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鳳走雞來」的雙重解讀

2019-08-31 05:40

? 人氣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直播談青年議題時,發表「鳳凰都飛走了,進來一大堆雞」形容移工來台,引發爭議。(取自韓國瑜臉書直播)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直播談青年議題時,發表「鳳凰都飛走了,進來一大堆雞」形容移工來台,引發爭議。(取自韓國瑜臉書直播)

繼「瑪麗亞怎能當老師」遭到外界撻伐後,韓國瑜市長昨日在暢談青年政策直播的場域中,一句「鳳凰都飛走了,進來一大堆雞」的說法,再次引發外界議論。儘管其個人事後以「開玩笑」、「我也是屬雞的」企圖自圓其說,然恐怕都難逃輿論與對手的抨擊,讓當前已經趨於險峻的選情,更加雪上加霜。

對此,個人認為,就一個可能擔任國家元首的人物而言,雖說已進入民主時代,但「君無戲言」仍舊該是古今皆然;倘若一位總統老是以如此揶揄式的言詞發表國政,是否涉及歧視尚在其次,然似乎已然失去了最高領導人所應有的格調。試問,大家是否能夠想像,讓一個跳樑小丑般的人選,來帶領國家人民前進嗎?其實,在選民的意向上,選擇的要素,往往不在於所謂的政策牛肉;投票更多時候是一種直白感覺的投射反應,一種對個人人格信任的讚聲,打從心底的認為這個人適格擔任國家大位,就這麼簡單而已。基此,假若期欲謀取大位者,未能做到謹言慎行,總還是拘泥在傳統組織動員的泥沼,自恃能在順風中戰無不克,恐怕就要因此失望了。至少就我看來,這一票要投給說出「鳳走雞來」的韓市長,實在投不下去,畢竟壓根怎麼看就不覺得他像是個總統。

換言之,立基在準總統的角色,「鳳走雞來」的發言自然是一種絕對的謬誤。就好似公司的老闆一般,每日無情的指責下屬的不是,甚至對屬下不時祭出羞辱式的人格抹煞,試問誰會心悅臣服的逆來順受呢?心下絕對都存有忿忿不平的怨念,又怎麼可能會盡心盡力的在工作崗位呢!同樣的道理,外籍勞工進入台灣,縱然確實如韓市長所言,以貢獻勞動力的工作屬性為大宗,甚或有許多是從事已找不到台灣人願意投入的3K產業(指工作場域屬於「骯髒」、「危險」、「辛苦」的性質),但倘若真的缺少了這些勞動力的及時雨,則我們所倚重的工業、乃至於長照領域,都將立刻陷入到停擺的境遇。基此,站在一種「脣齒相依」的夥伴結構關係,從國家領導者的高度,道出類似的貶抑之語,當然是種失格,對於付出青春體力挹注台灣經濟成長的外籍勞工而言,多少也是一種傷害。

然而,從另個角度析之,如果將此番言論置放在政策討論的場合,是否真需要給予如此嚴厲的譴責,就有緩頰商榷的餘地了。儘管「鳳走雞來」讓人聽了確實不舒服,但還原談話時的情境,是在暢談青年政策的場域,其實也只是用以表述當前台灣人才流失的堪憂處境而已。(誰叫幕僚明知韓市長口無遮攔、快人快語的性格,還要選擇搞直播,才會讓政策討論成為公開談話,假若採事後再剪輯模式播送,也許今日就不會引發此番軒然大波了)按語意解析,「鳳」指的是高階、「雞」則意謂低階,其實只要隨手google一下,每每在勞動部新聞稿、抑或是相關學界的論著中,提到我國當前的人力情境,同樣也都普遍的以「高出低進」作為論述詞彙。試問:難道「低」指的就不是外籍勞工,用「低」就不涉及到言論歧視麼?若按同樣的標準,是不是那些曾經寫過「高出低進」的著作者,都需要向廣大的外籍勞工致歉呢?既是描繪相仿的情境,假若「鳳走雞來」等同於是「高出低進」的俚語版,則抨擊約定俗成的俚語,堂而皇之援引同樣意涵的詞彙,難道就沒有一種居高臨下的睥睨心態麼?

總結而言,回到最初的說法,同樣的一句話,因著角色與場域的差異,可能有著截然不同的意涵指涉。作為公開談話、甚至於是準總統格局的發言,「鳳走雞來」毫無疑問是失言,謙卑的出面道歉尋求人民諒解才是上策,再三硬拗的結果,非但無助於釐清真實,反而自失作為領導者的適格性,實為不智之舉。然而,如果是在政策論辯的場域中,「鳳走雞來」不過就是「高出低進」的同義詞,講述的只不過是台灣當前人力現況,本質上又何來貶抑之說呢?無奈,本次事件發生在對外直播的場合,確實是屬於公開的言論,坐實了失言的指控,著毋庸議。

*作者為成功大學政治經濟研究所博士,曾任勞動部機要秘書,現職為立法院法案助理

喜歡這篇文章嗎?

江欣彥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