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韓國瑜選總統,一點都不可笑

2019-06-21 06:20

? 人氣

韓國瑜選總統,蠟燭兩頭燒,一名國中生要他醒醒,不要讓感性壓倒理性。圖為凱道造勢。(顏麟宇攝)

韓國瑜選總統,蠟燭兩頭燒,一名國中生要他醒醒,不要讓感性壓倒理性。圖為凱道造勢。(顏麟宇攝)

「你要去選總統這件事情,真的太可笑了,不要因為你的感性壓過你的理性。」

一位國中畢業生在接下高雄市長韓國瑜頒發的市長獎時,直接衝著韓國瑜說了上面這句話。春風少年郎的大白話,直逼韓國瑜的「高雄發大財」,實在叫人驚艷,他勇敢直言有理有節,不過,令人感嘆的是大人的政治世界,感性甚至激情往往壓倒理性,「爭勝」往往比「正確」更重要。從這個角度看,韓國瑜選總統,不但不可笑,反而反應台灣民主確實讓人筋疲力竭笑不出來。

市長直奔總統,並無禁止條款

韓國瑜選總統不是笑話,是一個可以嚴肅討論的話題。根據正副總統與各項公職選罷法,對現任公職均無禁止再選條款,「韓國瑜困境」不是法律困境,而是道德困境,就像國中生受訪時說的,「韓市長,你忘了競選時的承諾了嗎?」選舉投票也是一種契約行為,畢竟競選投票支持韓國瑜的那一刻,是相信他能帶給高雄一個迥然不同於過往的未來;何況,政府依法還撥給韓國瑜近三千萬的選票補助款,這可不是給韓國瑜再選總統的競選經費。

但是,「韓國瑜困境」絕非特例,而是普遍現象,否則朝野藍綠哪來這麼市議員當選人,紛紛投入立委選舉?他們也都領了政府發給的選票補助款,民進黨沒有明令禁止,但明言「不希望影響各級公職現有戰鬥力」,除非沒人否則不鼓勵市議員挑戰立委;國民黨連「明言」都無,只能靠初選決勝負。簡單講,所謂「責任政治」或「政治道德」要依靠政黨紀律,是困難的,在權力面前,政黨的道德只剩下一個:勝選。

「韓國瑜選總統」,不正是在敗選的焦慮與勝選的饑渴交錯衝擊下,讓「聲浪」成為「事實」嗎?造成「韓國瑜困境」者,不只是韓國瑜個人的「感性」,而是國民黨和韓國瑜支持者(韓粉)的集體創作;回溯過去半年,九合一選舉大勝的國民黨,全心想得是「只有韓國瑜能打敗柯文哲」,對手甚至不是蔡英文,「才當選市長,位子都沒坐熱,不適合直接競選總統」這件事,根本不在國民黨的盤算裡,即使黨內早有表態參選之人;「韓國瑜障礙」果然成了國民黨的心魔,「韓國瑜成了國民黨的嗎啡,只能止痛不能治病」不幸而言中,更不幸的是,嗎啡用量過重,已有致命之危。

20190619-高雄市長韓國瑜出席高雄市模範生及畢業生合影活動。(高雄市府提供)
高雄市長韓國瑜出席高雄市模範生及畢業生合影活動。(高雄市府提供)

自陷道德困境樂不可支,他帶著地方派系回來了

讓韓國瑜陷入困境者,國民黨是其一;韓國瑜自陷困境還樂不可支是其二。民主政治的設計是基於理性,但選舉的情緒動員却基於感性,否則何來民粹?選舉制度是基本框架,但道德與責任感却不是法律必須規範的,其利弊得政黨和參選人自行評估,國民黨因為勝選饑渴失去了判斷力,韓國瑜則在「韓流」不退的亢奮中失去了定力,做為市長當選人,「做好市長」是他唯一的使命和任務,「競選總統」本來與他無涉,「卡韓說」若擺在中央刁難讓他做不好市長還說得過去,擺在「國民黨必須提名他競選總統」邏輯就不通了,韓國瑜被動初選的「五點聲明」惡評如潮,就是因為他站在一個不通的邏輯之前開駡。

歷經星沈起伏世情冷暖的韓國瑜,為什麼會失去定力?權力的誘惑,當然是一個解釋,但凡對權力無興趣者,不會善用權力就不適合從政,值得探究的是,除了個人權力欲之外,還有嗎?韓粉的熱情?還是集結在他身後的地方派系急於一場勝利的壓力?若是後者,韓國瑜不能不警覺他已經走在鋼索上。「搶菜攤失江山」是民進黨蔡政府九合一的最大敗筆,然而,市長勝選已經還給韓國瑜一個公道,民主是一個公道的鐘擺,當他身後的力量擁有議員、立委、縣市長、農會、漁會、水利會、商會、甚至養豬協會…,還嫌不夠的時候,鐘擺不會再擺回來嗎?

地方派系的確是國民黨重要的動員甚至統治力量,蔣經國時代選舉權力有限,威權足以讓地方派系「守」在地方─省議會以下的各級選舉;李登輝時代開啓派系直奔中央的「黃(黑)金時代」,盛況維繫不久,硬是被李遠哲「向上提升向下沉淪」挺扁聲明打得七零八落;自二千年政黨輪替以來,地方派系成為反噬國民黨的力量,帶槍投靠民進黨者有之,遊走藍綠只問利益者有之,國民黨有資源還聚得攏,沒資源就只能受制於派系還贏不了;此刻一窮二白的國民黨被韓流拋諸腦後,即使為本土派領頭羊的前立法院長王金平,眼見地方派系全軍易幟,都不能不退出初選,而地方派系甚至搖身迎來體面的稱號:「本土藍」,對比不知是褒是貶的「知識藍」(意味權貴菁英不接地氣?)

連續幾場造勢大會,站在韓國瑜(中)旁的幾乎都是地方派系頭頭。(柯承惠攝)
連續幾場造勢大會,站在韓國瑜(中)旁的幾乎都是地方派系頭頭。(柯承惠攝)

火把加速度向北傳達,理性能戰勝感性嗎?

國民黨與韓流集體創作出「韓國瑜困境」,如今成了「國民黨困境」,不論是只求勝選不考慮韓國瑜「市長直奔總統」的道德困境,或者相信迸出郭台銘,韓國瑜就失去參選總統「正當性」的思維,都說明國民黨心念只在會贏的候選人,而非適合領導國家的候選人,所謂的「政治責任」或「政治道德」在國民黨價值的優先排序之外,民調支持度當然江河與泥沙俱下,一起下跌。九合一大勝後僅半年,就能把勝局拖成難勝之局,亦屬國民黨獨有的「特異功能」。

國中生建議韓國瑜「不要因為感性壓過理性」,韓國瑜聽到了,但聽不聽得進去?走到今時,已未必能操諸於韓國瑜,國民黨則束手無策,這就是最不好笑的地方。民主反覆打轉,選票自會找到出口,淡出政壇十七年的韓國瑜,如今帶著地方派系回來了,他違背了就職誓言嗎?他說:「春天從高雄登陸。這轟動南部的消息,讓木棉花的火把,用越野賽跑的速度,一路向北方傳達,讓春天從高雄出發。」(引余光中詩)火把,確實快速地向北傳達。

十年、二十年之後,台灣民主又會是什麼樣的面貌?一二三四,再來一次?希望直面市長的國中生,壯年後回望,寫下的是:那一年,我們的理性終於戰勝感性。

本篇文章共 1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5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