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紅利:《為一般人而戰》選摘(1)

2019-07-31 05:10

? 人氣

作者提出每人每月能夠得到1,000美元的「全民基本收入」政策。圖為美金示意圖。(資料照,取自Pixabay)

作者提出每人每月能夠得到1,000美元的「全民基本收入」政策。圖為美金示意圖。(資料照,取自Pixabay)

全民基本收入是社會安全制度的一種版本,所有公民每月都可以獲得一定數額的金錢,而且跟他們的工作狀態或所得無關。從紐約的避險基金億萬富翁到西維吉尼亞州的貧困單親媽媽,每個人每個月都可以收到一張1,000美元的支票。也就是說,如果某位女性擔任餐廳跑堂或某男性擔任營建工人,每年可賺18,000美元,他或她基本上就會有三萬美元的年收入。全民基本收入消除了大多數人認為傳統福利計畫帶來人們好逸惡勞的弊端—如果你工作,你實際上可以開始儲蓄,並且力爭上游。隨著自動化的威脅不斷增強,這一概念得到了新的關注,目前在奧克蘭、加拿大、芬蘭以及印度和其他發展中國家都在進行實驗。

今天,人們往往把全民基本收入與科技烏托邦連在一起。但是,美國在1970年和1971年差一點出現某種形式的全民基本收入立法,眾議院兩度通過法案,但都被參議院擋下來。幾十年來,許多不同黨派的強大思想家都提出類似想法的版本,其中包括美國生活中某些最受尊敬的人物。

你可能會想:「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如果確實發生了,它不會導致通貨膨脹失控嗎?不會製造好幾個世代的敗家子嗎?」

每年12,000 美元只夠勉強維持溫飽。除非他們處於邊緣或受剝削狀態,否則很少有人會因為如此區區之數的保障收入就辭職不幹。現有數據證實了這一點。

從另一方面看,好處絕對更巨大:

● 對低收入地區來說,這將是一個巨大的刺激因素。

● 它將使人們有能力避免在財務匱乏和每月需求的基礎上做出可怕的決定。

● 它對創造力和創業精神來說,是一個非凡的福音。

● 它將使人們有能力更有效的從不斷萎縮的行業和環境,過渡到新的行業和環境。

● 它可以減輕壓力,改善健康,減少犯罪,並加強彼此關係。

● 它將支持父母和看護人執行工作,特別是有助於母親。

● 它將使所有的公民在社會中樂於分享,也有前途感。

● 它將恢復各地社區的樂觀和信心。

● 它將透過自動化浪潮刺激和維持消費者經濟。

● 它將透過歷史上最大的經濟和社會轉型,維持秩序,並維護我們的生活方式。

● 它將使我們的社會更加平等、公平和公正。

根據羅斯福研究所(Roosevelt Institute)的分析發現,每個成年人每年領取12,000 美元的話,將使經濟永久性的成長12.56%至13.10%—亦即到2025年可創造約2兆5,000億美元的經濟價值,這將使勞動力增加450萬至470萬人。把錢交到人們手中保管,將是對就業增長和經濟的永久性推力和支持。雖然預估比現有的福利計畫,每年需增加約1 兆3,000 億美元的費用—但大部分現有的福利計畫將納入本計畫,節省成本,還會增加應稅收入。保守派會高興的是,126 個帶有不當獎勵措施、牽涉繁瑣官僚機構的各式計畫大部分會消失。

1 兆3,000億美元的費用聽起來似乎非常多。但讓你參考一下,聯邦一年預算約為四兆美元,整個美國經濟約為19 兆美元。此外,有很多方法可以找到財源。在我看來,最明智的財源是加值稅—一種消費稅—向最從社會受惠的人和企業取得稅收。

以下是挑戰之所在:我們需要從自動化中汲取更多的價值,以支付公共利益和支援失業工人。但事實證明,「自動化」和「機器人」是很難認定或徵稅的東西。如果CVS藥房採用自助結帳和iPad取代收銀員,應該認定它是自動化嗎?或者,如果銀行用程式取代兩百名客服中心員工,銀行該付多少錢?你要設定適當的人員配備水平是不可能的。另外,實際上你並不想對自動化過度課稅,因為你不想太打擊它—你需要利用它創造的價值來支付費用。

亞馬遜在巴爾的摩的自動化出貨系統。(美聯社)
作者說明,我們需要從自動化中汲取價值,以支付公共利益和支援失業工人,但「自動化」的定義模糊且難以徵稅。圖為亞馬遜在巴爾的摩的自動化出貨系統。(資料照,美聯社)

還有一件事要記住—科技公司非常擅長避稅。譬如,蘋果公司把在海外賺的2,300億美元放在海外帳戶,以避免納稅;微軟有1,240億美元,Google也有600億美元。我們目前的稅收制度很難從因自動化而得到好處的大型科技公司身上課稅,這些公司將成為最大的贏家之一。另外,政府也很難向小型科技公司課稅,因為它們的獲利通常並不那麼豐厚。隨著越來越多的工作由機器和軟體完成,要對人類課徵所得稅也會變得越來越困難—因此比爾.蓋茲建議我們應該開始對機器人徵稅。

能確保公眾從自動化浪潮獲益的上策是加值稅,人們和公司在購買商品或使用服務時都要繳稅。對企業而言,它會成為各層面的生產成本。對那些擅長降低稅負的大公司而言,它很難不支付費用就從美國的基礎設施和公民中受益。這也能讓我們願意全力以赴爭取進步—這會使每當有人致富的時候,連阿帕契公司的技工都能分到一杯羹。

全世界193個國家中有160個國家已經徵收加值稅或商品和服務稅,除了美國。所有已開發國家都開徵這一個稅目,像歐洲的平均加值稅是20%。它發展良好,功效也已經確立。如果我們採用的加值稅率是歐洲平均水平的一半,我們支付所有美國成年人全民基本收入的財源就有了著落。

*作者楊安澤 (Andrew Yang),哥倫比亞大學法學博士。是首位參加美國民主黨總統初選的亞裔美籍創業家。2012年,楊安澤獲選為白宮傑出創新者,《高速企業》(Fast Company)雜誌評選他是「100位最具創造力的商業人士」;2015年,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欽點他為全球企業家大使。本文選自作者新著《為一般人而戰:破解美國大失業潮真相,以人為本,讓全民擁有基本收入才是我們的未來》(遠流出版,譯者:林添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