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專文:活著,並要活得高級

2019-06-01 05:50

? 人氣

橙子。(取自寇延丁臉書)

橙子。(取自寇延丁臉書)

2014年,她被關押審訊了128天。她是中國公益NGO圈中無可救葯的「溫和建設者」─釦子姐姐─寇延丁。

2015年11月,深秋的山東泰山,被限制出境她慢跑著,一個人,準備跑100公里。

2016年,寇延丁在台北出版了《敵人是怎樣煉成的?沒有權利沈默的中國人》。2017年,她以九個月時間徒步「環(台灣)島」。

2018年,她在台灣成為「農耕者」。

2019年,她交出了新書《親自活著》(水木文化)

太陽底下無新事,日子都是一樣的,意義是被人賦予的。

2017 年7 月14 日,太陽照樣升起。

向前三十年,1987年的這一天,台灣宣布解嚴。後來,有了現在的台灣。

向前兩百多年,1789年的這一天,攻占巴士底監獄。後來,有了現在的法國,這一天成了法國國慶日。

向前再久一些,1430年的這一天,勃艮地人把聖女貞德賣給英國,代價是2000 塊金幣。

2017年的這一天,我在台灣,宜蘭,深溝村。早起先對自己說了一聲:生日快樂。

阿仙問我:「東西都帶好了嗎?」她是我借宿家庭的女主人,要帶我去宜蘭市區。

帶好了,錢包背包都在。我早都準備好了。

但是阿仙還沒有準備好,出門之前又走回廚房,從牆上的一個袋子裡,拿出好多塑膠袋,又從另一個袋子裡,拿了幾個環保袋。然後,才將一個安全帽交到我的手裡,推出摩托車,載我進城。

進城的路陽光燦爛,是個好天氣。但是必須承認,我的情緒一大早就被阿仙毀掉了。再具體一點說,是被她那一堆環保袋毀掉的:為什麼,她活得那麼高級?

為什麼我的包裡空空如也,而她卻帶了一堆袋子?同樣是人,憑什麼她就活得比我高級?

親愛的讀者,你已經看出來了,我是一個多麼氣量狹小的人,見不得別人比自己活得高級。我們坐在同一輛摩托車上,要去同樣的市場做同樣的事,我在買東西的同時會帶回塑膠垃圾,但她卻帶了一堆環保袋。雖然我也有減塑意識,塑膠袋會多次使用,但這一次,輸給阿仙,實在太多。

通往市區的路邊有很多豪華農舍,這種農田裡長出來的房子並不是農民的家居,而是讓人心痛的「宜蘭特產」,這些外來人的別墅後花園,把大好田園變成了有錢人的秀場。中間我們的摩托車停下一次,因為一處「農舍」門口停著兩部豪車堵住了路,正在從車上搬下一箱洋酒:「小心!好貴的哦,法國的呢。」

我對豪宅豪車沒感覺,也沒有覺得洋酒高級,反而覺得像我和阿仙這樣才叫高級,我們要去傳統市場買水果,自己釀酒——下午在村莊裡有一節課,學釀水果酒。

說實話,如果不是一大早就被阿仙傷害,這真的是一個美好的日子、美好的生日。親愛的讀者你已經看出來了,我就是一個這麼氣量狹小又愛記仇的人。

阿仙經過了有機食品店沒有減速,直接開去傳統市場,跟我不謀而合。買了什麼已經記不得,只記得她果然沒有用店家的塑膠袋。

她家裡有一個不滿週歲的兒子嗷嗷待哺,我把自己的兒子養到一米八幾海闊天高,我們都是親手操持一日三餐的主婦,一樣節儉也一樣關注食物品質和家人健康。買東西都會去傳統市場,因為我們沒有太多錢去有機店,也不覺得一定要進有機店才夠高級。我不是狐狸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也不仇富,只是更喜歡那種一蔬一飯、尋常巷陌裡的高級。親愛的讀者,又被你看到,我就是這麼對「高級」耿耿於懷。

阿仙源源不斷從自己包裡變出塑膠袋,我沒有袋子,但也不用塑膠袋,準備直接裝在背包裡。

我想找柑橘類的水果,夏天恰恰不是柑橘季節。請問有橘子嗎?沒有橘子請問有橙子嗎?終於看到了橙子,店家特別介紹「很甜,這是美國的。」阿仙說:「我們不要美國的。」我也一樣,不僅因為貴,而是我們都愛當地當季的東西。

阿仙一邊陪我掃街,一邊好心提醒:「現在不是柑橘類的季節呢,要到秋冬才有。」啊哈,終於看到了大堆黃澄澄的當地橙子,雖然不夠甜也不夠漂亮,但是不管怎麼,就是它了。

回程阿仙閒聊,問我是不是特別喜歡柑橘。嗯哼是吼。我支吾其詞,反正她坐前面看不到我的表情。

親愛的讀者啊,前面你已經知道了我是一個多麼愛記仇的人,容不得別人活得比我高級。

不僅愛記仇,而且有仇必報。

作者在宜蘭耕作一年,交出了新作品《親自活著》(左,水木文化)
作者在宜蘭耕作一年,交出了新作品《親自活著》(左,水木文化)

*作者為自由作家、紀錄片獨立製片人。著有《一切從改變自己開始》、《行動改變生存--改變我們生活的民間力量》、《可操作的民主》等著作;先後建立了「北京手牽手文化交流中心」、「泰安愛藝文化發展中心」等公益組織,發起了「北京水源保護基金會飲水思源愛藝文化基金」。本文選自作者新著《親自活著》(水木文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