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春鴻觀點:勇氣是重壓下的優雅

2019-09-20 06:40

? 人氣

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左)和高雄市長韓國瑜(右)。(資料照,蔡明志攝)

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左)和高雄市長韓國瑜(右)。(資料照,蔡明志攝)

郭台銘不參選總統了。他透過辦公室發表的「退選聲明」中說 : 「我一直在思考:什麼是真正的承擔? 一肩挑起是承擔?又或者,放下才是真正的承擔?」相對於也算新聞的呂秀蓮宣布接受喜樂島聯盟推薦參選總統,她當然自認為是「當仁不讓」,是一種氣派;那麼,郭台銘如果真的全然「放下」,顯然更需要「勇氣」,更是一種氣派。這讓我們想起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John Kennedy,1917-1963),在他一本普立茲獎獲獎作品《當仁不讓》中,闡釋了一些偉大的政治家是如何以行動表現在「勇氣」和「政治」之間的關係。

海明威(Ernest Miller Hemingway,1899-1961) 給「勇氣」所下的定義:「勇氣是重壓下的優雅」。勇氣的意義,像政治動機一樣,常常被人誤解。有人讚賞公眾人物勇敢打拼激動精彩的演講,卻沒有注意勇敢的背後是否有足夠的實力支持;有的人把別的時代見義勇為的美德套在眼前政客的言行,卻沒有理解勇氣在不同的時代具有不可互用的背景。政治勇氣的辨別比起見人落水奮身救人的勇氣複雜多了。

沒見過甚麼是不雅,你不會知道甚麼是優雅的

臺灣的總統候選人確實都在重壓之下,但是他們表現出來的身段,只看到互嗆互酸,一點都不優雅。一般人在重壓之下,會變得喘不過氣來,那是因為這些壓力可能讓自己失去一些什麼重要的利益。所以,真勇氣和假勇氣的差別?海明威教我們一個非常容易辨識的方法,那就是看他是不是在重壓之下,還能表現「優雅」的身段。但是大家要睜亮眼睛,這種身段不是表演出來的,而是自然形成的。

20190917-鴻海創辦人郭台銘不參選2020年總統選舉,郭台銘17日發表影片指出,他參選總統不是為了個人私慾或是政黨與派系的利益,是想為中華民國拚經濟與拚未來。(取自郭台銘臉書影片)
鴻海創辦人郭台銘(見圖)宣布不參選2020年總統選舉,17日在臉書發表影片指出,他參選總統不是為了個人私慾或是政黨與派系的利益,是想為中華民國拚經濟與拚未來。(取自郭台銘臉書影片)

勇氣的誕生以及優雅的展現,但看他能否「完全忘掉自我,致力於實現崇高原則」,看他是不是真的「愛公眾勝過愛自己」。老子言:「善人者,不善人之師;不善人者,善人之資。」荀子說:「見善,修然必以自存也;見不善,愀然必以自省也。」至於甚麼才是優雅,甚麼則不是,老子和荀子的這兩句話正好給我們做參考。不要對候選人的鄙俗的起手式及粗野的言詞感到厭惡,因為它正是教育我們甚麼是「優雅」的「善人之資」。沒見過甚麼是不雅,你不會知道甚麼是優雅的。

「多數人專政」與獨裁主義本質上並無不同

在重壓下還能自然優雅,多不容易啊!天下有沒有這種人呢?被認為是美國史上最明智、最無私的總統約翰·亞當斯 (John Adams,1735-1826),他在其著作《捍衛美國憲法》中寫到:「事實上,誰都不會熱愛公眾勝於熱愛自己」。他甚至早就看出所謂的民主制度,很有可能成為「多數人專政」,並且指出它會對真正的民主造成什麼樣的威脅。所謂「多數人專政」的威脅來自多數人的權利和意願可以在推行強制「民主」,使它形成唯一思想,這與獨裁主義本質上並無不同。尤其當投票者實際上只是選民中的少數人,即現今自稱是所謂「發達民主」的台灣,威脅就更為明顯。通過「多數當選」的選舉制實現民主與可統治性的交換,允許少數投票者,也就是少數選民選出的少數人獲得立法院多數席位。如此這般,「多數人專政」就被愚蠢地偷樑換柱,變成了「少數人專政」。這正是蔡英文政府4年來,甚至連理想派的台獨人士都對她嗤之以鼻的主因。

喜歡這篇文章嗎?

鄭春鴻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