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到底誰是漢奸?該怎麼在漢奸黨裡找漢奸?

2019-08-25 07:10

? 人氣

國民黨籍台北市議員徐巧芯(見圖)近期被音樂人劉家昌形容為「漢奸」,但作者認為這項指控根本時空錯亂。(資料照,盧逸峰攝)

國民黨籍台北市議員徐巧芯(見圖)近期被音樂人劉家昌形容為「漢奸」,但作者認為這項指控根本時空錯亂。(資料照,盧逸峰攝)

資深音樂人,早年的知名導演劉家昌,針對近來韓陷入的打麻將、批公文風波,8月19日於臉書火力全開,他還談及現在藍營內有許多漢奸,是前總統馬英九留下的餘孽,例如台北市議員徐巧芯;對此,徐以「如果你是紅的,就很容易把藍的看成綠的」回應。

劉家昌指控國民黨內有許多漢奸,聽起來就是一個令人非常莞爾的題目。因為從孫文開始領導革命,而有上世紀初國民黨與其前身同盟會因吸納了大批留日學生而壯大以後,就一直無法擺平該黨被指為漢奸的問題。如果從大清國與袁大總統的角度來看,孫文等人托庇於日本的協助,持續進行對中國合法政權的顛覆,毫無疑問的是不折不扣的漢奸。與其說是馬英九留下的餘孽,徐巧芯不如直接痛快承認是自己其實一直都是,總理孫文留下的漢奸餘孽,這樣聽來還比較偉大。

甲午戰爭後日本旨在侵略中國的組織如黑龍會,希望在中國國民革命勝利後能獲得相應的權益,分裂中國建立滿蒙政權。從犬養毅、頭山滿、宮崎寅藏與內田良平,跟著紛紛擾擾的同盟會的關係,日本政客的身影頻繁地出現在中國國民黨的革命建國史話當中。當時孫文領導革命以後,由於經費困乏經常跑去日本友人家中蹭飯吃。次數多了不好意思就只好留下幾筆書法,表示感謝。

這樣讓孫文吃完飯在家中留下墨寶充飯費的日本人據說在當年為數頗多,其中有一位高田隆平,其外曾孫岡田克也在百多年後本世紀當上了日本民主黨短命政權的外務大臣。這位岡田外相一上任後,就趕緊把外婆家裡這幅孫文的字績借來,掛在自己的辦公室裡正對自己的辦公桌,以表示自己的家傳是對中國一向非常友好。有了中山先生這幅平安符保佑加持,岡田外相任內基本上日中關係一路順風。

至於直接投身武裝反清共和革命的基層日本青年,還有鎮南關之役的池亨吉與金子新太郎以日本陸軍步兵大尉參與武昌革命而陣亡。他們賣命參與中華民國的創建,日本人的鮮血也沾在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上。

國父明明叫孫文、號逸仙,為何世人總稱他「孫中山」?(圖/維基百科)
當時孫中山領導革命時,由於經費困乏經常跑去日本友人家中蹭飯吃。(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國民黨的前身中華革命黨明明白白地當漢奸,更扯的事情還在民國建立以後。孫文在護國軍發動倒袁時代,同時也在中國各地策動中華革命軍,原定組織西北軍、東北軍、西南軍與東南軍四支,但最後只有中華革命軍東北軍組成,因為中華革命軍東北軍的總司令部就設在青島的日軍總司令部內,受到日軍密切的支援。一戰中日英聯軍進攻青島德軍,德軍降後,日軍便入駐青島與膠濟鐵路沿線。並以中華革命軍東北軍為其側翼輔助,展開對中國軍隊的行動。
  
中華革命軍在進攻濰縣時,運籌帷幄雖是後來國民黨的高幹元老,總司令居正;實際負責指揮的,卻是日人萱野長知。其後續對濟南、高密等地發動圍攻,均有大批日人參與。「東北軍」甚至擁有兩架飛機,數門毒瓦斯發射器,在日軍的多方接濟下,勢力日大,與山東北洋軍成對峙狀態。此戰後,北洋政府的外交部一直向日本政府提出外交抗議,日本決定不再給予支持後,中華革命軍東北軍很快就無法立足於山東,此事也就這樣消失在歷史的煙塵中。

蔣介石統一全國以後沒過幾年,在918事件中無所作為漢奸的罵名很快就貼了上來,直到抗戰全面爆發。一直到現在藍營青年看待這段歷史時,仍有人以標準的當年公認為漢奸的觀點認為,中日戰爭的開戰時點,對於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來說,是愈晚愈好,在128淞滬戰役時,就已經損失大量菁英的教導隊,後來813淞滬會戰更是損失慘重,造成了國軍整體戰力難以提升,上戰場的士兵幾乎無戰力可言。至於造成整體戰略布局被打亂的原因自然很複雜,但最主要的問題還是在於社會與論逼的政府得要提早開打,而社會與論的主力就是一票憤青愛國賊。

1937年7月的中國態勢果然如此嗎?抗戰的親身經歷者,大歷史學家黃仁宇先生在「從大歷史的角度讀蔣介石日記」一書中明確指出,中國對抗日本的戰略指導面上是「不畏鯨吞而畏蠶食」,因為日本是一個小國要吞吃中國最有利的方式,就一次拿下與日本自己國土的面積差不多數倍以內的區域,方便逐步控制且以戰養戰。至於戰役提前開打,會造成國軍整體戰力難以提升,也是一個不了解整體局勢的幻想。

因為除非中國採取中共1950年代的劇烈土改與重工業化方式,以千萬人的性命與鮮血為代價,迅速讓中國脫胎換骨,更準確說的是讓人民重新投胎,從農業社會建立可觀的工業資本。否則在蔣介石當時的整體建設方針與國內外政治社會情勢,想造成國軍整體戰力難以提升,基本上無異以癡人說夢。

在東北全面淪亡後又坐視華北也要陷敵,這樣讓國內人民國外盟友都認為現在蔣委員長是要繼續帶頭當漢奸的局面,其實會對南京政府非常不利。由於中央政府到這時還打算不全面抗日,而靠近河北的山東韓復渠與山西閻錫山長期來對日立場本來就曖昧,勢必也會不戰而降。國民政府瞬間要丟失的就是,淮河以北的全部領土,以及這片土地上的稠密人口,各種工業資本與稅收,勢必都得資敵。這一來一往之間,相去何以千里?

繼續堅持不抵抗的代價還不只如此,損失了這些國土與資源以後,就沒法再獲取國外盟友尤其美蘇給予中國的大量資源挹注,還有在抗戰中國最危急時,一度佔到歲入達1/4的僑匯,都不可能再給不願抗日的國民政府。也正是因為國民政府其實高度重視國外觀感這件事情,才有了即使要撤離上海還是必須丟下一個營給外國人看戰爭大戲的八百壯士。

國民政府。(圖取自維基百科)
不打算全面抗日的國民政府,不免讓民眾有種帶頭當漢奸的感覺。(圖取自維基百科)

至於所謂在813淞滬會戰中,上戰場的士兵幾乎無戰力可言,也是對當日戰況的無知。因為戰場所選的侷限只裝備輕武器的士兵以血肉之軀,如何能是上海周邊便於補給日軍的陸海空三軍聯合強大火力的對手?

德式師真正的戰力要看次年的徐州會戰中的台兒莊戰役,就是指揮官李宗仁把握住了運動戰中難得出現敵軍孤立突出的良機,迅速運用手上殘存的德式部隊尤其是戰防砲部隊的戰力,集中兵火力於戰場。最後重創敵軍兩個師團,以斃傷日軍一萬多人的戰果成爲近代日本第一次軍事挫敗?

蔣委員長之所以在長三角這種鳥地方一定要打一仗給中外媒體看,不就是要用士兵的鮮血洗刷自己的漢奸罵名?儘管從戰略全局的角度來看,這根本就是自殺。

綜關國民黨政府從大陸到台灣的歷史,老問題在總是不能擺脫對美日蘇各個強權的依賴。而一不能洞察整體國內外局勢,二不能信任自己基層人員,三不能與整體社會動員對話。連被罵者的名字都搞錯的劉導,好歹也導演過幾部抗戰相關題材的影片,應該對相關題材不陌生。在造神宣傳風潮已過之餘,不應該先考據一下關於漢奸的整體史實問題嗎?在一個當漢奸歷史跟黨本身幾乎一樣久的地方胡亂指控別人是漢奸,不覺得錯亂嗎?

至於徐議員年輕有為,在台灣青年普遍疏離國民黨的當下,未來必然要對黨的命運承擔更多責任。對於巧芯,本文則有話想要奉送的是,《詩經·大雅·蕩》有言:「靡不有初,鮮克有終。」後來當大漢奸的汪兆銘,不也有過「引刀稱一快,不負少年頭」的詩句嗎?現在的態度固然很好,希望能永遠堅持下去。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