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觀察:香港的驕傲──逃犯之城

2019-06-15 13:01

? 人氣

香港的「反送中」爭議12日在金鐘街頭上演流血衝突。(美聯社)

香港的「反送中」爭議12日在金鐘街頭上演流血衝突。(美聯社)

編按:在柏林圍牆倒塌三十年之際,香港人卻不得不捍衛深圳河這道「柏林圍牆」。時評人長平提醒道:真正讓東德人民獲得自由的原因,不是那堵牆的倒塌,而是東德共產專制政權的倒塌。

有大陸網民問:為什麼香港普通民眾那麼在意把罪犯送回中國大陸,以致百萬人上街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反送中)?得到的回答是:因為按大陸的標準,香港差不多人人都是罪犯。

與其說這是一個笑話,毋寧說它描述了一個事實。在專制政治之下,自由生活就是犯罪,自由表達罪加一等,自由行動罪大惡極,自由選舉……噓──你說什麼?我們什麼都沒有聽見!

按大陸的標準,香港差不多人人都是罪犯

在中國大陸,假如有人在公共場合談論「自由選舉」,根本不用警察出面,周圍的普通民眾就會用冷漠丶恐懼丶躲避和反對讓他閉嘴。不要說組織大規模游行,就是三五個人舉個牌子往街頭一站,就已經讓不少人被拘留丶關押、判刑甚至迫害致死──可以用各種名義,曾經叫鎮壓反革命、捍衛「文革」、清算「四川幫」流毒、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六四」平暴、尋釁滋事,現在叫掃黑除惡。

這也回答了另外兩個問題。第一,《逃犯條例》修訂之後,只有某些罪犯可能會被移交到大陸,而且明文規定政治犯不得移交,何至於全民恐慌?答案是:請問上述罪名,哪一款適合您?如果都沒有,不用著急,中國警察隨時可以編造一個,偷稅漏稅丶非法經營、傳播謠言……或者干脆連罪名都不用,直接讓您失蹤,正如大陸人權律師和異議人士慣常遭遇的那樣。

第二,即便如此,那也很難做到香港人人皆「罪犯」,有那麼大的監獄嗎?答案是:首先,監獄和勞改農場可以大到超出您的想象,昔有夾邊溝農場埋骨數千,今有新疆 「再教育」集中營關押百萬。其次,如上所述,專制政府關押人民並不需要建造更大的監獄,而是把整個社會以及每個家庭都變成監獄,讓老百姓心生恐懼丶互相監督就行了。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AP)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AP)

飛鳥盡良弓藏,林鄭月娥領賞,記得感謝反對派

那麼向來「愛黨愛國」、支持《逃犯條例》修訂的香港人呢?將要投票同意《條例》修訂的建制派立法議員呢?以及不辭辛苦為北京鎮壓香港民主運動立下汗馬功勞的特首林鄭月娥本人呢?難道他們也是「罪犯」?

他們似乎忘記了中共歷史。在「文革」期間,不要說香港人,就是家裡有親戚生活在香港的內地人,都是涉嫌裡通外國的反革命分子。當然,不要說很多人認為「文革」已經過去,即便在當時,中共在香港也有很多地下黨員和盟友,一直讓他們飽嘗甜頭。包括林鄭女士在內的中共功臣們,最應該感謝的就是反抗人士──「文革」在中國從來沒有過去,你們受到盟友待遇,乃是因為中共還有更大的「敵人」,也就是不肯妥協的反抗者。

在把國民黨打到台灣之前,章伯鈞、儲安平等人一直是中共的盟友,那些被鎮壓的200萬「反革命分子」,55萬「右派分子」,都是中共「可以團結的力量」。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假如香港沒有了反抗力量,毫無疑問建制派也會遭到審查和清算。單就在港英殖民政府服務多年這一項,就足夠讓林鄭月娥成為「千古罪人」。

當然,林鄭女士非常聰明,她知道香港的反對力量不會撤退,她一直都有利用價值,可以放心地向北京邀功領賞,而且還美其名曰「為港人服務」。

香港的驕傲:逃犯之城

真正「為港人服務」,就是為中共眼中的「逃犯」以及他們的後代服務。和美國、加拿大等移民國家一樣,香港也是」逃犯」之城,是無數躲避迫害、追尋自由的人們的逃生之地和重生家園。

尤其是1949年以來,持續數十年的「逃港潮」,是一段可歌可泣的反抗歷史。為了躲避中共統治下的各種迫害和飢荒,尋求生存機會,從上世紀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至少有100萬甚至可能超過200萬內地人冒著生命危險越過「深圳河」逃往香港。大量逃亡者在偷渡過程中被鯊魚咬死丶游泳氣力不足淹死丶跳火車時摔死丶被邊防守軍槍殺而死。今天的很多影視明星丶商界大腕丶文化名流都是當年的「逃犯」。

「大逃港」是專制社會民眾投奔自由的人類反抗史的重要章節。深圳河被稱為中國的柏林圍牆,其悲壯慘烈尤甚。後冷戰時代的諷刺場景是,在柏林圍牆倒塌三十年之際,香港人卻不得不捍衛深圳河這道「柏林圍牆」--想要推倒它的不是向往自由的人民,而是強大起來的東德政府,它不僅要繼續奴役東德人民,還要統治西柏林乃至整個西德。

東德人民獲得自由,不是因為那堵牆的倒塌

美國法學教授孔傑榮(Jerome Alan Cohen)撰文指出,假如《逃亡條例》修訂通過,不僅僅是香港人需要擔心,而且任何從香港轉機的國際人士都有可能被拘捕並移交給中國大陸,在那裡司法機關毫不掩飾地完全「聽黨的話」。

《時代》周刊(Time)亞洲版最新封面故事報道說,反「送中」運動是香港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民眾上街抗議行動,而且是為國際社會的整體人權而抗爭,香港站在全球自由保衛戰的前線。

香港前總督彭定康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逃犯條例》修訂有損香港自治權和法治,打破香港與中國大陸之間的」防火牆」。條例一旦通過,香港將喪失獨特地位,與中國大陸其他城市無異。他更指出,《逃亡條例》修訂不可能是香港政府的決定,這是北京的決定,香港政府不過是俯首聽命而已。

假如《逃犯條例》修訂通過,林鄭月娥當然要承擔她作為香港特首的歷史罪責,但是香港人請不要忽視彭定康的提醒:這是北京的決定。我們當然可以賦予柏林圍牆倒塌以象徵意義,但是也不可以忘記:真正讓東德人民獲得自由的原因,不是那堵牆的倒塌,而是東德共產專制政權的倒塌。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