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品海觀點:我們要對這一代大學生負責

2019-11-20 07:00

? 人氣

「反送中」抗爭者17日深夜在香港理工大學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美聯社)

「反送中」抗爭者17日深夜在香港理工大學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美聯社)

反修例運動已經持續超過五個月,參與集會人數正在下降,但暴力騷亂卻愈趨嚴重,警察開槍的頻率加劇,無辜受傷和死亡變成常態,暴徒的破壞更廣泛。最讓人心裏不安的,就是大學生最終還是將暴力承接到自己手上,成為整個運動的主力,而且徹底將暴力升級。當看見警察和學生成為對峙雙方,是否會想起在歷史書和新聞中多次看過同樣的畫面?如果香港注定要經歷這一劫,我們希望當雨過天晴,或者大學生成長之後,大家坐下來反思事件經過,用理性與實事求是的態度重新規劃香港未來,不再天馬行空。如果真的如此,這一劫未嘗不是塞翁失馬。對於大學生,無論他們做出什麼事情,我們都必須一起承擔罪過,年長的人無法推卸教育下一代或扶持兄弟姐妹的責任。很可惜,香港社會似乎已經沒有這種責任認知。

回歸後的香港政府以為香港是個寶藏,官員只要延續以往的工作模式,繼續蒙混過關就可以了,他們對社會不公視而不見,毫不察覺市民怨氣在不斷積累,結果迎來現在這個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個教訓或許可以警醒一部份人,但作為政府整體能否掃除過去的惡習,力圖改革?不見得!

當政治謊言披上英雄外衣

許多香港市民沒意識到暴力會如此升級,曾經用和平遊行與不批評破壞行為去支持示威者。很可惜,在示威者的心目中,「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些讓同溫層如癡如醉的口號,就好像迷幻藥一樣,用蒼白無力的囈語回應了後來的質疑和批評;就好像脫歐政客將英國一切問題推給歐盟,欺騙選民誤以為離開歐盟,英國人的生活就會很好;公投通過之後,更好像有了神諭,就算過去三年的混亂早就說明脫歐計劃是如何幼稚,大家還是閉上眼睛往前走。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美國,將美國經濟不振和社會不公的責任推卸給拉美移民或者中國出口,其實都是在找替罪羊,是美國政客應對選舉而算計出來的倡議,甚至打着改革的旗號。其實,非法移民問題是由於美國企業需要廉價勞工,特別是農業,因而為偷渡提供了誘因和條件;中美貿易是根據世界貿易組織(WTO)機制運作,那是約二十年前談判之後簽訂的協議,當時美國擁有極大談判優勢。今天美國要單方面改變,不道德卻無可厚非,但將它說成是中國盜竊、詐騙或欺負人,真是大笑話。不只是英國和美國,ISIS幾年前就同樣用謊言欺騙無數歐美年輕人披荊斬棘跑到伊拉克和敘利亞北部成為聖戰分子,大家看看他們今天的下場。

很可惜,當政治謊言披上自由、民主或英雄的外衣,就是民粹政治突然成為主流的時候,香港亦不例外,無論這種謊言看上去是多麼愚蠢。將中資或新移民,甚至是內地遊客污衊為香港生活品質下降的原因,或者是弱勢群體遭遇不公平對待之後的報仇對象,就是在挑戰香港人的智慧。但事實擺在眼前,這種荒謬認知正成為香港的主流。試問,大多數「和理非」為什麼對暴力行為不直斥其弊,連曾經自認為是「和理非」政黨的民主黨和公民黨都像鼠輩一般躲在「政治正確」的謊言後面,對刀刺議員、火燒「藍絲」、私了異見人士都不做表態?他們是擔心失去選票,害怕連剩下的立法會議員光環都要被摘掉。尤其令人惋惜的是,民主黨或許已經改變了曾經持有的溫和政治態度,甚至認為當年該黨元老司徒華堅持不參與五區公投這種政治把戲、不願意被激進泛民的政治正確牽着鼻子走,以至支持進入中聯辦參與政改談判都是錯誤的做法。其實,這就是民粹政治在作怪,它就是一種魔咒,讓大家失去理性,包括曾經誓死要保護自己承諾的政治人物,就等同當年德國人中的溫和派不願意在猶太人被屠殺時發聲一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