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君祖專欄:神魔之戰,舉世共業險惡至極!

2019-07-07 05:50

? 人氣

耶路薩冷的聖殿山。(美聯社)

耶路薩冷的聖殿山。(美聯社)

六月中,因緣巧合,我們全家赴以色列旅遊十幾天,搭的是美中台三地基督教眾朝聖之旅的便車,雖無虔信,並不影響到古文明名城去參訪學習。特拉維夫、拿撒勒、伯利恆、耶路撒冷,從幾千年前到近現代,發生多少難以梳理的文明糾結與可歌可泣的歷史衝突,人生在世,親歷現場去觀察體會,似乎有其必要。

逗留期間,美國造價昂貴的無人機「全球鷹」遭伊朗擊落,川普信誓旦旦要嚴厲報復,臨時又取消軍事手段轟擊,兩國關係的緊張,增加了中東地區無妄之災的風險,台北學生在網路群組中表示擔心。這其實本來也是我最初沒打算去的理由之一,去了卻並不憂慮,半開玩笑地回覆:與雙方都打過招呼了,至少也等我家安全返台後再開幹,而且耶路撒冷為好些教派共尊的聖地,只有想據地稱雄光大祖業,沒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轟炸當地。

旅行途中,當然團隊中旅伴行住坐臥禱告不斷,我們既無真信也不必偕同。倒是沉靜中針對宗教祈禱之事有過數占:其一、基督教禱告上帝有效否?其二、佛教徒念佛有效否?一為既濟卦九五爻變成明夷卦,二為既濟卦三、五爻動,齊變有復卦之象。

2019年5月6日,齋戒月揭開序幕,在巴基斯坦的白沙瓦,穆斯林進行額外的泰拉威(tarawih)祈禱儀式(AP)
穆斯林進行祈禱儀式。(AP)

既濟為安渡彼岸之象,代表勝利成功。九五爻居君位,爻辭稱:「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祭,實受其福。」小象傳解釋:「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時也;實受其福,吉大來也。」殺牛是古代用大牲獻祭,祭品豐厚,禴祭為薄祭,規格檔次低得多,祭祀貴乎心誠意正,天地神靈重心不重物,該降福就降福,否則豈不成了貪圖賄賂?時、實二字,更是揭露宇宙人生的切要功夫,存誠務實且及時行動,務虛違時,再怎麼求神祈福也沒用。明夷卦至為艱辛痛苦,漫漫長夜何時方旦?卦辭稱:「利艱貞。」滅苦之道無他,艱難守正而已。基督徒禱告上帝,滿足以上條件當然有用。

佛教徒念佛,除了既濟九五的主宰外,還多了九三爻的降魔奮鬥,爻辭稱:「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小象傳解釋:「三年克之,憊也。」高宗為英主,勞師動眾征伐鬼方蠻族,花了三年之久才獲慘勝,本身也疲憊不堪消耗殊甚。三、五爻皆動,所成復卦之象,剝極而復,度過險難重見光明,易中之復非靠外力,皆指自性啟用,所謂「自復」、「復自道」。「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這是佛陀開悟後的過來人經驗之談,念佛法門只是借力引發自覺而已。

既濟之復,《焦氏易林》斷曰:「心願所喜,乃今逢時,保我利福,不離兵革。」離是陷入網羅的罹患之意,不離兵革,未受刀兵之禍,高宗僥倖戰勝,那兵敗的鬼方那邊不就生靈塗炭嗎?既濟卦辭稱:「亨小利貞,初吉終亂。」大象傳提醒我們別被勝利沖昏了腦袋,必須「思患豫防」。既濟並非究竟,之後又是沒渡彼岸的未濟卦,而大易之道終於第六十四卦的未濟,這個道理與教訓可太深太深!

未濟九四爻辭:「貞吉悔亡。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賞于大國。」小象傳解釋:「貞吉悔亡,志行也。」由既濟九三到未濟九四,時位隔了七個爻,怎麼鬼方重現肆虐,又得盡力討伐,反而原先勝利者的高宗不見了呢?

高宗剛愎自用,看不起落後的鬼方,且界定自己是發動聖戰的正義使者,對鬼方進行無情的打擊。其實依華夏太極圖的變化觀點,萬物分陰分陽,相反相成,陰中有陽,陽中有陰,陰極轉陽,陽極轉陰。自詡為光明的陽方若視陰為對立,意圖消滅而後快,就算將陽外之陰徹底消滅,陽中之陰又會坐大,從內部腐蝕陽方。所謂山中之賊易除,心中之賊難防,若不明此中真諦,遲早又會冤冤相報,輪迴不已。真正澈悟者不會採取這種方式消弭紛爭,而以和平共存互諒互重為綱,無時無刻不以締造陰陽間動態諧和為念。陰陽和合,則雲行雨施品物流形;對立抗爭,則龍戰于野其血玄黃。

說透些,未濟九四的鬼方重現,極可能是高宗淪落之後變的,打擊魔鬼的救護天使變成了新的人類公敵。這時再要解決問題,切不可重蹈覆轍,黑暗勢力必須討伐抑制,但得用更高明的悲憫且和平的方式。震用伐鬼方的震為主詞,震為何意?說卦傳稱:「帝出乎震……萬物出乎震。」震居後天八卦正東方,象徵一切眾生內在生命的主宰,啟動生生不息的後天運化,自性平等,不可受制於任何強權高高在上的壓制,經歷「齊乎巽」的群眾和合,才能締造「相見乎離」的光輝燦爛的人類文明,然後「致役乎坤」,發願為廣土眾民服務。高宗、鬼方的劃分霸道粗野,其實都屬於震的一部分,有此眾生同源的體認徹悟,伐鬼方即為和平王道的方式,消融偏見仇恨,共存共榮。孫子兵法有云:「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即便有所雷霆萬鈞的行動,也只是顯示強大實力的威懾而已,豈在多殺傷?故而伐鬼方之前,爻辭先提「貞吉悔亡」,自正方能正人,這是不易之理。

以卦象再細看,既濟下離上坎,其實是離開光明進入坎險,未濟反而是下坎後離。既濟九三恰當離明偏西之極,遂有高宗伐鬼方的神魔之戰;未濟九四則為脫險入明之初,以震用伐鬼方的大智慧解決問題。

當今世勢險惡已極,諸般個業與舉世共業幾近臨界狀況,中美總體戰方興未艾,沒有人在積不善的餘殃之外。倦遊歸來,洗心默禱,希望一切能有較好的發展:「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

*作者為中華奉元學會理事長,咸臨書院山長。本文原刊台灣周易文化研究會,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