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乃菁家書》五十年亂世婚姻,只有八年相守的緣份

2019-11-03 06:20

? 人氣

作者父親與大媽的五十年亂世婚姻,真正相守的緣份只有八年。(陸劇劇照示意圖)

作者父親與大媽的五十年亂世婚姻,真正相守的緣份只有八年。(陸劇劇照示意圖)

第三封信:給煒煒 (尹元甲和「鎮江妻子」鄭荷琴的孫女,尹乃強的女兒尹煒)

煒煒,

「只有一個籃框的巷口小公園,煒煒騎著小小孩的單車,立中、芊芊也騎著小單車繞著圈…。有點怪,為什麼煒煒原地踩踏、單車輪子定格不動?荷琴大媽陪著爸爸緩緩走過來,荷琴大媽喚煒煒別騎了,把單車擱著,帶菁菁姑姑去吃回爐乾,別忘了帶份回來給爺爺。我牽著小煒煒手等著過馬路,一輛車急疾而來,猛按喇叭…」

手機鬧鐘響了,早上七點,是夢。我向來多夢,對夢境的記憶又常清晰的時不時和現實混淆。清晨前的這場夢,是只有在夢裡才會發生的。煒煒,妳和芊芊、立中雖是表姐弟妹,但年紀比他們長了快兩輪。應是前一天在鎮江和妳聊起剛和老家通信時,收到妳小時候騎單車的照片,挺挺的腰桿,綁個小馬尾,神氣可愛極了!我只看過照片的小小單車騎士煒煒,在台北,是神經質的盯著剛學會騎腳踏車的立中、芊芊,怕被撞,怕跌倒。是做了場「穿越」夢。

荷琴奶奶要妳帶我去買回爐乾是往事回放。爺爺在台灣常提起兒時愛吃的鎮江小吃:回爐乾、京江臍、叉酥燒餅…。我們第一次回老家探親,妳和小燁哥哥的任務之一,就是帶我去吃,買回家給爺爺吃。

兩岸尹家通上信後,鎮江寄來的全家福(左)。右為乃強大哥和煒煒的合照。(作者提供)
兩岸尹家通上信後,鎮江寄來的全家福(左)。右為乃強大哥和煒煒的合照。(作者提供)

荷琴奶奶的大妹、小妹在台灣,我們四兄妹喊她們大、小姨媽;喊兩位姨夫大、小姨父,兩家的表兄姐,和我們從小玩到大。爺爺和荷琴奶奶是姨表兄妹,曾祖母當年要妹妹、外曾祖母在四個女兒中,挑一個給尹家獨生子當媳婦。荷琴長得最好、最漂亮,年齡差距也班配,差了3歲,青梅竹馬又是「親上加親」,怎麼看,都是天作之合的好姻緣。

老天的意志,不是凡人能臆測的,往往,祂給我們的試煉,嚴苛到難以承受。爺爺、奶奶的婚姻,竟是天不從人願,國共內戰,硬生生將年輕的奶奶和爺爺割離。荷琴奶奶的二妹淑琴和妹夫在南京,大妹瑞琴和夫婿一起從上海撤退到台灣,小妹穗琴來台灣後結婚生子,三個妹妹和家人在一地生活著。她,標緻的大姐,帶著一兒一女隔著海峽守在鎮江這端,30年,不知爺爺生死。

現在兩岸的法律都不允許「親上加親」,可是曾祖母輩生於清朝,上至皇族下至庶民,親上加親是常態,雖到民國,觀念還是守著舊習俗和規矩。爺爺記得5、6歲、民國10年左右,曾祖母從寶塔巷尹家大宅回沒隔多遠的小楊家巷娘家都乘轎子,因為尹家是官宦世家,官眷是不隨意拋頭露面的,直到爺爺讀小學,曾祖母才走路回娘家。曾祖母裹小腳,走路很不利索吧?要不是風氣已變,就該乘轎子才舒適嘛。

嫁出去的女兒多半和娘家親,曾祖母的名字是劉佩蘭,外曾祖母嫁入鄭家。尹家、劉家、鄭家,三家表兄姐弟妹從小一塊兒長大,「親上加親」不只爺爺和奶奶這一對。荷琴奶奶的二妹淑琴嫁給七表哥劉述師,爺爺的妹妹尹英嫁給五表哥劉述文。我們一家人的稱謂,就很複雜了,姑父、叔父、舅父、姨母、叔母…都喊得通、都對,聊起天來,一個不留意,常搞不清說的是誰家的事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