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 史上第一位坐計程車閱兵的憲兵司令

2019-10-06 05:40

? 人氣

圖為憲兵指揮部先前進行刺槍術演練。(資料照,蘇仲泓攝)

圖為憲兵指揮部先前進行刺槍術演練。(資料照,蘇仲泓攝)

瓦罐不離井邊破,將軍不免陣上亡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在日前總統專機私菸案中,從國安局長到警衛室主任,多位將軍紛紛中箭落馬,有的是主官負連帶責任,屬非戰之罪,令人同情;有的是明知故犯兼說謊,令人不齒。惟此案已給上述單位的軍職人員二個刻骨銘心的教訓,當已列入教範,永不再犯。

第一個教訓是過去可以做的,不一定代表是合法的。第二是軍職少校買一條菸要要服刑四個月,總統府文職諮議買37條卻不涉及刑責,所以千萬不要與皇親國戚的文職官員相較,「總統是軍人靠山」這句話,聽聽就好。這一切司法亂象,只能說蔡總統的司法改革已經成功,「台灣價值」的核心就在於此。

惟本案中最KUSO的經典留言殊值分享:國安局長彭勝竹終於可以媲美地表最會搶救總統的特勤隊長-麥克班寧;第一集他帥氣「炸毀白宮」;第二集霸氣「摧毀倫敦」;第三集《天使救援》再次搶救美總統並高升為特勤局長。而我們的總統府卻被被私菸攻佔,為了替總統「擋子彈」,彭局長慘遭汰換,廣義觀之,也算是另類的「搶救總統」了。

歸正傳,此次私菸案陟罰臧否的將領中,其中最令人跌破眼鏡之處有二:第一是邱國正從退輔會接任國安局長,有人說是為了照顧他在國安局的兒子,個人認為是「穿鑿附會」的巧合,因為邱的任期絕不可能照顧到他兒子升少將(連上校都很難),更何況如其領導統御離心離德,將來其子必會承受「父親餘蔭」。

20191002-國家安全局長邱國正出席立院國防委員會專案報告。(蔡親傑攝)
總統府私菸案意外讓邱國正從退輔會,轉任國安局長。(蔡親傑攝)

順筆一提,日前剛辭世的參謀總長羅本立一級上將,其子羅法正在國安局服務期間,局長恰為其一手提攜的老部屬薛石民上將,然羅法政最後依然以上校退伍,這就是羅總長永遠受人尊崇之處。

第二是鍾樹明中將甫接憲兵指揮官不到兩個月,正風塵僕僕視導各地區指揮部,順便拜會後憲組織之際,就被調任總統侍衛長。這種調職誠如媒體人呂昭隆所言:「以往是做了侍衛長才有資格做憲兵指揮官,鍾是憲兵指揮官做最短的,也是第一個回去做侍衛長的,又是大做小的例子」。換言之,鍾是升?是降?還是明升暗降?總要讓人看得懂。

無獨有偶,呂曾在2014年曾以國防大學副校長位置一年四換為題,撰文《國防大學變成中將升官的洞庭湖》(暗喻該職缺為調節水位之用)。是以筆者希望具有光榮傳統的憲指部指揮官的位階,在未來人事升遷作業上,務必要有依循性及原則性,千萬不要急就章成為《洞庭湖》,否則會亂了套。

接著談國軍史上空前絕後,第一位坐計程車閱兵的憲兵司令-柏隆鐀中將。在鍾還未接任前,任期最短的司令非柏莫屬。柏是1984年從十軍團司令接劉罄敵的位置,猶記得柏第一次訓話就令人打冷顫-「我是奉參謀總長之命(郝柏村),特地來整頓你們憲兵的」。終其任內所有訓話均稱「你們憲兵如何如何〜」。柏身為憲兵的大家長,卻從不認同憲兵,其領導統御的IQ與EQ,與後任的曹文生或余連發司令相比,實有天壤之別。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