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軌道當公車,當然是專業零分的政治買票

2019-09-11 07:30

? 人氣

行政院長蘇貞昌宣布高鐵將延伸到屏東;這是錯把軌道當公車,是專業零分的政治買票。(屏東縣政府提供)

行政院長蘇貞昌宣布高鐵將延伸到屏東;這是錯把軌道當公車,是專業零分的政治買票。(屏東縣政府提供)

行政院長蘇貞昌周二南下屏東視察時,宣布高鐵南延到屏東定案,高雄捷運紅線也要從小港延伸到林園、甚至再延伸到屏東東港、潮州。蘇貞昌強調,政策規畫要有遠見、魄力,要從提升國家整體競爭力的目標出發。

一個爭議性大而討論經年的計劃,在大選前數個月定案,更兼離譜的把軌道建設當公車開路線在玩,這當然是毫無專業的政治買票行為,可悲的是後面的人要為這個黑洞支付難以估計的代價。

高鐵延伸屏東案早已提出,但成本效益的疑慮大;蔡政府一上台,這個議題就已吵過一次,當時交通部長賀陳旦以專業考量為依,對抗了政治壓力、更拒絕和稀泥,讓高鐵延伸屏東案「繼續研究」。幾次專家委員開會,專家學者都難對此路線背書,因為帶來的運量少、效益低、成本高,依照學者看法,在財務與經濟效益都高估的情況下,其投資效益「仍未能達到可接受的水準」,因此在專業上「不可行」。

顯然學者專家的「專業不值錢」,他們說此計劃「專業不可行」的話也別理睬,蘇貞昌是直接就宣布高鐵延伸屏東計劃「定案」,至於在4條規畫路線中該採用那條路線,就「重專業委員的路線評估」─這時候才突然尊重起專業與專家了。

高鐵延伸屏東的效益低,其實已有前例可參考;高鐵原先規劃7個車站,通車後因為「政治考量」而增加苗栗、彰化、雲林等3車站,基本上就是讓西部走廊上,高鐵經過的縣市都設有車站,這是台灣近十多年流行的「平等、平衡思想」,從「一縣市一大學」到「一縣市一車站」。

但後頭因政治考量增加的車站,因為人口少產業較不發達(苗栗、雲林站)、或是鄰近有其它大車站(彰化不少民眾是從台中站進出),通車後的流量都慘不忍睹,平均每天出入乘客大概在3千多到6千多左右,而屏東站預估的平均每天運量大約就在4千人左右。從這些數據就可看出,屏東站的真正需求有多高了。

至於高雄捷運紅線方面,高雄市府正爭取捷運紅線從小港區延伸至高雄林園區,蘇貞昌說他指示交通部要全力幫助高雄市政府,同時強調,捷運紅線不只延伸到林園,甚至可進一步延伸至屏東的新園、東港,也可延伸到屏東潮州,這個構想可以和捷運紅線延伸林園的計畫一併進行。蘇貞昌強調,政策規畫要有遠見、魄力,要從提升國家整體競爭力的目標出發。

這是一段完全無專業、信口開河、不知所云的話,除了視為院長重回屏東老家過於興奮而脫口說出外,實在不知該如何談起。

台灣的捷運可定義為城市軌道運輸系統,因為列車有多輛車廂聯結,所以運輸量大─最高可達到每小時單向運輸6萬人;因為有專用軌道,因此絲毫不受尖峰道路交通塞車的影響。因人口成長、交通量增加而飽受塞車之苦世界各大都會,幾乎都以捷運拯救交通,其效果也確實良好─老台北人只要比較捷運通車前後的交通情況就了然於胸了。

但捷運也有一個大問題:興建成本高、營運成本亦不低,必須足夠的運量支撐,否則會賠到死去活來。所有評估捷運計劃時,第一要件就是看預計興建捷運的運輸走廊的需求高低;第二則是看當地公車(大眾運輸)使用率如何,地方民眾全部習慣騎機車、開車的地方,也不必寄望蓋個捷運就能改變交通習慣。第三則是越是捷運線末端路線,需求量會越低力,因此不能無限延伸下去。

以這些標準看,高雄捷運紅線要延伸到林園已經是「勉強又勉強」了,再延到東港就是荒誕,再延到潮州,就只能說是夢話囈語了。這種延伸方式,儼然就是把捷運當成公車路線規劃一樣,可隨意又無限延伸。如果以台北市與新北的人口總數與密度,每天有200萬運量、經營超過20年的台北捷運,猶只能在盈虧之間擺盪,高捷延伸潮州到底要賠多少才夠?

至於蘇貞昌強調的「政策規畫要有遠見、魄力」,確實該如此,但更別忘了:專業;如果蘇院長有點專業,他的「遠見」應該是讓他看到2022年,台灣就要變成人口衰退國家,「人口為交通之母」,這時台灣豈該再一直投資增加軌道建設?他的「魄力」更應該用在拒絕這種只見政治需求、缺乏效益、後患又無窮的計劃。

蔡政府首任交通部長賀陳旦在面對各地方政府要求的軌道建設時,說過一句非常經典的話:「軌道建設容易生,不容易養」; 這句話應該會再繼續適用百年;但當蔡政府在急著丟掉這位只看專業、不輕易作政治妥協的部長時,卻也同時丟棄掉所有專業、良知,未來民眾就等著養這些不該生下來的軌道建設吧!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