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專文:一顆台灣建國彗星的殞落─敬悼謝聰敏先生

2019-09-10 07:10

? 人氣

前立委謝聰敏8日病逝。圖為謝聰敏出席「落實轉型正義與國家人權願景說明會」 。(顏麟宇攝)

前立委謝聰敏8日病逝。圖為謝聰敏出席「落實轉型正義與國家人權願景說明會」 。(顏麟宇攝)

剛送走老友鄭紹良先生的星期天(9月8日)傍晚,謝聰敏夫人來電,告知我最不願聽的消息:謝聰敏先生走了。

她很低調,希望我幫她寫一篇800字的故人略歷,喪禮一切從簡,不發訃聞,不舉行公開告別儀式,僅在教會有一場家庭追思禮拜。

我整晚輾轉難眠,想到他近年來健康狀況每下愈況,有時會覺得死後無病無痛,反而是一種解脫,而好友鄭紹良前不久才告訴謝太太,等他這一趟家庭旅行回國後,會去探視聰敏兄,會不會紹良兄也不忍他身體的病痛,悄悄的來把他帶回天家了呢?

果然聰敏兄過世的消息,我一早起床,就有美國的朋友傳來訊息,接著來自四面八方,很多人詢問。聰敏兄,您不寂寞啊,很多人感念您對台灣的付出啊...

我清楚記得,1978年,中壢事件剛過不久,我決定和陳鼓應在台北市聯合競選,很多獨派朋友反對,認為我不應該和統派在一起,謝聰敏獨排眾議,他跑去向田朝明醫師等朋友解釋說,當前黨外勢力太小,大家要先團結起來對抗國民黨;然後他又很認真的告訴我:「我買了一台影印機,你有需要的話,可以到我那裡去印。」原來他當年的自救宣言就是少了影印機,否則他也不必被關那麼久啊。

三十年後重印的自救宣言。(陳婉真臉書)
三十年後重印的自救宣言。(陳婉真臉書)

1934年出生於彰化二林的謝聰敏,就讀彰化中學時,因為考試時把答案偷偷傳給同學抄,兩人雙雙差點被退學,朋友的父親去說情後,他轉學考上台中一中;台大政治系畢業後,就讀政大政治所時和刺蔣英雄黃文雄相識,他要印自救宣言前先請教新聞所的黃文雄,黃文雄介紹家中開印刷廠的黃姓同學,同學說,陳鼓應的稿子都是在他家的印刷廠印的,不方便再印謝聰敏的東西,但他教謝聰敏一些「撇步」:自己去買鉛字,自己排好版後再送印,以逃避特務的追查並降低風險。

「我們當年的自救宣言,我只是希望把事實講清楚。我參考共產主義者的思想寫成一篇宣言,因為魏廷朝文筆比較好,我就請他潤飾,不過他沒有改;後來彭明敏教授說文章不要太長,就把文字減為1000字。不過,在送印刷廠印刷途中,就被人檢舉而全遭查扣了。」

「自救宣言案」謝聰敏被判刑10年,1970年假釋出獄,正好海外發生424事件,他唯恐黃文雄的家人被報復,特別帶紐約時報記者 Donald Shapiro 到黃家採訪,記者反而擔心謝聰敏會被抓。

謝聰敏說,刺殺蔣介石的接班人,在當時是極度危險的事,唯一可以保護黃文雄的家人不被特務報復的方法,就是讓統治者知道外國媒體記者很關心黃家人的安全,萬一真有什麼事,外媒的報導會讓蔣家吃不消。

特務不敢當場逮捕謝聰敏,卻在1971年以謝聰敏主導花旗銀行爆炸案羅織,也算是對於彭明敏成功逃離台灣的報復,可以想見,這次坐牢,謝聰敏受到更多酷刑,後來是因為他拜託一位日籍難友出獄時幫他帶信(謝聰敏前一天洗澡後,把寫好的書信放在垃圾桶旁,隔日,難友等出獄前搜身過後,假借要上廁所,到垃圾桶旁拿信,才成功「偷渡」信件,後輾轉登在紐約時報,外界才得知謝聰敏已被上腳鐐,意味可能被判死刑,而由台獨聯盟在海外展開救援行動,謝聰敏得免一死。)。

謝聰敏說,當年因為年輕,被刑求到兩肩脫臼而不自知,直到近年年歲漸長,又因出獄後吃了很多傷藥,洗腎多年,才發現經常全身痠痛難耐,醫師檢查告以他的兩肩都已脫臼多年,無法復原也難以治療──那種酷刑造成的終身傷痛是正常人身心難以承受之痛。

老母喜迎黑名單歸國的兒子謝聰敏。(陳婉真臉書)
老母喜迎黑名單歸國的兒子謝聰敏。(陳婉真臉書)

近年來,黃文雄自己的健康也有一些問題,卻常想到老友,他曾特地到謝聰敏家和他聊天,還貼心的讓謝太太外出稍事喘息。

去年黃文雄的弟弟黃富雄因肺癌辭世,身為大哥的黃文雄說他們不舉辦傳統的告別式,只在家中邀請黃富雄生前好友,大家隨意聊聊,每人以各自的方式向故人道別、向家屬致意,謝聰敏也特地趕到黃家,老戰友聊起往昔,彷彿又回到半世紀前意氣風發的年代。

黃文雄說,謝聰敏從學生時代就無時不刻想顚覆國民黨政權,謝聰敏還曾和李聲庭兩人一起到陸軍官校教書,打算徹底從軍中造反,那時他們的用語是「ㄎㄧㄝ(促音)番仔火(點火)」。

謝聰敏說:「你不說我都忘記這件事了。」他說他只是書呆子,他的畢業論文寫的是〈憲法保障的人身自由〉,舉了很多白色恐怖的不當逮捕案例。他和李聲庭兩人到陸軍官校教書時,他們考試是用是非題,兩人想了很多很特別的題目,目的是給陸官學生一些民主洗腦。

謝聰敏說,他的指導教授劉慶瑞和彭明敏交情很好,謝聰敏的論文讓劉慶瑞印象深刻,還和彭明敏談及此事,因此,當謝聰敏為了自救宣言的構想去找彭明敏時,立刻就得到彭明敏的同意。

謝聰敏先生於1979年赴美,黑名單解除後返台。在美期間,他將許多戒嚴時期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故事寫成專書《談景美軍法看守所》(臺北前衛),是揭發國民黨早年惡行的重要著作。曾任第二、第三屆立法委員,總統府國策顧問。

謝聰敏夫婦帶唐培禮牧師參觀景美軍法看守所,說明自己當年被關時的情景。(陳婉真臉書)
謝聰敏夫婦帶唐培禮牧師參觀景美軍法看守所,說明自己當年被關時的情景。(陳婉真臉書)

1991年,謝聰敏在故鄉二林競選國大代表時,遭到二林黑道圍毆入院,他控告黑道行徑,卻遭反控,事後寫一本《黑道治天下》(1995),詳述國民黨政權與黑道勾結治國之本質。

2000年政黨輪替後,陳水扁曾宣示拉法葉案「動搖國本也要辦」。時任總統府國策顧問的謝聰敏很認真的去追查真相,卻一再遭受阻力,並因而退出民進黨(但也因而成功追回8.75億美元的法國政府賠償)。他支持一位記者將追查的情況寫成書:《誰動搖了國本──剖析尹案和拉法葉弊案盲點》(2001)。

有關他的事蹟,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以多年時間訪談,編著成書《臺灣自救宣言──謝聰敏先生訪談錄》(2008臺北國史館)。

謝聰敏與拉法葉案重要關係人鐘古夫人。(陳婉真臉書)
謝聰敏與拉法葉案重要關係人鐘古夫人。(陳婉真臉書)

早年白色恐怖受難者出獄後,無論社會與家庭的接納等方面,都遭遇到很大的困難,謝聰敏先生擔任立法委員期間,特別致力於推動戒嚴時期不當審判受難者的平反與補償,並持續關心許多受難者財產遭到沒收追討無門的問題。

為此,他鍥而不捨的到監察院追究戒嚴令頒布之不當。案經監察委員黃煌雄、劉興善及葉耀鵬受理並提出調查報告, 2010年8月11日經監察院司法及獄政、國防及情報委員會通過,認為當年發布戒嚴程序可能有瑕疵。因為戒嚴令並沒有經過總統(李宗仁)簽署公布,並主張本案應由司法院大法官最終認定相關法律效力。

曾經擔任過法務部長的施啟揚是謝聰敏的同學,他告訴謝聰敏說,真要逐一平反當年那麼多相關案件,臺灣的司法會因負荷不了而「當機」;不要說其他案子,光是退還沒收的財產一事就可能要編列幾千億的預算。這些被沒收財產的受害者中,台灣人、外省人,甚至國民黨裡的人也有,「所以我推動這些案子時,起初國民黨試圖阻擋,到後來阻擋我的人反過來拜託我積極去做。」謝聰敏說。

謝聰敏近年因為健康狀況不佳,鮮少出門,但依舊關心時事,他的一生做出了很多台灣人所不敢做的事,為台灣戒嚴時期不當審判受害者得到起碼的補償,我曾說,受難者不應該只得到補償,政府應該道歉並賠償,他樂觀的說:「那是下一步我們要做的事,接下來就要求賠償!」

他也不斷在想要如何彌平本省人和外省人間的嫌隙,不時給我們一些他的創見。

而今,這些他的未竟理想,會不會隨著他的逝去而消逝?眼看他生病這些年過的深居簡出的生活,是年歲限制了他無窮的愛鄉情懷,後來者能體會嗎?他的理想也是我們的共同理想能實現嗎?

*作者為台獨運動者,文史工作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