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孝文觀點:越過高山盯著你

2019-11-25 06:30

? 人氣

作者指出,目前使用空拍機蒐證的作法,在我國各該法令中根本未有規範,欠缺具體明確的立法授權,更查無採用空拍機蒐證時,是否應經法官、檢察官同意開具令狀的明文,此種法令的缺漏,實應盡速補足。圖為空拍機。(資料照,澎湃新聞提供)

作者指出,目前使用空拍機蒐證的作法,在我國各該法令中根本未有規範,欠缺具體明確的立法授權,更查無採用空拍機蒐證時,是否應經法官、檢察官同意開具令狀的明文,此種法令的缺漏,實應盡速補足。圖為空拍機。(資料照,澎湃新聞提供)

近來有新聞媒體指出,環保機關查緝非法棄置廢棄物案件,透過以科學儀器設備(空拍機)蒐證,直擊業者在廠區非法貯存或堆置事業廢棄物,全案將依照廢棄物清理法、水土保持法等移送地檢署偵辦。

隨著科技一日千里,執法機關也逐漸運用新型科技進行犯罪偵查,近來行政、司法機關巧妙的利用了空中偵查方式建功,開創查緝犯罪的新里程碑,值得參考。然而,此種偵查方式是否可能因侵害人民的合理隱私期待,而有違法的疑慮呢?

使用無人機的航拍技術,可以全方位、大範圍的呈現現場實景,以便初步勘測地貌,且透過調節飛行高度和鏡頭焦距,更可關注重點區域並進行細部攝錄,以滿足刑偵實戰過程所需的證據蒐集與戰術擬定,有效掌握情資,對於打擊不法、遏止犯罪均有正面助益,應當予以肯定並擴大適用。

空拍機空拍機觀測及鳥瞰監看作業,20180111-水污染,風數據專題,環保署北區督察總隊前往桃園環科園區,觀音工業區稽查。(陳明仁攝)觀測及鳥瞰監看作業-10.jpg
2018年1月,環保署北區督察總隊前往桃園環科園區,使用空拍機觀測及鳥瞰監看觀音工業區。(資料照,陳明仁攝)。

但使用空拍機進行攝錄,與傳統搜索、扣押的強制處分類型並不相同,此種新型的偵查、蒐證手法,似乎有侵害隱私權的疑慮。我國司法院大法官曾在釋字第689號解釋理由書中認為,個人除於私領域範圍得享有隱私權之保護外,縱於公共場域中,亦享有依社會通念得不受他人持續注視、監看、監聽、接近等侵擾之私人活動領域及個人資料自主。因此,即便於公共場域,自身的活動紀錄仍然得以主張隱私權的保護,若真要介入,則勢必須符合強制處分法定原則(須法律明文列舉的強制處分類型)及令狀原則(須具法定令狀要件),否則蒐證手段上恐有違法疑慮。

而目前使用空拍機蒐證的作法,在我國各該法令中根本未有規範,欠缺具體明確的立法授權,更查無採用空拍機蒐證時,是否應經法官、檢察官同意開具令狀的明文,此種法令的缺漏,實應盡速補足。

有論者指出,參考美國有許多州對於使用空拍機已設下限制,要求執法機關為偵查犯罪使用空拍機蒐證前,須取得法院核發令狀,而令狀簽發須具備相當理由。除有「當認為有恐怖攻擊之高度風險時」、「緊急狀態」、「為防止生命之立即危害;或為防止嫌疑人脫逃或滅證,情況急迫而有迅速採取行動之必要時」、「情況急迫」、「經由受監視之人同意者」、「找尋失蹤之人」、「為執行搜救任務」、「履勘犯罪現場或交通事故現場」、「犯罪現場重建」或「基於學術研究需要」等例外時,始免令狀簽發。倘若違反上開規定,所蒐集之證據在刑事或行政程序上,將無證據能力。

至於拍攝的地點有無差異?有論者解釋,如以空拍機對建築物外觀、露天廠區與河川流域等公共場域空拍蒐證,且不涉及個人資訊隱私時,即屬任意偵查,此時不需要具備令狀,即可為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