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外省人版二二八」:14歲孩子流亡澎湖拒當兵,換來校長遭槍決、女學生剝光曝曬

2019-07-05 09:20

? 人氣

1949年澎湖發生「七一三事件」,牽連百名師生。(資料照,取自廷宇 王@flickr)

1949年澎湖發生「七一三事件」,牽連百名師生。(資料照,取自廷宇 王@flickr)

一群年輕人拒絕強徵當兵,為何演變成師生盡遭電刑灌水、女學生被脫光衣服丟海邊烈日曝曬、校長被槍決?1949年,一群流亡山東學生因為拒絕當兵意外使全校被視為「匪諜」,他們跟隨國民政府漂泊來台以為能繼續學業,下場卻是落入牢獄、遭槍決或淪為「學兵」,過著超時工作與食物中毒的日常,牽連百名師生──這是被稱為「外省人版二二八」的「澎湖七一三事件」,70年過去,被控「匪諜」遭槍決的學生劉永祥,也接在校長與同學們之後獲平反。

14歲少年遭編「學兵」傷亡無數 學生不滿寫信抱怨卻全淪「匪諜」

只因為想繼續讀書就被全部視為「匪諜」、校長與學生都被視為「學潮」煽動者甚至被槍決,「澎湖七一三事件」可謂國共內戰下犧牲之外省族群縮影,也揭示白色恐怖之悲劇不分省籍。

據研究者黃翔瑜過去發佈於期刊《臺灣文獻》之〈山東流亡師生冤獄案的發生及處理經過(1949 - 1955)〉一文,「澎湖七一三事件」遠因有二:教師失業方面,當時澎湖防守司令部成立「子弟學校」收容千餘名山東流亡師生,卻因教師半數未受安置、生計絕望而造成校方與軍方之間緊張;學生失學方面,1949年7月10日運抵馬公的學生便被編入軍隊,澎湖軍方阻擋師長於營門外不讓師生見面,學生開始懷疑「半訓半讀」的承諾將撕毀,終於引爆衝突。

7月13日上午9時許,當學生見到14、15歲的小男生也被拉出編兵,開始鼓噪高呼不願編兵、要求軍方遵守「半訓半讀」諾言,隨後士兵鳴槍示警、現場一片混亂、學生唐克忠與李樹民遭士兵刺刀殺傷,澎防部司令李振清下令逮捕十多名「帶頭肇事者」,學生遂放棄抵抗被編入部──然而,這僅是「澎湖七一三事件」悲劇序幕。

教室 考試(圖/naosuke ii@flickr)https://www.flickr.com/photos/ogwrnsk/5020082786/
1949年,當時澎湖防守司令部成立「子弟學校」收容千餘名山東流亡師生。圖為示意圖。(資料照,取自naosuke ii@flickr)

被編入軍隊的學兵們面臨每日工時10小時以上、部隊惡劣伙食,常發生眼疾、胃病、關節炎或在演習傷亡,同學之間只能靠私函發洩情緒,但這些私函被情治單位查檢,為了學生受教權、教師工作權四處奔走的煙台聯合中學校長張敏之又因軍方列出「可回校唸書」的學生名單過少與軍方發生衝突,遂被指控為「中共膠東區南下匪諜」,上百名想讀書、想工作的師生全捲入匪諜案。

他們流亡來台的「青春」:電刑、灌水、鞭打刑求,女學生遭脫光曝曬海灘

據黃翔瑜整理多方當事者口述記錄,案發至1949年11月初止受牽連師生已達百餘名,為了羅織校長張敏之、鄒鑑的匪諜罪名,55名學生被電刑、掌嘴、吊刑、鞭打或強行灌水等手段刑求逼供,有學生不堪用刑簽下自白承認自己是匪諜。

不合作的女學生下場更是嚴酷,黃翔瑜寫到:「被私自帶往海邊,命其脫光衣服,躺在布滿壺藤的礁石上,任海邊熾烈的太陽曬傷,讓尖銳礁石劃破肌膚,直至願意招供或承認自己是匪諜為止。」若有學生特別抱怨,則被槍斃或「拋錨」(直接拋入海)。

2017年1月18日,一架無人機在澳洲完成世界首例無人機大海救援任務,成功營救兩名受困巨浪的少年(AP)
「澎湖七一三事件」當事者指出,不少學生遭到刑求,甚至有女學生被帶往海邊,任熾烈的太陽曝曬,甚至直接被拋入海中。圖為示意圖。(資料照,美聯社)

本案遭槍決名單包括:校長張敏之、鄒鑑、學生劉永祥、譚茂基、明同樂、張世能、王光耀,此7人被認定「匪諜」押至馬場町槍決。只是「澎湖七一三事件」的陰影絕不只師生喪命,許多被關押於營中的學生因為過度恐懼而精神失常,當時也常在深夜發生「炸營」集體崩潰狀況──這是,那一年外省年輕人們跟隨中華民國來台灣遭遇的「青春」。

最後一個被平反的死刑犯劉永祥:遭咬定「共產黨」刑求逼供,年輕生命魂斷馬場町

時隔70年,《促轉條例》通過後校長張敏之、鄒鑑、學生譚茂基、明同樂、張世能、王光耀等6人之罪名已在促轉會第一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獲得平反,至於學生劉永祥,促轉會依《促轉條例》6-3-2進行調查後,也將於第四波獲平反。

促轉司字第10號決定書指出,當時澎湖39師自認深入基層、為學生尋覓住處、整理內務以爭取學生好感,但學生不滿軍隊之反應「有違常情」,認定有組織於背後操控,因此在1949年7月查獲2名學生「有煽動意味」的信件、做成某生供稱自己是共產黨「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員、受劉永祥領導,再訊問劉永祥後,便勾勒出這般案情:「39 師遭共產黨膠東區派遣南下匪諜組織滲透,暗中鼓動兵運,破壞建軍工作。」而前述7名師生遭槍決。

20190704-「澎湖七一三事件」報導。(取自維基百科)
「澎湖七一三事件」報導。(取自維基百科)

儘管在1952年6月,革命實踐研究院研究員談○○曾向總統蔣介石提出一份報告,表示判決書指出張敏之加入共產黨或領導煙台聯中新民主主義青年團之時間、地點均與事實有違,鄒鑑、劉永祥等人也是均為國民黨員和三民主義青年團員,並未加入共產黨或其青年組織,且有黨政人士可證實這批人清白,案件依然沉冤至今。

認罪自白「刑求來的」?劉永祥終獲平反

促轉會經調查指出,劉永祥供稱「參加共產黨」之自白是經疲勞訊問、刑求後的結果,並不能作為論罪之合法證據,且除去自白後也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劉永祥有參加共產黨,本案從一開始就無法認定劉永祥有著手叛亂;若劉永祥真參加共產黨、反對學生編入軍隊,也沒有證據可以顯示劉永祥「以暴動或強暴脅迫實行叛亂行為」,依法至多只能判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未達死刑,因此劉永祥遭判死刑的判決已違反罪刑法定原則、自由民主憲政秩序。

70年前遭槍決的劉永祥如今成為「澎湖山東流亡學生案」最後一個遭平反的死刑犯,然而有更多沒被判刑、在感訓感化監控與勞動下葬送青春的學生受限法規難以得到公道與補償,近日作家王蘭芬出版之《沒人認識我的同學會》寫下父親人生時,也在接受《鏡傳媒》專訪時提起父親正是當年倖存者:「他對這件事談得不多,只說有天醒來時隔壁的同學不見了,他連問都不敢問……」所謂受害是連倖存者也痛,一起冤獄釀成的大屠殺,或許過了70年,還是有人的傷口在淌血。

本篇文章共 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2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