍板的案子。

王文淵思考行政中心存廢
未來如何交棒 才是更大問題

該名人士透露,隨著幾位老臣過去兩年陸續淡出第一線,幾位接棒的專業經理人都是由王文淵所拔擢的人選,自然謹守分際以王文淵的意見為尊,少了不同意見的激盪,行政中心難以發揮集體決策的功能,「還有沒有存在必要,成了王文淵心頭的一個疑惑。」

事實上,早從去年九月底,王文淵即萌生「台塑集團不一定要有最高行政中心存在」的想法,他接受專訪時,面對「未來如何交棒」的議題時,拋出了這個想法。

王文淵認為,當王家二代退出最高行政中心後,如何在專業經理人中選出一人出任總裁,是個相當棘手的問題。他不諱言,心中已有兩腹案,一個就是總裁任期制,讓最高行政中心委員輪流當,但他認為從來沒有一個制度輪流當會好的,因為這樣決策沒有延續性。王文淵甚至直言:「一年換一位總裁?我告訴你,那是會天下大亂。」

另一個就是學習洛克斐勒交棒制度。王文淵指出,洛克斐勒家族就是成立投資公司,有重大議案,各公司將議案交由家族成立投資的公司向家族請示,「可能根本就不必要有最高行政中心的存在,各公司由專業經理人接棒,然後較複雜的案子就交由投資公司請示家族,不要說家族,應該說大股東比較恰當。」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財訊雙周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