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圍牆倒塌30年,東西落差嚴重、社會滋生忿恨怎麼辦?學者推動「東部人保障名額」

2019-11-10 09:30

? 人氣

30年前東德與西德統一,但德國東、西兩部社會仍有極大的差距(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30年前東德與西德統一,但德國東、西兩部社會仍有極大的差距(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柏林圍牆倒塌至今已半個甲子,不過,直到今日,前東德地區與前西德地區之間在政治權力、經濟成長、學術發展等方面都仍然存在巨大落差,這個區域落差所帶來的忿恨感也成了極右派在東部滋長的溫床。對此,來自德東的社民黨(SPD;中間偏左政黨)政治家希德布朗提倡在各領域的領導階層設置「東部人保障名額」,希望在統一後30年的今天,前東德地區的人民終於能夠與西部佬平起平坐。

德國東西部的差距正在縮小,但是非常緩慢

德國政府關於「東西差距」的最新報告指出,在2017年,前東德地區的失業率為7.6%,而在西部則僅有5.3%,東部的人均GDP更僅有西部的73.2%,不過呈現成長趨勢。在科學方面,東部城市萊比錫(Leipzig)、耶拿(Jena)與德勒斯登(Dresden)等地的大學聲譽與研究品質也漸漸成長中。

樂觀一點確實能夠說,德國東西間的區域落差正在縮小,不過,速度慢得怵目驚心。2016年一份題為〈東邊誰做主?〉(Wer beherrscht den Osten?)的研究指出,儘管如今東部人口佔全國人口的17%,東部人卻只能取得1.7%的頂層職位(如法官、將軍、大學校長、總編輯、執行長);就連東部人佔總人口87%的「前東德」地區,出任重要職位的東部人也只佔23%。事實上,在今日德國各大學之中,沒有任何一位校長是東部人。

德國總理梅克爾6、7日訪問中國,向李克強建議保障香港公民權利與自由。(AP)
德國總理梅克爾,出身德國東部(前東德)。(AP)

兩德統一的震盪跨越世代,「東德人」標籤依然存在

自由記者索瑪斯堪達(Sumi Somaskanda)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的專文中提及,許多德國人都低估了兩德統一的影響。德國頂尖的經濟研究單位「哈勒經濟研究院」(IWH)院長葛洛普(Reint E. Gropp)告訴索瑪斯堪達:「我們很多人都以為,只有在統一當下已經在工作的那一代人會受到影響,就是當年大概30到50歲的人。無可否認,這有點天真,而且是個錯誤的想法……統一引發的後果是跨越世代的,我們直到今天仍受到影響。」

在兩德統一逾20年後的2010年,一位前東柏林的女性和一家公司間的官司引發媒體關注。這位女性認為自己在求職過程中遭遇種族歧視,因爲在公司寄給她的拒絕信中,出現「東德佬」(Ossi,對東德人的蔑稱)一詞和一個減號。這起訴訟最終被駁回,理由是「東德」是一個區域,而非一個族群。

2019年11月,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萊比錫(Leipzig)的布商大廈管絃樂團(Gewandhaus)音樂廳(AP)
2019年11月,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萊比錫(Leipzig)的布商大廈管絃樂團(Gewandhaus)音樂廳(AP)

不平衡感滋生民粹主義,東部成極右派大本營

德東與德西在經濟發展、人均收入甚至社會地位上的不平等,也導致了兩個區域在政治傾向上的差異。儘管近年在全德境內都能見到極右派聲勢上漲,但在東西間的差別卻顯而易見,極右派民粹主義政黨「另類選擇黨」(AfD)在前東德地區最受選民支持。

2019年5月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選舉中,AfD分別以25.3%及19.9%的得票率成為德東薩克森邦(Sachsen)和布蘭登堡邦(Brandenburg)的最高票政黨,但AfD在德國全境的平均得票率僅11%。歐洲議會選舉結束後,推特上出現大量「#我們東部人」(#WirimOsten)的標籤,試圖以區域差異來解釋前東德地區的人民及其政治選擇。

希德布朗(取自Grundschul Verband)
希德布朗(取自Grundschul Verband)

社民黨學者倡議「東部人保障名額」

右傾的選舉結果以及東部人以區域差異來合理化「票投AfD」的行為,在社民黨(SPD)學者希德布朗(Frauke Hildebrandt)眼中,相當令人憂心。在過去幾年,希德布朗見證了自己的家鄉布蘭登堡(Brandenburg)如何變得越來越排外,教區的牧師甚至公然仇視穆斯林。

這位專攻幼兒教育的波茨坦應用科學大學(Fachhochschule Potsdam)教授開始進行研究,並發現儘管出身自東德的梅克爾(Angela Merkel)當上了總理,東德人卻幾少躋身社會的領導階層。儘管這樣的情緒始於2015年的敘利亞難民危機,希德布朗認為仇恨的種子扎根於更深層的土壤──德東與德西間的不平等,她告訴《大西洋月刊》:「我很快就弄清楚,大家仍然覺得自己受到壓迫與歧視……基本上,如果有人願意為他們的發聲,但是同時與排外情緒劃清界線,或許還是有機會把事情導回正軌。」

德國反移民極右翼政黨另類選擇黨在1日薩克森邦和布蘭登堡邦的議會選舉大有斬獲,成為兩邦議會的第2大黨。(圖/AP)
德國反移民極右翼政黨另類選擇黨在1日薩克森邦和布蘭登堡邦的議會選舉大有斬獲,成為兩邦議會的第2大黨。(圖/AP)

於是,希德布朗決定挺身推動「東部人保障名額」的法案,主張在學術界、政治界、商界、媒體界與法律界的高階職位為東部人設置保障名額。在過去6個月,希德布朗深入基層獲取群眾的支持,有超過50%的東部人支持這項提案,而在西部則僅有23%。希德布朗也遇到一些反對的聲音,比如從一開始就不喜歡「保障名額」這個想法的人,又或者是不認同東部人在現今社會仍遭遇結構性歧視。

雖然有著高支持率,在前東德地區的人們對「保障名額」這個提案的態度也相當兩極。薩克森邦平等與整合部部長珂平(Petra Köpping)對這個點子便不太買帳,她認為:「如果出任高階職位的低比率是東部右傾的唯一原因,那事情就真的很簡單。不過這只是人們對政治冷漠的原因之一。」她補充:「在政治裡重建信任,真的非常重要。」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