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不要讓組黨變得太沈重!

2019-08-12 07:10

? 人氣

台灣民眾黨創黨成立大會,推舉柯文哲成為黨主席。(顏麟宇攝)

台灣民眾黨創黨成立大會,推舉柯文哲成為黨主席。(顏麟宇攝)

最近喜樂島聯盟黨及台灣民眾黨相繼成立。前者幾無爭議,因民進黨怕觸怒獨派、不利自己選情,國民黨樂見綠營各立門戶、有益自己選情。後者則引起蔣渭水後人及藍綠陣營議論,說黨名容易造成混淆,是「對有歷史代表性的黨及蔣渭水本人不尊重」;或說該黨是「一人政黨」「為投機目的而成立,未來一定泡沬化」;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更指柯文哲「違背道義。人家後人都不贊成,他竟剽竊人家的台灣民眾黨。要選總統的人,應懂基本道德與人格!」蔣渭水後人及主要反對黨主席如此質疑,不是要讓組黨變得太沈重嗎?

柯文哲組台灣民眾黨,自言是要效法、追隨台灣民主運動先驅蔣渭水,「改變政治社會文化」。他能不能做到是一回事,他有心這樣做總是好事。反正民主時代政黨的最後裁決在民意,沒有兌現主張或主張缺乏吸引一定遭到選民遺棄。藍綠陣營既不必對現在的台灣民眾黨「未蓋棺先論定」,主要反對黨主席也不應對才剛組黨、一切猶待開始的同行先予否定。

而關於蔣渭水後人聲明,柯的回答也算得體,說「台灣民眾黨」不是蔣渭水一人專屬,它既有歷史意義,也有新時代意義。雖然柯未說明什麼是新時代意義,但眾所皆知,日治時期及現在的組黨目的完全不同。當時是為喚醒及教育民眾,爭取殖民體制下被統治者所無的參政權及發言權,現在則是為競爭公職職位、兌現主張。而且今日「民眾」一詞就跟「民主」一樣普遍,毫不特殊。既然今日與日治時期不可同日而語,「台灣民眾黨」又如何會有剽竊、冒犯先人的問題?否則像「民報」那樣被各時期各團體多次使用的報名,不是都有剽竊及冒犯孫中山同盟會的問題嗎?

20190720-喜樂島聯盟20日舉行政黨成立大會,並選出羅仁貴為黨主席(中)。(顏麟宇攝)
喜樂島聯盟20日舉行政黨成立大會,並選出羅仁貴為黨主席(中)。(顏麟宇攝)

喜樂島聯盟黨沒有太多爭議,台灣民眾黨卻迭遭非議,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喜樂島黨主席說成立該黨並非不滿蔡英文總統,也不是要搞分裂,未來將提出十名以上立委候選人,沒有考慮推出總統候選人;而台灣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卻左右開弓,痛批藍綠,對蔡英文尤其不留情面。罵到別人還無所謂,罵到民進黨的「女皇」,確實非同小可!

同時,柯將台灣民眾黨定位為超越藍綠,「台灣就是我們,我們就是民眾」,強調「不以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獨或統為中心思想,讓人民過好生活就是我的中心思想」、「自己的台灣價值是民主自由、多元開放、法治人權、關懷弱勢、永續經營」。這些都不成問題。成問題的是,超越藍綠不是只以非屬藍綠的中間選民為訴求,而是必然爭取淺藍淺綠這些「可移動的」中間選民。因為台灣不是老牌民主國家,而是新興民主國家,主要藍綠政黨都是意識形態(革命型)政黨或由意識形態政黨逐漸轉成民主政黨,「黨國」「極統極獨」思想仍然濃厚,主要選民過去也是非藍即綠,直到最近才有越來越多人向中間移動。

其結果,越來越高的中間選民比例,就代表越來越多藍綠選民游離出來,也代表藍綠不論執政或在野,都越來越不得民心。特別在國民兩黨這次總統初選過程及民調都跌破眾人眼鏡、公平性飽受懷疑之下,「含涙投票」恐將成為明日黃花,「超越藍綠」也將拉走愈多藍綠選票。而中間選民愈多,就意味藍綠選民愈少。藍綠陣營會不約而同打柯,可謂其來有自。更不必說,王金平已證實郭王柯「三家結盟」,台灣民眾黨成立時郭王送花藍,賀詞也像「藏頭詩」,藏了「台銘」「金平」「台民(台灣民眾黨簡稱)」六字。吳敦義未曾如蔡英文般被柯罵,卻比蔡更急於打柯,只要想想「三家結盟」選總統有可能威脅韓國瑜,大家對吳敦義的焦慮就可思過半矣!

柯文哲(中)本身的高人氣能否轉移,影響台灣民眾黨甚大。(郭晉瑋攝)
柯文哲(中)組織台灣民眾黨,藍綠都戒慎恐懼。(郭晉瑋攝)

藍綠不論執政或在野,都越來越不得民心,並非台灣獨有現象,凡是革命型、意識形態型政黨,最後都會走上這條路。賀佛爾的經典著作《群眾運動》一書指出,一種正在興起的群眾運動(如國民革命及北伐時的國民黨、三十多年前由黨外運動走向組黨運動的民進黨),其活力與成長有賴引起並滿足「自我否定」(即獻身)的熱情。當該運動只能吸引對個人事業有興趣者(如國民黨成為台灣「遷佔政權」後及民進黨經歷「二度執政」後),此時運動就已過了全盛階段,它不再從事鑄造新世界,只求掌握並保全現狀;它也不再是一種運動,而變成了「企業」。而變成「企業」後,若不能滿足其成員私利,它就難以經久。

相較之下,台灣民眾黨或任何初創的新組織,只要有獻身的熱情,或擁有一批獻身者,或至少像王金平近日談「郭王柯共識」時說的,「大家目標一致、共同努力、真團結、關心台灣及兩岸關係。希望未來能解開各方面難題,回到中道。若沒有回到中道軌道,台灣將像溫水煮青蛙那隻青蛙,喪失生機。」(以上意指「一切回歸中道」)如此,新組織就有新的生命力,甚至能「擺脫舊包袱」,如同雷震1960年組「台灣民主黨」時殷海光在《自由中國》社論說的:「中國近幾十年來從事政黨活動的人,以為搞政治就是不擇手段,就是耍陰謀詭計,就是爭權奪利,就是翻雲覆雨,所以中國的局勢愈弄愈糟。新黨人物要避免蹈入近幾十年政黨活動的覆轍,必須從這些舊觀念裡超拔出來。

組新黨不是壞事,有理想有創意的新黨比老大不堪或急遽堕落或未老先衰的政黨更好。但願大家更用心鞭策包括喜樂島黨及台灣民眾黨在內的所有第三勢力年輕政黨,讓它們成為比舊黨更有希望的政黨。千萬不要急著唱衰它們,讓組黨變得太沈重了!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