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更生人成油漆大亨,嘆拉不回迷途羔羊

2019-06-26 16:50

? 人氣

蔡永富的企業愈做愈大,年營業額甚至突破了8億元,為更生人寫下傳奇。(柯承惠攝)

蔡永富的企業愈做愈大,年營業額甚至突破了8億元,為更生人寫下傳奇。(柯承惠攝)

「四八七○!行李快去收一收,今天可以走了!」二十一年前,監獄主任來到蔡永富的舍房,宣布他可以結束七年多的牢獄人生。「不准再回來,如果再回來,我就叫人打斷你的狗腿!」主任鼓勵他的話戲謔又沉重。幾年後蔡又重回監所,不過這次的身分轉換成油漆大亨,成為膾炙人口的監所傳奇。

「大家的夢想是當老師,我的夢想是混流氓!年輕時,就像電影《艋舺》演的那樣嘛!」蔡永富用詼諧的口吻講出以前的輝煌史,毒品、街頭鬥毆讓他年少生活變調,因吸毒意外捲入販毒案,人生前半局的荒腔走板只讓他得到牢獄之災。

蔡永富一邊輕啜著茶一邊說:「麥克阿瑟將軍曾經在回憶錄說過,『一百萬美元買我的當兵記憶我不賣,但你要給我一百萬美元叫我再去當兵,我也不去。』可是老實說,如果沒遇到這件事(坐牢),我可能一直很平凡!」

馬英九的「老朋友」,從流氓成富商

他出獄後下決心不走回頭路,而突如其來的結婚生子,也讓他沒有失敗的餘地,但是他在台北不論應徵什麼工作,過去總會被拿來做為拒絕的理由。蔡永富看得很淡,「怪不得別人,人家總不能拿身家性命做賭注!」

在台北碰壁,蔡永富回雲林跟著父親做油漆小包商,他做得很拚,拚到回家時往往直接癱在沙發,睡到晚上九點多才有力氣起來吃飯、洗澡。但他發現只做別人的小包賺不了錢,決心擴大公司規模。

他需要噴土機、貨車和買材料,而更生保護會適時貸款二十萬元給他,成了創業的活水。他的業務乘著當年的台灣經濟起飛,和更保約好每個月還一萬元,沒想到只還了半年就還清貸款。一年一年過去,他的企業愈做愈大,年營業額甚至突破了八億元。

馬英九執政時期,時任經濟部長的施顏祥邀請他到總統府接受表揚。蔡永富講到這裡,透露了一個兩人的小祕密。原來當年馬英九當法務部長時,蔡在台北監獄的工場當雜役。某天馬來巡視工場,有受刑人對他做了潑尿的假動作,讓馬印象深刻。蔡永富入府見到馬英九時提起這段,馬拍著施顏祥的肩膀,笑著說:「這個算起來也是『老朋友』,你在政策範圍內多幫他!」

面對重生之路,世代態度差異大

第一次見馬英九,兩人是受刑人和部長;第二次見馬,兩人成了企業家和總統。蔡永富說:「我和他算是滿有緣的,他的人生一直往上爬,我也是很努力才變成這樣。」

蔡永富曾因更生人標籤而到處碰壁,這些往事也在他的內心埋下種子,想幫助其他和他一樣遭遇的人。等公司經營穩定以後,幫忙更生人的念頭終於可以落實了。「我很想為他們做一點事,進用的第一批人是我出獄後還保持聯絡的,有些人雖然又回去蹲,但想改變的人還是會死忠跟著我。」

他願意拉更生人一把的想法,從二十年前到現在沒變過,但他無法控制的是,年輕世代想法的轉變。

「跟著我十幾年的經理也是更生人,我覺得老一輩的更生人比較認命,肯努力也會做得很穩定:反而是年輕一輩沒那麼務實,只想要快速賺錢。年輕的更生人就算需要錢,也不一定想做粗重的工作。想留下來打拚的更生人很少,現在一年不到三個,有時候來應徵聽到公司安排他做粗活,他就認為自己是大學生不能做這些。有不少人沒有專業技能,但是開口要薪水時倒是沒在客氣的!」

在最興盛的時候,公司有四成員工是更生人,但這幾年蔡永富卻徵不到更生人,有些人則是待個兩、三個月就走了,逼得他只好聘用外勞。「我們的更生人沒有以前那麼多,現在大概剩四、五十個。如果留得住,我希望說服他們學個專長。」

蔡永富的父親(左)當年沒放棄吸毒的兒子,一路陪他逆轉人生。(柯承惠攝)
蔡永富的父親(左)當年沒放棄吸毒的兒子,一路陪他逆轉人生。(柯承惠攝)

經歷拉不回來的那種痛心

改過的案例當然有。蔡永富就認識一個被判無期徒刑的小兄弟,當年他出獄時,對方說想跟著他(工作),後來這傢伙在監獄發憤讀書考上大學,獲得假釋以後,現在真的到他的公司上班。也有人重蹈覆轍,但是很快被蔡永富抓包。

「我也是很敏感,從小又不是沒做過壞事。」他當過流氓、吸過毒,常常只要瞄一瞄員工的眼神和動作,大概就知道他是酗酒或吃藥。他曾經懷疑廠區有五個員工吸毒,馬上叫同事去麥寮檢驗所買檢驗瓶,搞全公司大驗尿,他緊盯那五個疑犯,要求在他的面前取尿,然而第三個人還沒尿就認了,還說「老大」(蔡永富在公司的暱稱)不要浪費錢(去檢驗)啦!

蔡永富願意給機會,要求那五人放個假好好想一想,結果只有兩個人回來工作,其他三個掉頭離開。「那兩個又做了快一年,還是擋不住誘惑,我只能讓他們走。」講到這裡,他臉上出現複雜的表情,彷彿是當年家人拉他回頭卻拉不回來的那種痛心。

不能容忍吸毒的背後有著重要原因,「這裡的工作都是高架作業,有一定風險性,如果吸毒吸得茫茫的,出事的話會造成工安問題,也會造成家人的遺憾,我必須替其他員工著想。」

蓋宿舍,更生人不太領情

「從我這裡離開的九九%都是碰毒,我們這裡也有暴力犯,但幾乎沒有再犯過。我告訴你為什麼,他如果逞兇,這裡全都是流氓,連老闆也是喔,這樣他怎麼兇得起來!」蔡永富離開他的江湖,改不掉的只剩下江湖口吻。

「有些更生人來找我,會跟我說沒錢吃飯,但我救急不救窮,他們如果只是想借錢,我不會借給他們。」蔡永富一邊說一邊帶我們參觀隔壁的廠房,這裡是他為了更生人打造的寢室。他比手畫腳地說,有些房間是上下舖,大概容納三十人左右。

包括最早的東勢小木屋宿舍,蔡永富已經提供好幾處宿舍,但目前住宿的更生人屈指可數。「受刑人都嚮往自由,住這裡要遵守約束,所以很多人不想住。也有人不喜歡工作和生活混在一起,寧可花五千元去外面租套房,比較有隱私。」話剛說完,他手一揮指著對面的新廠房說:「那邊是後來蓋的,本來也是提供給更生人的宿舍,不過現在卻只有外勞在住……。」

為什麼更生人的再犯率這麼高?蔡永富歪著頭想了一下,吐出「人力」這兩個字。

「我在關的時候,我們這個教區一千多人卻只配一個教誨師,教誨師雖然對我不錯,但八年見不到他十次。有些人關十年還見不到兩次,教誨師說不定連檔案都來不及看,那個人就出獄了。」

再犯率高掛背後沒有祕密

「我這幾年至少救了幾十個人,如果我的角色是教誨師,應該也算是成功的,但這個社會上會有幾個我?你想想看,如果教誨師一個人對上兩百個人,很可能連半個人都救不了,在這種情形下,再犯率不高才奇怪吧?」

蔡永富小檔案

綽號:油漆大亨
家庭狀況:已婚
經歷:因煙毒案判刑14年,入獄7年多後假釋
現職:信泰油漆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台塑優良廠商)
年營業額:超過8億元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侯柏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