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坤良專欄:安妮的神戲

2016-09-15 06:30

? 人氣

(圖/取自神戲@facebook)

(圖/取自神戲@facebook)

網路上看到有人熱情推薦《神戲》,並公開為它募集院線上映的資金。想起先前在金穗獎看過這部影片,至今仍然印象深刻。

《神戲》題材非常動人,主人公是越南清化的女孩阮安妮(1985~),她自小喜愛越南傳統戲曲,幼年進入河內的馬戲團學藝,十歲時成為國家馬戲團的成員。她的個頭不高,身材嬌小,柔軟度佳,在馬戲團專攻高空特技與軟骨功,經常赴國外──包括台灣演出。雖然號稱馬戲團,安妮參加的更像綜藝特技團。她是在跟團一行四人至嘉義演出時,被太保水牛厝的新麗美歌劇團團主張金湖看上,把她介紹給即將接班的獨子芳遠。從來沒談過戀愛的安妮,就這樣嫁入台灣中南部農村的歌仔戲家庭,成為台灣媳婦,也開始投入外台的演出,那時她才二十歲。

《神戲》裡的安妮讓人驚喜、心疼與佩服。她做的不是一般東南亞外傭,餐廳、工廠女工或為台灣郎生兒育女,當家庭主婦。她是用道地的台灣話演唱歌仔戲,在神明生作職業性演出。這是新住民在台灣生活、工作的另一種典型。以安妮的條件,如果不以嫁人依親方式來台灣,也應該是本地表演團體亟欲延攬的專業技藝人才。安妮嫁入新麗美時已懷有身孕,只能在一旁觀看戲班演出,或者下去當旗軍跑龍套,而後才漸漸成為最年輕的主要演員。新麗美公演時,會在戲台邊豎上寫著「嘉義太保新麗美歌劇團,全國唯一越南小姐演出」的長條形廣告布旗。

安妮的動作矯健,擅長歌唱,有豐富的表演經歷,這些都有助於學習歌仔戲,但對年輕的她來說,演外台歌仔戲不啻是一大傳奇,需要「天賦異稟」,以及後天不斷的努力。因為歌仔戲唱唸用日常語言,有時又用近乎官話的讀音,更加困難的是,外台歌仔戲做「活戲」、靠「腹內」功夫,由說戲人(或導演)講解情節大要,其他唱腔、唱詞、動作細節都要由演員自行設計、表演,並與其他腳色現場過招。因此,看起來散漫的外台戲,比起依文本演出、定譜定調、「死訣」的電視或內台歌仔戲,難度更高,更需要扎實的唱作功力與即興、應變能力。

安妮學歌仔戲是以越南拼音,一字一句記下台語唱唸,包括很文言的字句,如「身在崑崙,崑崙之間,有城千里,玉樓高十二,有俠仙女,瓊樓之闕,女神至尊……。」學會唱唸,再逐漸瞭解文詞的意思,很短時間內就能講流利的普通話與台語,也經常脫口而出「抓狂」、「見笑轉生氣」這些俚語,而且唸得字正腔圓。

安妮與先生有二個女兒,大女兒活潑俏皮,已能上台演戲,九歲的小女兒猶不能行走與言語,每天要洗腎十三個小時。影片中看到的安妮充滿自信、笑面迎人,只有談到小女兒時,才會淚眼汪汪,顯露內心的無限罣礙,也讓人看到她為母則強的女性特質。安妮另一個牽掛是對越南老家雙親的思念,談到父親因她遠嫁國外,像小魚游到大海一樣,好像失去一個女兒,因而罹患憂鬱症,讓安妮非常不捨。

喜歡這篇文章嗎?

邱坤良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