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碰一口毒就難戒?醫師、教師都陷毒癮求助,戒毒諮商師道無奈真相:他們的失敗,不是沒有努力過…

2019-09-05 08:10

? 人氣

一直無法離開毒品的人,真是因為「意志力薄弱」嗎?專家表示,成癮機制絕非單靠刑罰、靠意志力即可斷開。示意圖。(資料照,取自asiaone)

一直無法離開毒品的人,真是因為「意志力薄弱」嗎?專家表示,成癮機制絕非單靠刑罰、靠意志力即可斷開。示意圖。(資料照,取自asiaone)

「我就是覺得我能控制才去用,沒想到就上癮了……」一直無法離開毒品的人,真是因為「意志力薄弱」嗎?目前於戒毒協會擔任諮商心理師、輔導過上千位用藥者的李欣怡,過去在精神科擔任護理師便遇過不少用藥者,她一直好奇為何病人會進入犯罪與生病的循環,而日前講座上,李欣怡便分享用毒者被指責「意志力薄弱」背後的無奈真相──就連自以為可以「控制」毒品的實習醫師都不得不求助戒毒協會,成癮機制絕非單靠刑罰、靠意志力即可斷開。

教師、工程師、實習醫師都曾求助戒毒 用藥者就在你我身邊

一個人是為什麼會吸毒?中華民國解癮戒毒協會諮商心理師李欣怡坦言,最初她對用藥者的刻板印象一如常人,會吸毒就是因為「因為沒有正當工作」、「混混」、「被逼到走投無路」等,只是深入輔導過上千位個案以後,她發現原因並沒有那麼單純,一個人用藥原因百百種,也有大半用藥者看起來就是普通人,她曾問學員如何看待旁邊的用藥者,對方就說:「他們看起來滿『正常』的啊,又不像壞人!」

李欣怡輔導的個案大多為初犯,佔67%,但在被抓前已用藥5年、10年的大有人在;這些用藥者來自各行各業,有刻板印象裡的八大行業、黑道,但,「師」字輩的其實也不少,有工程師約砲被對方建議用藥「助性」,也有實習醫師自以為「可以控制」去用藥就上癮,也有一些個案是老師、抱著滿滿罪惡感想說自己為何為人師表「說一套做一套」。

吸毒、毒品、毒癮、用藥者示意圖(rebcenter-moscow@pixabay)
使用成癮性藥物的人百百種,共同的困境是難以脫離。示意圖。(rebcenter-moscow@pixabay)

使用成癮性藥物的人百百種,共同的困境是難以脫離,而說到為何一開始要用毒,李欣怡說大多是因為好奇,但絕不是第一次好奇就去碰,這些人若發現身邊有用藥的朋友,通常會有個「觀察期」:

「他們默默觀察發現,朋友好像用得還不錯,例如創作上變得很有才華、唱歌變好聽、好像都不用睡覺,如果某天這個人碰到情緒低迷、大家喝完酒之後朋友慫恿一下──你覺得會不會想試看看?這是他的好朋友喔,好像沒什麼事情啊,而且好像跟媒體說的不一樣啊,他們就會覺得該相信朋友,而不是媒體說的……」

情緒低落、信任朋友、「好像沒什麼事情」──重重因素加起來,一個再平凡的人也會成為大眾口中的「毒蟲」,這些人或許就在你我身邊,而他們吸下第一口毒品以後要面臨的,是腦傷與成癮的深淵。「大部份不是不想戒,是找不到新的出口。」李欣怡說。

(延伸閱讀:把吸毒者全抓去關,就不會再犯?律師點破問題:生活困境沒有解決,會再用毒尋找出口

會再次用毒是「意志力」不夠?殘酷成癮與腦傷真相:不是沒努力,但已被藥物綁架大腦

「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過『會再次用毒就是意志力不夠』這句話,但『意志力』在哪?就在前額葉這區,他就是受傷了……他們的失敗不是沒有努力過,夠努力了。」李欣怡說。菸、酒、檳榔、咖啡因、糖都是易成癮物質,然而成癮性藥物影響更劇烈,精神性的藥物直接攻擊大腦,造成無法克制的心癮、影響人際關係,用藥帶來的快樂感過於強大,一個人類就此被藥物綁架,對用藥以外的事情漸漸毫無興趣。

曾經的用藥者、如今的戒毒分享志工小胖於講座分享,他兩次因為用藥被抓時,最難忘的是媽媽趕到派出所說:「你有沒有吃飯?會不會餓?沒關係,我們一起面對。」但他也記得用藥以後的自己對媽媽越來越冷漠了,以前媽媽連剪指甲流血都會衝去拿醫藥箱替她包紮,但開始用藥以後好像都忘記了,一次媽媽打電話請他陪伴去醫院,他說可以自己去、可以找姐姐跟阿姨去,媽媽再三說想要的是小胖陪他卻聽不懂,直到媽媽說「拜託」,他才說:「妳都說拜託了,我就回去吧,不然咧。」

「我變自私了、我好像變一個人了,我媽說你不是我兒子、我兒子去哪了、你還給我,這是我整個過程中最大個性上的改變……」小胖嘆。本來他的記憶力也很好,換工作卻連一件小事也記不得,最大的不同是:「我遇到事情當下只有兩個觀念,對、不對,可以、不可以,喜歡、不喜歡──我變極端化了,我沒有思考只有回答,面對事情我只會直接解決,這是幾個對我本身的傷害。」

用藥帶來的不可逆損傷,是整個掌控吃與生理感官的原始腦被活化,也影響前額葉的思考與自控功能。李欣怡說,當大腦受到成癮性藥物刺激,分泌的多巴胺強度差距太大,一般狀況下一個人可能只要吃一頓美食就很開心,但用藥者透過毒品讓自己開心,而據研究若吃美食可以得到的快樂是100分、安非他命可能高達1000分,那多巴胺是爆表的,用藥者自然對於毒品以外的事情失去感受力。

最難解是心癮:想逃避壓力的時候,會覺得跟「他」在一起就不用處理問題…

成癮性藥物帶來的感官衝擊是具支配性的,而李欣怡說,一級毒品如海洛因帶來的影響是身癮,包括身體盜汗發抖、坐立難安、幻覺等,再次使用是為了緩解身體上的痛苦,然而二級毒品的問題主要在於「心癮」,也是戒癮困難點。

有些用藥者入監可以好幾年都不用藥、一出獄又用了,那個機制,李欣怡說有點像戀愛:「你明明知道該忘記這人,但忘不了,很想用,夜深人靜想到他有種想在一起的感覺,明明知道在一起不會有好結果,但很難找到替代品,朋友可能跟你說『忘掉這個人,他只會給你傷害』,但你想逃避壓力的時候,會覺得跟他在一起就不用處理問題……」

吸毒、毒品、毒癮、用藥者示意圖(PhotoLizM@pixabay)
據中華民國解癮戒毒協會調查,繼續用藥的前幾名原因包括情緒(82%)、人際(78%)、工作問題(59%)。示意圖。(PhotoLizM@pixabay)

據中華民國解癮戒毒協會調查,繼續用藥的前幾名原因包括情緒(82%)、人際(78%)、工作問題(59%),而所謂情緒是何種情緒?「我本來以為是人生挫折,結果是無聊的時候、空閒的時候……我很多學員是不想用藥的,但會用的朋友聚在一起他很難抗拒,一群朋友聚在一起會想用毒品讓大家聊得更投入,會形成心理學上愛與歸屬的感覺,那東西是很強的正向連結,要切斷這個非常困難……」李欣怡說。

如果一直習慣以成癮性藥物解決問題,這個「情緒-用藥」的迴路會越走越深,甚至光是看到吸食器就會想用藥,該如何打斷這樣的連結,李欣怡說是勢必要努力劃底線,除了「打死不用」的原則以外也要替情緒找出口,產生一個解決情緒的新習慣:「我很常問他們:不用就沒事了嗎?完全停用就沒事了嗎?腦還是可以恢復,只是要很努力練習,想想我情緒不好還能做什麼。」

以小胖戒癮的經歷來看,他在協會學會每天練習自己的心情,包括「煩」是為什麼煩,長期下來他已經忘記要用藥了,也會靜下來想:「如果我今天還要走回頭路,協會學到的不是浪費時間,是人生自由的時間都沒有了。」

戒癮過程中小胖慢慢學會面對自己情緒的方式,而後若有過去毒友要找他,他也會提醒:「我被抓過喔,我的電話跟line都沒換過,要找我的話要考慮一下。」擔憂被警察監控的毒友便會就此退卻,若真的要見面也會約在公園、健身房、咖啡廳,避免過去在朋友家用藥的狀況再次上演。

「還有,我問自己──如果真的要用,我會得到多少、失去多少?」這是小胖抵抗誘惑時給自己的考題。改變小胖的並不是兩次被逮捕,而是經過一連串戒癮練習重建生活的歷程,而那些沒能現身分享的戒癮失敗經驗者,正是藥物強烈成癮性下的受害者。「他們是一群需要被幫助的人。」李欣怡於講座開頭這句,正反應用藥者的困境。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