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無現金社會的中國是好是壞?每年1.4億的外國遊客想買什麼都好難

2019-11-18 09:32

? 人氣

祝你好運,如果你嘗試使用現金在北京的這種小攤販處購買糖葫蘆的話。 (SHAN LI/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祝你好運,如果你嘗試使用現金在北京的這種小攤販處購買糖葫蘆的話。 (SHAN LI/THE WALL STREET JOURNAL)

30歲的Courtney Newnham從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初到中國,她滿懷期待地在街頭小販的推車前排好隊,準備買傳統小吃冰糖葫蘆。

然後她發現沒人付錢給攤主。「每個人都掃描了一個什麼然後就走了,我很想說『等等,怎麼回事?』」她說。最後她空手而歸。

在中國旅遊從來就不算容易,但是近年來又出現一個難題,幾乎所有東西都離不開一個「小方塊」——支付應用中的二維碼,在中國,很多地方都少不了它。

人們用二維碼打車、看病、支付餐費、預定航班。就連乞丐現在都用二維碼乞討。出門不用帶錢包讓中國14億人口的生活變得更簡單,但令每年1.4億來到大陸的遊客深感無助。

Courtney Newnham與母親Vytorus Woodruff在北京。 (SHAN LI/THE WALL STREET JOURNAL)
Courtney Newnham與母親Vytorus Woodruff在北京。 (SHAN LI/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他們平時熟悉的應用程式都派不上用場。在中國,Google(Google)被過濾,Uber(Uber)已經把這個市場拱手讓給本土叫車平台滴滴(Didi)。Yelp也不在中國運營。

沒有中國的銀行賬戶,就幾乎無法使用中國的兩大主流支付平台——騰訊(Tencent Holdings Ltd.)的微信支付(WeChat Pay)和螞蟻金服(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的支付寶(Alipay)。

信用卡也沒有多大用處。一次度假時,44歲的Alex Lee帶著父親和兄弟到杭州的一家水療會所做按摩。他拿出信用卡遞給前台,對方好不容易翻出一台讀卡器,看著它,彷彿在看一件外星物品。

Lee說:「她前後左右地來回刷。」Lee是加州桑尼維爾某家初創公司的聯合創始人。最後還是他自己給前台演示了怎麼操作讀卡器。

50歲的斯德哥爾摩教師Susanna Sjogren去中國旅遊過幾次,她說每次都覺得在中國旅行更困難了一點。

首先,長城附近的某家攤販賣水不肯收現金。

然後,她叫車倒是成功付了人民幣50元現金(約合7美元),但由於司機只能用微信支付找零,她只能當自己給了一大筆小費。

「十年前都用現金付錢,現在到哪裡都用微信。」Sjogren說,「我已經習慣在中國做個落伍的人了。」

面對迅速過渡到無現金社會的中國,茫然無措的不僅是外國人。61歲的深圳退休汽車修理工Gong Cheng說,他甚至都沒法吃飯。他還說,他只能找陌生人幫忙支付他打包帶走的麵,然後再給他們現金。

來自南非的Josh Copley在北京教英語,他說自己剛來時因為用不了WhatsApp和Gmail,和家人失聯了兩天。

來到中國幾周後,一天25歲的Copley凌晨4點被困在一家酒吧門外。最後,他請求一對中國情侶幫他在本土叫車平台上叫了一輛計程車,再用現金把車費付給兩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