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香港真會上演「解放軍入城」悲劇?

2019-08-16 14:35

? 人氣

受北京力挺,林鄭月娥積極證明自己仍實質掌權。(AP)

受北京力挺,林鄭月娥積極證明自己仍實質掌權。(AP)

香港事態嚴重性一日千里。八月六日,中國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和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到深圳「召見」港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五五○人。如果說此前兩次港澳辦新聞發布會的主持人級別低、尚不夠權威的話,那麼這次張曉明等主持的座談會級別非常高。其內容不但由建制派的口中覆述出來,《人民日報》還專門發了新聞稿,展示中央已經全面為香港事態定調。

北京力挺林鄭殊不可解

八月十二日下午,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楊光更用較之前記者會嚴厲的用語,以「喪心病狂」、「極度憤慨」,譴責示威者投擲汽油彈,導致警員雙腳燒傷一事。但這些都比不上「香港激進示威者屢屢用極其危險的工具攻擊警察,已經構成嚴重暴力犯罪,並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的說法,讓人感到不安。

香港困局快要到最終決戰的「大結局」階段。

張曉明講話有四大重點:

首先,中央依然支持特首林鄭月娥,要求建制派「歸隊」,矛頭不再指向林鄭。

其實林鄭在香港搞出修改《逃犯條例》這個「大頭佛」,此後又用鴕鳥戰術讓事件急速惡化,即使在建制派中也天怒人怨,不但自由黨等商界人士不滿,就連工聯會這樣的傳統左派也用粗口「問候」林鄭。

事實上,誰都知道,香港動盪若有人要負責,林鄭一定是第一個;而且即使在中國大陸有官員搞出這類「逢九必亂」的惡事,也必定狗頭鍘伺候。

可是中央對林鄭支持如故。中央支持林鄭固然有現在沒有人肯為林鄭擦屁股這個不得不為的苦衷,但在新聞稿中不但用上「百分之一百支持」,還表揚她「上任以來秉承『志不求易、事不避難』的原則積極作為,此刻又把個人榮辱拋在一邊……。」用上這類高度肯定的評語,這極難理解。

一種解讀是因林鄭實在太不得人心,因此如果不「高度肯定」,就無法壓服建制派。另一種解讀是林鄭所做的都是按照中央吩咐,因此只能支持她到底。如何解讀才正確,只能有待日後解密。

民眾難接受虛無縹緲的安撫

其次,對五大訴求寸步不讓。

張曉明形容,對五大訴求「特區政府並不是完全沒有回應。香港局勢要出現轉機,不能靠向反對派妥協退讓,也不要指望中央會在原則問題上讓步。」這意味著,就連一些建制派、與中央親近人士及德高望重的政治中立人士所不斷倡議的成立調查委員會,也不會讓步。少許可以和示威者訴求拉近差距的妥協也不會再有。

2019年8月,香港反送中示威持續延燒,民眾與警方持續衝突(AP)
2019年8月,香港反送中示威持續延燒,民眾與警方持續衝突(AP)

於是林鄭繼續抨擊示威者,單方面要求示威者不要再破壞法治。此後兩天還有一些建制派人士幫助打圓場,說現在亂,所以不能成立調查委員會,以後不亂了,「沒有說不能再成立」云云。或許他們是出於好心,但對於這種虛無縹緲連承諾也算不上的安撫,示威者如果肯接受才是不可思議。

第三,中央把香港問題定性為挑戰「一國兩制」,不能容忍,稱抗爭「帶有顏色革命的特徵」。

此前,在記者會上,林鄭也形容「運動變了質」,認為示威者要推翻政府、推翻一國兩制,論據之一就是有人喊出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口號是「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在二○一六年參加立法會補選時喊出的口號,一直是本土派和港獨派的標誌。運動一開始沒有這句口號。隨著運動的發展,逐漸有人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此後還愈見成為示威者的主流。然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本身含義非常廣泛,而且經過幾年,特別是最近兩個月的發展,口號已帶有和原先不同的含義。

示威者的五大具體訴求,包括:撤回草案、平反「暴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特赦被捕人士和重啟政改,這些均和「獨立」無關,也並未挑戰一國兩制。

至於有示威者衝擊中聯辦、塗汙中國國徽、扔五星旗下海等行為,一來只是少數人所為,二來很多青年也許不理解洩憤行為會帶有何種的政治象徵意義。絕大部分香港人期望的只是回復「以前的、真正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這不能和「挑戰國家主權」畫等號,更不應該形容為顏色革命。

事實上,香港運動來龍去脈非常清晰,所謂「外國勢力」的影響即使有,也不是運動的主因。

視為「敵我矛盾」,可鐵腕鎮壓

當然,張曉明形容運動帶有顏色革命的特徵,還不是指已經發生了顏色革命。這意味著中央尚有少許解釋的迴旋空間。但在他要求「以正壓邪」,已把示威者視為「敵我矛盾」。在中共話語中,敵我矛盾已超越了「人民內部的矛盾」,是可以不留情地鐵腕鎮壓了。

第四,以香港警察為主力,以社團為助力,以大陸武警和軍隊為後盾,以「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即「平亂」)為目標。

警察是香港平亂的主力,由於香港長期受文明法治的熏陶,警察一向是優秀有禮的。警察此前尚屬克制,但隨著警民衝突升高,警察逐漸「過火」,備受輿論質疑,甚至政務司長張建忠也代警察向港人道歉。香港警察雖多、武力雖強,但衝突多時也瀕臨「爆煲」(粵語,即感受到巨大壓力),有媒體透露多名警員因工作條件太差而導致手足口病(一種腸病毒感染)流行,就是一個信號。

人民鬥人民,警力偏幫一方

在北京中央眼中,警察被「綁住手腳」是香港遲遲不能平亂的主因。於是中央不得不史無前例地直接支持警察,稱香港警察「無愧於世界上最優秀警隊的讚譽」,警隊是「守住社會穩定的最後一道屏障」,還特別說中央「旗幟鮮明地支持警隊嚴正執法,果斷執法」。在中央大力撐警察下,香港警隊也出現人員變動。警隊前「二哥」、曾經主持二○一四年佔中和一六年旺角騷亂的已退休香港警務處前副處長劉業成,回鍋擔任「臨時警務處副處長」這個特別職務,相信他會直接指揮警隊行動。

香港反送中:衛星拍到深圳灣體育中心內的中國武警車輛(AP)
衛星拍到深圳灣體育中心內的中國武警車輛,「解放軍入城」的言論四起。(AP)

果然,在八月第二個周末的抗爭中,警察更新戰術,出手更狠,接連發生多起前所未見的警察暴力事件。

此外,北京的講話稱:「愛國愛港力量無畏無懼、挺身而出,以各種方式紛紛站到鬥爭的最前線,是維護法治、反對暴力、恢復社會穩定的中堅力量,中央對大家的表現高度讚賞。」 這主要鼓勵各種帶有鄉黑色彩的社團,要與示威者武鬥。

在香港,新界原居民鄉紳、「愛國」黑社會、各類同鄉會(特別是福建人同鄉會)等一直是傳統的建制派支持者。在七二一元朗襲擊事件、八四北角襲擊事件中,鄉事派、福建人社團中,這些「愛國團體」已經紛紛攻擊示威者。

這種人民鬥人民的招數在中國有傳統,而且客觀而言,他們也確實與示威者有很深的舊仇,一點就著。警方在民鬥中偏幫一方,只抓示威者,不抓社團人士,正是雙方合作無間的體現。

「解放軍入城」並非不可想像

香港警察加上愛國社團對付已經發展成人民戰爭或城市遊擊戰的示威者是否足夠?值得懷疑。於是「解放軍入城」成為中國最後的選擇。
中共在香港有駐軍,要出動平亂不是難事。當然,中國不會輕易地讓駐港軍隊出動,而很可能首先依靠武警,暗中幫助香港警察。近日傳出港深邊界大量軍車過關,又陸續有人指港警中有操普通話者,這些可能都是信號。出兵並非一個不可想像的選項。

香港現在已處於非常危險的時刻,沉船危機就在眼前。令人痛心的是,似乎很難阻止沉淪的悲劇。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