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梵蒂岡能撥開中國遮蔽屬靈的政治之手嗎?

2019-08-13 05:30

? 人氣

梵蒂岡最近頻頻對中國釋出善意。圖為教宗方濟各主持封聖大典(AP)

梵蒂岡最近頻頻對中國釋出善意。圖為教宗方濟各主持封聖大典(AP)

近來梵蒂岡頻頻對中國釋出善意,全球天主教徒的眼光隨之望向中國。

長期以來,中國與梵蒂岡在天主教信仰上一直存在極大的矛盾。1950年代,中國政府主導成立「自治、自養、自傳」的「三自教會」,是受中國認可領導的「天主教愛國會」。另外,在中國,那些不願意接受政府領導的天主教會就沒入地下,被稱之「地下教會」,長期被政府壓迫。為了解決中國天主教的問題,今年6月28日,羅馬教廷發布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導文件,表示理解並尊重那些在良心上不能登記加入愛國會的選擇。梵蒂岡解釋,這份牧靈文件正是以現實的目光看待中國現有的情况和仍然存在的困難、幫助那些陷入疑惑的人,同時總是尊重每個人的良知、願意對中國天主教徒的合一作出貢獻,正如本篤十六世在信函中所表明的那樣,「秘密狀態並非屬於教會生活的常規」。

從牧靈指導文件來看,梵蒂岡的立場非常清楚,中國天主教徒不應該將加入愛國會的人視為對梵蒂岡不忠,因為梵蒂岡現在允許他們加入。然而,梵蒂岡發佈這份對中國友善的牧靈文件能解決地下天主教的問題嗎?天主教徒加入愛國會就能自由地信仰上帝而不受政府干擾嗎?

事實上,梵蒂岡這份牧靈指導文件對中國天主教徒的問題並沒有幫助,因為即使是合法教會,信徒也沒有信仰自由。例如,位於陝西省山區的牛峪十字山隸屬天主教渭南教區牛峪堂區,1940年,耿秉鐸神父(P.A.Piunti)任司鐸時,經呈請教區批准,成立教區性朝聖地。1995年,牛峪堂區被政府批准為合法宗教場所。每年的5月1日至3日是「光榮十字聖架」瞻禮的日子,教友們會前往這裡朝聖。但根據《寒冬》報導,今年5月1至3日,該教堂在舉行朝聖活動前被迫唱國歌、舉行升旗儀式。教友無奈地表示,彌撒前唱國歌是對我們信仰的羞辱,但沒有辦法,這裡有官方神職人員監視,要是反抗,就會被抓去坐牢。牧靈指導文件發佈後,地下天主教徒的情況也沒有改善,中國官方反而以教宗說可以登記加入愛國會為由,繼續打擊地下天主教,威脅利誘地下神職人員登記加入愛國會。

梵蒂岡與魔鬼同行,其善意也只能寫在紙上,完全撼動不了中國政府。聖座常駐日內瓦人權理事會觀察員尤爾科維奇總主教於今年3月5日出席了有關宗教和信仰自由的會議。尤爾科維奇總主教在會議上提到,享有宗教和信仰自由的人,必然「不在任何形式的脅迫下作出違背自身信仰的行為」,但在梵蒂岡對中國妥協的態度下,我們看不到中國地下天主教徒能享受到「不在任何形式的脅迫下作出違背自身信仰的行為」的自由權。此外,美國「國際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於3月8日在香港外國記者會發表演講時提到,即使達成中梵臨時協議,中國天主教徒在中國的信仰自由及人權狀況,事實上仍未改善。在協議簽訂後,他看到很多教會仍受無情地打壓。換言之,中梵簽訂臨時協議,對於改善天主教徒在中國的信仰自由,毫無意義可言。

其實,早在2012年11月15日習近平當選總書記時,中國天主教徒就沒有寄予厚望,甚至對未來感到不樂觀,因為從習近平的出身和態度而言,天主教徒確實沒有樂觀的理由。香港退休樞機主教陳日君於今年1月28日在美國華盛頓獲頒「杜魯門-雷根自由勳章」時提到,不能相信中國政府,更期盼教宗不要相信中國的承諾。對86歲的陳日君而言,中國政權正把手伸入香港,隻手遮蔽天空,遮避人們精神屬靈的沃土,打造自己的巴比倫,捏塑一個紅色的上帝,這恐怕是梵蒂岡很難想像的政治之手。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博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