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律師治國」重現江湖

2019-06-06 06:20

? 人氣

行政院長蘇貞昌提名李進勇擔任中選會主委,李進勇雖註銷民進黨籍,但兩人也都曾表示,法律並未禁止提名政黨人士出任中選會主委。(顏麟宇攝)

行政院長蘇貞昌提名李進勇擔任中選會主委,李進勇雖註銷民進黨籍,但兩人也都曾表示,法律並未禁止提名政黨人士出任中選會主委。(顏麟宇攝)

德國政治哲學家韋伯在《政治作為一種志業》一書中提到,律師在政黨出現的西方政治中居於重要地位,並不是偶然的,因為有效的處理客戶的利益,是律師的看家本領,因此即使不利的主張或說法,律師也可能挺身辯護而獲勝;這樣的能力在為被告辯護、尤其是弱勢被告,確實另人欽佩,但這樣的能力用來為政黨利益硬凹,就令人望而生懼了。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律師治國」這個名詞在台灣受到重視,應該是陳水扁擔任總統時期;陳水扁和其他的美麗島辯護律師群,當年都是諤諤之士,當紅的陳水扁甚至有「台灣丹諾」美名,但是以他為象徵的「律師治國」卻留下負評,關鍵在於治國若如律師作為一樣無論如何要贏,而且善鑽法律巧門,就令人不敢恭維;陳水扁的經典之作就是2004年以「防禦性公投」操作大選併公投。當年佔國會多數的國民黨老實的留下「防禦性公投」這一扇門,以備國家遭受外力威脅的緊急之需,因此成案門檻甚低,只要行政院會通過,總統就可交付公投;陳水扁果然不會錯過這樣的大好機會,即使當年國家並未遭逢外力威脅,他仍然著手「防禦性公投」綁大選。

運用法律巧門確實是律師很強的生存技巧,但是當他代表的當事人是國家時,這樣的巧門操作卻只會讓國家陷入嚴重的黨爭及對立,事後結果看來確是如此;2004年的總統大選果然是歷來對立、撕扯最嚴重的,「民主內戰」之詞也是當時開始出現,遺留的傷痕久久難以化解。

「律師治國」風格最近又重現江湖;蘇貞昌提名前雲林縣長李進勇出任中選會主委引發朝野對抗,針對黨籍的批評,行政院長蘇貞昌2月時就表示,法律未規定中選會主委一定要無黨籍,與其無黨籍、無經驗,不如有經驗,縱使有黨籍也沒關係;李進勇就職時除了重提法律未禁止外,甚至針對《中選會組織法》規定,中選會委員同一政黨委員席次、不得超過總委員數三分之一一事衍伸表示,具有黨政背景人士擔任中選會委員,對中選會運作是正面的。

其實,蘇貞昌和李進勇如果自覺言之成理,就不會有李進勇註銷黨籍的動作,既然法律未規定就可以,何必多此一舉;以蘇貞昌和李進勇的法律素養絕對不會不知道,法律除了條文外,重要的是立法意旨及立法精神,中選會組織法為何限制同黨不得超過三分之一,一方面是認定民主國家建基於政黨政治的現實(或是必要之惡),但又防獨大政黨專權,所以才會有不得超過三分之一的限制;此一條文再結合中選會組織法同條規定、中選會委員必須是「公正人士」,法律背後的立法精神昭然若揭,在在都在避免最重要的獨立機關淪於黨意或陷於黨爭。可以說,當蘇貞昌與李進勇兩位法律人以「法律未禁止」的條文力圖闖關時,其實是違背了立法的精神和意旨。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