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子昂專欄:川普是習大大的好朋友

2019-10-09 05:50

? 人氣

川普其實是習近平的好朋友。(AP)

川普其實是習近平的好朋友。(AP)

中國經濟崛起,讓美國保守右派不爽。中國占了美國經濟甜頭,政治意識形態卻絲毫不讓步。崛起的中國成為美國霸權最大威脅,遏制中國絕對是美國長期策略,遲早會採取一致行動對付中國。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獨霸全球,雖然蘇聯曾經短暫在軍事上有所挑釁,但是經濟、文化、政治上是美國完勝。以美國的觀點,要維護自己的國際霸權,必須遏制中國崛起,這是美國民眾與主流媒體的認知,也是民主黨與共和黨的共識,只是對中國開第一槍的是,缺乏長期戰略規畫的總統川普(Donald Trump)。

中國小姐不理美國闊少追求

中國並非美國傳統盟友,冷戰年代屬敵對蘇聯陣營。只是美國人對中國一直有浪漫幻想,主要來自於早期傳教士對溫順中國老百姓的好感,例如賽珍珠(Pearl S. Buck)筆下逆來順受的中國農夫。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國在太平洋戰場打日本人,並沒有正式參加中國戰場的抗日戰爭,但是美國民眾普遍同情苦難的中國老百姓,許多年輕人以自願軍的身分到遙遠的中國協助抗日。

一九七九年,美國放棄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與北京建交,鄧小平立即參訪美國。在電視上矮小的他穿著毛裝,戴著大號牛仔帽面對歡迎群眾,贏得美國人的好感。大部分美國人樂觀地認為中國「棄暗投明」,接受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鄧小平會開放中國市場,引進美國式的自由經濟與民主制度。如同當年番邦向大明皇帝磕頭,因而被允許加入朝貢體系,美國開始支持中國加入國際貿易組織,開放對中國輸出資本與技術,允許中國商品進入美國市場。中國經濟準備崛起。

只是美國最終還是對中國失望。經濟成長並沒有讓中國放棄共產主義接受美式民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還是共產黨主導的中央計畫經濟。在美國人眼裡,美國幫助中國經濟改革,開放國際市場讓中國公司賺錢,但是中資跨國公司多為國家企業,錢都賺到中國政府口袋裡。 中國崛起後在意識形態上沒有讓步,國內政治依然是一黨專政、中央集權,國際上還是常站在俄國這一邊,與美國唱反調。美國就像是一個闊少,請吃飯、送鑽石,追求心儀的美麗姑娘,美女吃得多、拿得多,卻對闊少不理不睬,他能夠不氣憤嗎?

中國經濟崛起讓美國保守右派愈來愈不爽,早在一九九0年代就鼓吹中國威脅論。因為美國人認為幫助中國經濟改革開放、允許中國公司大賺美國人銀子,而且這些跨國公司還是國營企業,中國占了美國經濟甜頭,政治意識形態卻絲毫不讓步。崛起的中國成為美國霸權最大的威脅。

2019年中美貿易戰,美國總統川普祭出高額關稅,威脅中國經濟發展(AP)
2019年中美貿易戰,美國總統川普祭出高額關稅,威脅中國經濟發展(AP)

美國放任中國崛起十六年

其實小布希(George W. Bush)二00一年上任就開始對中國施壓,只是九一一事件讓反恐變成美國對外唯一的焦點,中國趁機放下爭議加入美國反恐同盟。小布希在位八年後,民主黨的歐巴馬(Barack Obama)接任,他八年的執政焦點放在國內高爭議民生議題,國際上對其他國家低度干預。因此這十六年美國「放任」中國崛起,中國也明智地低調打拚經濟,就算自己的大使館被炸也摸摸鼻子自認倒楣。

但是習近平領導的中國不再低調,不但中國GDP與美國愈來愈接近,近年來在國際事務也經常與美國摩擦,美國民間對中國焦慮加深。川普競選時期就承諾將會強硬對付中國,他坐上總統大位後也確實啟動了中美貿易戰。

大部分的美國人認為中國對美國經濟是最大威脅,中美貿易逆差擴大是因為中國不遵守國際貿易規則、不尊重智慧財產權、竊取商業機密等理由。中國已經讓美國人民失去許多製造業的工作機會。

川普沒專心打中讓保守派沮喪

來自中國的威脅是經濟、政治與軍事三方並進,保護美國國際霸權,遏止中國崛起是美國政府的當務之急。

川普雖然啟動中美貿易戰,但是讓美國保守派沮喪的是川普沒有專心打中,反而出手打擊許多傳統盟友:片面取消各種國際協議,對歐盟也加徵關稅;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搬遷到耶路撒冷,讓中東局面緊張。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威脅,但是卻被淡化為眾多紛爭之一。遏止中國崛起應該是美國長期國策,但是卻被川普當成一連串交易談判,沒有清楚的長期策略。美國更應該連結傳統盟友圍堵中國,但是川普的單邊主義卻分化盟友,讓中美經濟戰爭變成單打獨鬥。

在外部,川普無法團結盟友對付中國,在國內,川普更是一個分化者。在他的領導之下,美國面臨南北內戰之後最嚴重的分裂。現在傳出對烏克蘭總統施壓調查民主黨領袖拜登(Joe Biden)的兒子,讓反對他的民主黨撿到機會,啟動總統彈劾程序。

面對逐漸強勢的中國,川普一來無法團結國內,二來無法聯合盟友制衡中國,所以我說川普是習大大最好的朋友。但是不要懷疑,美國畢竟是成熟的民主國家,遏制中國絕對是美國的長期策略,也不只是川普領導下的美國會如此作為,美國遲早會採取一致行動對付中國。

*作者台北人,小留學生,密西根大學碩士。外資交易員,曾經在紐約、香港、台北金融業服務。嘗試以過去歷史解釋國際現況。本文原刊《新新聞》第1701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