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呂秀蓮VS.羅智強─平行時空的黃金交叉

2019-09-20 06:20

? 人氣

前副總統呂秀蓮將連署總統,重點不在當選,而在推動和平中立(公投)。(盧逸峰攝)

前副總統呂秀蓮將連署總統,重點不在當選,而在推動和平中立(公投)。(盧逸峰攝)

呂秀蓮,七十五歲,桃園客家人,民進黨(脫黨進行中),一生奉獻政治,歷任立委、縣長、民進黨主席、副總統;羅智強,四十九歲,國民黨,投身政治二十年,曾任總統府副秘書長,去年底才剛當選新科台北市議員。這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最近分別做著同樣八竿子打不著的事,呂秀蓮登記連署獨立參選總統,羅智強不選舉却每天早晚兩班街頭演講,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人,用風馬牛不相及的方法,却都指向同一個目標:公投─被民進黨關進鐵籠的公投!

他們兩個人的努力,到底能達什麼效果,實在很不樂觀,但藍綠兩個世代的政治人物,選擇不同的方式,對一件法案表達近乎相同的看法,其實正是蔡英文主政下,法制為所欲為的一個典型案例。

反共反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

呂秀蓮參選但肯定選不上,照她自己的說法,做為獨立參選的總統候選人,至少可以有四十五天談和平中立(公投),這是她代表喜樂島總統的主要政見,事實上,也是過去三年她所努力的目標,包括去年九合一選舉,她一度準備參選台北市長,為的也是宣揚和平中立;她用盡力氣推動和平中立公投的連署,不過却被中選會以「逾期補正」的理由駁回,她認為已經在限期內掛號補正,公部門因為連假收到時已經逾期,但在法律上,她是站得住腳的,想當然耳,沒人理她的法律見解;更讓她錯愕的是,就在她還在爭執公投案沒逾期之際,立法院六月十七日三讀通過公投法修正案,公投與大選脫勾,她爭與不爭都失去了意義。

公投法兩年二修,先是降低門檻,把鳥籠打開了,沒想到民進黨九合一敗選之後,第一件做的是就是公投與大選脫勾,定期公投兩年一次,甚至連署公投要附身份証影本(在呂秀蓮抗議下,這條沒過),形同變相沒收公投;除了呂秀蓮,民進黨無人意識這樣的修法背叛民進黨曾經執守的理想和信念。套用呂秀蓮的話,「民進黨頭痛鋸腿」,九合一選務混亂,最大的責任就在民進黨,因為廢了公投審議委員會,一個選人一個選事(政策),却併在一起全丟給中選會,能不亂嗎?

如果蔡英文沒有承諾「全黨配合」(和平中立公投),呂秀蓮或許不至於如此氣結,蔡英文治下的民進黨,變貌成了當年民進黨痛恨的國民黨,小到立院黨團成了府院的橡皮圖章,大到「以愛台灣之名限縮直接民權」,「反共反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如今,「反中」成了民進黨的金鐘罩神主牌,一以貫之的呂秀蓮却成了民進黨的異類。

凱道集會後繼續反鐵籠公投,沒有第二人

呂秀蓮是選不上,羅智強則根本沒參選,每天站在街頭講一個國民黨其實未必習慣,民眾多半無感的公投法,到底所為何來?不要以為街講很容易,每天兩班不問風雨,站在十字路口,等著紅燈一到就開講,綠燈一亮就走下木箱,演講對象甚至連路人都甚少,能聽到的是流水般的機車騎士,友善的側頭望望打個招呼,不友善的理都不理,然而,從他揚言要講一百場以來,已經完成七十二場,講台北不夠,還講全台。放眼望去,國民黨沒有第二人。

國民黨重視公投嗎?看不出來,公投修法前的「鳥籠」就是扁政府時代的國親多數的立法院打造,國民黨防的是統獨公投釀災;十六年過去,重新在野的國民黨,才真正嘗到公投的甜頭,不過,九合一所有與政府唱反調的公投即使全過關,却無一案能落實,國民黨還沒回過神,公投就被沒收了。國民黨不重視公投嗎?却也未必,就在公投法變鐵籠後三星期,國民黨藉七七抗戰紀念日,舉辦一場反鐵籠公投的凱道集會,當時總統初選參選人全到齊,不過,全場談公投聊聊無幾,成為另一場初選造勢會。兩個半月過去,羅智強成了國民黨還在談公投的唯一一人。

羅智強,很國民黨,却又很不國民黨,選市議員前他說臉書粉絲頁破百萬就參選總統,沒人把他當回事,如今臉書破百萬不說,他已經是藍營網路大腕;總統初選韓粉郭粉在他的「野台」大戰,他二話不說關掉野台,也關掉自己的言路(停上政論節目),直到郭台銘宣布退選,他才重新出關;競選市議員自己沒廣告,却把募得款項分送六都市長做「拒投民進黨,台大有校長」或「一一二四滅東廠」公車廣告,國民黨九合一大勝,所有人的目光聚焦「韓流」,他已經轉身投入沒人理的公投。

政黨在權力追逐之外,需要寂寞而清醒的人

任何政黨都需要寂寞而清醒的人,呂秀蓮自扁政府時代,在民進黨就是刺眼的存在,但也唯有她,像只警鈴,時不時作響一番,極端刺耳地提醒民進黨存在的價值與初衷;羅智強,政壇輩份與公職位階,讓很多人可能忘了他存在,但也只有他以實際行動在他可以努力的範圍內,嘗試讓國民黨也可以追求進步價值。呂秀蓮呼籲蔡英文承認錯誤,允諾連任後全面重修公投法,蔡英文或許無所謂,民進黨却未必敢;羅智強奔走街頭,國民黨果若重返執政,願意嗎?

這是一個弔詭,但凡執政者都不想要寬鬆的公投法,於己不利;但凡在野者,都希望擁有更多民意工具,於己有利。可能的政治現實是,明年選後台灣政局將進入一個新的動盪期,多黨不過半的國會更難解決重大政策爭議,合理的公投法,是解決爭端的途徑,也是讓民意不受政黨綁架的機會。呂秀蓮與羅智強,不可能在立法院交會,却有機會在公投法重修的戰場上比肩,這樣的政治景觀,值得期待。

本篇文章共 9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02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