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陳明文沒問題?蔡碧仲問題大了!

2019-09-07 07:20

? 人氣

民進黨英系大將立委陳明文(中)高鐵掉了三百萬現金,失而復得,惹出其他爭議。(顏麟宇攝)

民進黨英系大將立委陳明文(中)高鐵掉了三百萬現金,失而復得,惹出其他爭議。(顏麟宇攝)

高鐵(夜路)坐(走)多了,總會碰到鬼,這說得是民進黨英系大將、志在下屆立法院長的立委陳明文;馬屁(護航)拍多了,難免撞到牆,這說得是急乎乎為陳明文抱著三百萬現金趴趴走,非關洗錢辯解的法務部政次蔡碧仲。本來這卡裝著三百萬現金,再怎麼奇怪,套用陳大立委的說法,還能是家務事(給兒子的創業基金);蔡碧仲一出口,「家事」立馬擴大成為「國事」。

這卡皮箱,有這麼嚴重嗎?

高鐵現金皮箱,有人送,有人收

上一次高鐵發現「現金皮箱」是在三年多前,涉嫌收受標案廠商賄款的前立法院秘書長林錫山,事前告知送賄廠商他預定搭的高鐵車次與座位,林錫山在烏日站上車,廠商在新竹上車桃園下車,裝著七百萬現金的皮箱留在座位,交款過程不過十七分鐘。林錫山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未料早就全程跟跟監蒐證,當檢方在庭上拿出證據,林只能供供認不諱。林錫山雖非「抓個現行」,但被跟監三年。

有此前例,莫怪陳明文的三百萬皮箱「案發(失而復得)」後,陳麗玲律師在臉書貼文提出「另一個傳聞版本」:視財貨為糞土的不是陳明文,而是陳明文原欲交付的「那個人」,陳明文要給,「那個人」拒收,陳明文倉促下車,「那個人」棄皮箱於不顧,結果才被高鐵拾金不昧,陳明文神隱兩天,有勞兒子陳政廷出面說這是陳明文給他的菲律賓珍奶店創業基金。

陳政廷創業,老父給錢,人之常情,無可非議;被非議只有一個原因:三百萬是現金!抱著現金境外開店,台灣不管,菲律賓都不可能不管;連同黨立委余天都忍不住調侃,給兒子錢在家裡給就好,把錢帶上高鐵幹嗎?

為陳明文辯護,是律師不是法務部次長的事

陳明文出面第一件事,先聲明兒子不創業了,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萬兩嗎?第二件則是說明錢都是家裡拿出來的,家裡怎麼有這些錢?他說是分次提領,沒有洗錢問題;陳明文得對嗎?若是家裡拿得三百萬,還是要追究家裏哪來這麼多現金?前一陣子檢調偵破地下換匯,就是破門而入追現金;分次提領是只是避開「必須通報」的五十萬上限,不表示分次提領就不是洗錢,重點還是要看錢領的用途和流向。

所有的疑點必須陳明文自己解決,這是他遺失在高鐵上的現金,錢從何來要往何處去?蔡碧仲不開口,不論是有人向北檢告發陳明文兒子陳政廷涉嫌洗錢,或者嘉檢剪報分案,都是陳明文一個人的問題;結果才告發才分案,蔡碧仲就為其開脫,指根據法令分次提領「沒有問題」,「很多人都規避通報」,只要每次提領不超過五十萬元,法律不能強制他申報,蔡碧仲大概忘了,他已經不是為陳明文汙水下水道弊案的辯護律師,此刻他是法務部政務次長,不論洗錢、貪瀆或行(收)賄,法務部都是偵辦主體檢察官的主管機關。

結果呢?他曾為陳明文辯護律師、妻子是嘉義小英之友會會長、女兒在民進黨中央任職全被挖出來,甚至有他能上位就是基於陳明文推薦的說法,蔡碧仲從基層律師攀上英系關係,到底靠自己的專業還是靠政黨人脈?見仁見智,但他對「司法獨立」、「行政中立」顯然認識不夠,隨便舉例,民進黨卡管案中令人瞠目結舌的「跨部會專案小組」,提供法律意見的主要就是蔡碧仲,從大學法、證交法、行政程序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乃至公務員服務法,他提供的法律見解一塌糊塗,以至搞到台大獨董教授滿校園,赴陸講課的教育部長一雙,如果他能就法論法,提供正確的諮詢,「管案」豈會深陷沒有停損點的黑洞?

20190328-法務部次長蔡碧仲28日出席立院司法法制委員會。(顏麟宇攝)
法務部次長蔡碧仲為陳明文三百萬現金辯解,反遭批評。(顏麟宇攝)

司法不能忘情於政治,何妨「回歸」政治?

再比方說,他在九合一選舉前三個月派代花蓮縣長,意氣風發要辦傅崑萁,三個月後,他卸任前痛批「前朝」(傅縣府)違法亂紀,要出書「揭弊」,檢察官出身,竟不知「公務員因執行職務知有犯罪嫌疑者,應為告發」?出書爆料不辦案,這是哪門子司法專業?遑論他在派代花蓮縣長前一天,還迫不及待出席友人競選總部成立大會,所謂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身在查察賄選主管機關的一天,跑到競選總部不查賄只握手,顯然政黨關係或政壇人脈,遠超過他對司法的獨立的信念。

蔡碧仲事後辯解,他是就通案講話,非關陳明文個案,這個更糟糕,藍委質疑這是法務部政次「教唆洗錢巧門」,根據洗錢防制法,曾多次提領累計一定金額,金融機關還是要通報洗錢防制中心,民眾若聽信蔡碧仲之言,分次提領不申報,可以試試看能提領幾次?更重要的,陳明文身為(民選)公職,本身就是洗錢防制的監察對象,蔡碧仲無法協助偵查,至少不能妨礙偵辦。

三百萬現金皮箱案會如何收場?陳麗玲律師呼籲高鐵公布陳明文同車廂影像,找出「那個人」,高鐵敢不敢保留影像並提供檢調?可能衍生出另一個故事;作家顏擇雅建議陳明文放棄立委選舉,是個方法,至少讓三百萬可能流向「未遂」;至於蔡碧仲,既無法忘情於政治,厠身於司法,自己難受不說,平白讓司法遭到懷疑,何苦來哉?不妨慎重考慮陳明文稍早的建議:回鄉參選,「專業搞政治」,讓井水、河水各走各的路。

本篇文章共 7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20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