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小說家韓麗珠談「反送中」:香港每天都變得更荒謬,墮落得很快

2019-10-21 17:23

? 人氣

韓麗珠遮住右眼,聲援在抗爭中失去光明的受害者。(翻攝自網路)

韓麗珠遮住右眼,聲援在抗爭中失去光明的受害者。(翻攝自網路)

2019年法蘭克福書展期間,香港作家韓麗珠受邀參加了「亞太地區文學與政治」 及 「亞太地區女性與文學」等幾場作家討論活動,將香港的聲音帶到了書展現場。《德國之聲》對她進行了專訪。

韓麗珠:法蘭克福書展希望邀請香港的作家參與「文學與政治」話題的討論,他們找到了我。接到邀請是在7月初,恰逢6月9日發生了「反送中」大遊行,而運動在7月已進入白熱化階段,因此這個話題對我來說正合適。我希望表達的是,對於一個香港的寫作者,在面對這樣的事情的時候,他會有什麼樣的想法,會有怎樣的掙扎,我很想將我的想法帶出去。

這次的事件為什麼對寫作的人影響這麼大?因為這將直接影響到言論自由。而作為一個文化藝術工作者、一個作家,言論自由非常重要,免於恐懼的自由。雖然反送中的條例現在已經完全取消了,但其他問題,一些更重要的問題,還是會讓我們落入那種恐懼之中,包括警察濫暴的問題,濫用暴力和濫用拘捕的問題。 2014年的雨傘運動是一次失敗的公民抗命。雨傘運動後,我們積壓了許多年無助的情緒:很多人被秋後算賬,很多立法會議員被DQ(disqualification,,褫奪資格),我們積聚了許多無助、憤怒的情緒。而藉著這次反送中,其實這是一次社會的覺醒,意識到原來我們想做什麼樣的人,而我想將這種聲音帶到香港以外的地方。

韓麗珠提到許多議員在雨傘革命後遭秋後算賬,褫奪資格。(AP)
韓麗珠提到許多議員在雨傘革命後遭秋後算賬,褫奪資格。(AP)

德國之聲:作為一個寫作者,你覺得這次反送中運動對你有什麼影響?

韓麗珠:首先,文學是關於生活的一切,而政治在生活中無處不在。在這四個多月以來,我的頭腦無法從事件中抽離,我相信很多香港人也是這樣,因為我們沉浸在一種很深的情緒之中,而且香港的情況,每天都變得比之前更荒謬。每一天的狀況都不同,每天起床,我都會看看手機,看看新聞,這些新聞都會嚇到我,因為那並不是我們熟悉的香港。它變得很快,可以說是墮落得很快。

韓麗珠以「業」的觀點看反送中運動過程民眾的流血與傷亡。(AP)
韓麗珠以「業」的觀點看反送中運動過程民眾的流血與傷亡。(AP)

但作為一個寫作的人,我不會將我們現在看到的現實看作是唯一的現實。我身邊很多朋友都說,對這次政治所引起的社會的動盪覺得很絕望,但我並不認為完全絕望。當然,身邊有很多很恐怖、很殘忍的事情正在發生,但作為一個寫作的人,我知道這個現實並不是唯一的實相。實相有許多方面。還有一方面,我們之所以會創造了今天的現實,是因為這是我們很多香港人共同的心念所創造的。心裡有什麼,就會反映到世界中。今天的社會為什麼變成這樣?我認為是「業」,因果業報的業。是我們之前做了許多,所以現在結了果,而我們現在要共同面對這個結果。

德國之聲:聽起來很佛,也很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