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政府霸凌 稅不安穩 經濟BLUE

2016-08-02 06:30

? 人氣

中華民國萬萬稅,烏龍稅單滿天飛?(網路圖片)

中華民國萬萬稅,烏龍稅單滿天飛?(網路圖片)

台灣是怎麼了?現在房屋稅漲好幾倍,每個月錢剛剛好夠用的人,竟然還是摸摸鼻子額外籌錢去繳稅,前行政院長陳冲賣老命到處告訴大家,這會傷及財產本體,侵害人民的財產權、生命權,是違憲的!但附和者寥寥無幾?財稅學者喜歡將課稅比喻成拔鵝毛,呼籲政府要養鵝,才能拔鵝毛,不然鵝會死掉。如果把陳沖的話依此解釋一遍,就是現在政府課自用住宅的房屋稅,不是在拔鵝毛,而是直接切鵝肉來吃,這樣,大家有FU了嗎?

也許租屋族自認事不干己,但筆者認為租屋族終究也逃不過。因為若房東每年要繳的房屋稅直直漲,當他們撐不住的時候,租金勢必跟著調漲,租屋族在薪水沒有增加的狀況下,甚至生活必需品的物價隨房屋成本再一番調漲,就是厄運到來的時候!

但老實說,這些現象,還算是來自稅官最輕微的霸凌,因為人民係因地方政府調漲稅金所傷,只要當政者願意虛心檢討,稅還可以調降。而最讓人無法忍受的是,政府沒有規定要調漲稅金,國稅局卻允許稅務人員隨意開稅單傷及人民生命權、財產權,當人民不服去申訴,卻也只有不到6%的人可以撤銷違法稅單,其他94%的人都還是要繼續被追稅,其侵害人權的現象,可稱稅務體制下的白色恐怖。

以下筆者舉一個實例來說明,主角是一位公益律師黃文皇,他因為幫忙國稅局處理稅案,而接到一張上億的烏龍稅單,成為欠稅大戶。故事是這樣的:

國稅局因一筆遺產繼承案件無法處理,到法院申請公益律師,律師公會找到黃文皇律師來幫忙。黃律師自掏腰包幫忙完成公示送達、登報等事宜,本來想是做公益,代墊費用也没打算拿回來,不料一年多後,國稅局竟莫名其妙開出一億一千多萬元的稅單給他。黃文皇打電話去國稅局問,原來是該案主生前脫產一億五千萬,他問國稅局確認是罰他嗎?國稅局說:「就是罰你,你如果不繳,我們就送強制執行!」飽受驚嚇的黃文皇為了解實情,於是申請調閱資料,想看個案是怎麼脫產的?沒想到國稅局竟回說:「這是個資,不行!」黃律師於是氣到跟當時的財政部次長張盛和陳情,張盛和這下更離譜,居然說:「我如果不罰你,你會跟那些繼承人勾串…」黃律師說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一幕,因為這個案子的繼承人全都跑光了,國稅局沒辦法處理才申請法院指定公益律師,原本是要幫政府解決問題,沒想到卻遭國稅局反咬一口,還把人民當賊。他為了這個案子,連續六個月都没有辦法睡覺,好幾次都想從住家九樓跳下去,是因為想到小孩,才止住輕生念頭。而這樣的錯誤稅單至今仍未撤銷,他痛陳,當人民一旦遭受國家強大力量霸凌時,連他這樣的辯護律師都無法承受,何況其他老百姓!

聽完這個故事,大家不難了解台灣賦稅人權落後的程度。但很多人不知道,當人民收到這樣的烏龍稅單決定去申訴,要走上訴願這條路,還必須先籌一半稅金的錢才能申請;甚至在救濟程序中,稅金還同時用每日累進稅率不斷增加中,加上因為一直未繳,罰金也開始啟動計算,這就是為什麼真理大學法律系主任吳景欽副教授當年3000元烏龍稅單,尋求救濟的一年半後,稅金變成15000元,迫使他不得不放棄追求公理正義,認賠了事。

我們再回到稅官不是拔鵝毛,而是切鵝肉來吃這件事。去年生技產業也遇到同樣的凌虐,中時有一則新聞是這樣報導的:由於證所稅稅制設計不合理,台微體總經理葉志鴻雖然沒賣股,但去年卻逼得去賣房子繳稅,目前還在負債;不僅如此,浩鼎董事長張念慈沒領薪水、也未曾賣股票,卻因股票有價差,也繳交4千萬元稅金;另外像科妍總經理韓台賢等新掛牌生技公司,也都是舉債繳稅的苦主。大家真的進一步想想,生技業是經濟部大力輔導的重點產業,卻遭受如此稅災,讓我國喪失優秀人才來台發展的誘因,我們如何期待台灣經濟回春?

看到台灣所發生光怪陸離的「稅事」後,筆者誠摯呼籲大家,一定要提升自己賦稅人權的意識,因為當所有的國人都不接受政府用稅來霸凌人民時,台灣稅制才有改變的一天,我們才能免於當國家提款機的恐懼與迫害!

*作者為國際人權志工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