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8成薪水幫助清寒學生!2019全球教師獎得主、教育改革家塔比奇翻轉偏鄉孩子的命運

2019-11-24 09:00

? 人氣

東非肯亞一處偏郊村落飽受乾旱與飢荒之苦,有1位中學的數理老師捐出8成月薪,幫助家境貧困的學生完成學業;他不只教導學生科學,也設計集體活動讓當地不同種族的孩子,懂得團結與和平的價值。這些無私貢獻讓塔比奇獲得今年「全球教師獎」殊榮。塔比奇出身清寒,早年求學辛苦的經歷與宗教信仰深刻影響他的教學理念,他認為一位好老師的條件必須要有創意,要多做少說。

全球教師獎(Global Teacher Prize)官網如此形容塔比奇:「他對於學生才能的貢獻、努力與堅定信念,帶領他的學生在全國自然競賽擊敗國內頂尖學校對手後,這所位於肯亞遠郊資源貧乏的學校因此揚眉吐氣。」

憑藉對學生的熱情與奉獻,塔比奇在全球179國1萬多名優秀教師中脫穎而出,從著名影星休傑克曼手中抱回獎座與100萬美元(約新台幣3100萬元)的高額獎金。現任肯亞總統甘耶達(Uhuru Kenyatta)還發布影片祝賀,形容塔比奇是「展現人類可以實踐目標的模範……你的故事就是非洲的故事,呈現非洲是一個充滿人才的年輕大陸。」

塔比奇在3月榮獲全球教師獎後,10月另被選為2019年聯合國肯亞年度人物。肯亞駐聯合國代表柯特吉(Siddharth Chatterjee)讚賞,塔比奇的教育成果深獲聯合國認同,他同時也代表肯亞人民可以為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做出貢獻。

教師家庭背景 影響塔比奇人生志向

現年37歲的塔比奇出生在肯亞西部尼揚扎省(Nyanza)的基西(Kisii),他的家族成員多以老師為職業,他告訴肯亞媒體「SDE Kenya」,父母啟發他也走向教途。「我景仰他們對社會的影響力,也想要做得比他們更好。」

他的父親也是教師,希望家中8位小孩都能接受教育,因此家境不免拮据。他的中學資源也非常缺乏,沒有圖書館或任何適合的學習設備,不過困苦的成長背景,讓他能感同身受學生的生活困境。他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我曾經需要長途跋涉7公里才能到學校,我的學生也面臨相同的情形。」

肯亞偏鄉教師塔比奇獲第五屆全球教師獎(AP)
肯亞偏鄉教育改革家塔比奇。(AP)

落腳偏鄉中學  塔比奇捐8成月薪助學生完成學業

據肯亞電視台「Ebru TV Kenya」的專訪內容,他從肯亞最早創立的大學埃格頓大學(Egerton University)科學教育系畢業後,曾到鄰國烏干達教書一段時間,然後回到肯亞先待在1間私立學校,這所學校擁有最先進的實驗室、圖書館甚至還有電腦室。不過,他後來決定在2016年改去鄰近的普瓦尼村(Pwani village)克里寇中學(Keriko Secondary School)任教,教授數學與物理。

 

他向「SDE Kenya」描述克里寇中學是一所充滿各種挑戰的新學校,「教室數量根本不夠,也沒有圖書館,只有一間實驗室給所有的課堂,只有一部掛名行政辦公的電腦。」

在克里寇中學,有95%學生來自貧困家庭,其中約1/3是孤兒或由單親撫養。他告訴CNN:「這個社區還在初階發展的階段……他們並沒有管道能接觸銀行與醫療等機構。這裡還存在不少挑戰,像是水資源短缺、食安問題及基礎建設不足。」

為了幫助貧苦學生能夠完成學業,塔比奇捐出80%月薪,學校也因為他的捐款能夠建造新教室,他也計劃在學校引入水源,設立Wi-Fi連線與電腦實驗室。

受方濟會格言「和平與善良」啟發 成立社團消除種族隔閡

塔比奇的心靈後盾來自於天主教信仰,支持他在先天條件不足的克里寇中學推廣教育理念。他在推特簡介先描述自己是「方濟會兄弟」(Franciscan brother),然後才是「克里寇中學教師」。塔比奇也向CNN透露,方濟會「大家庭」精神深刻地形塑他的價值觀,更啟發他在教學現場付諸實踐:「你遇到的任何人都是你的兄弟或姐妹...這激勵我去做我正在做的事,也賦予我力量去做身為1位老師應該做的事。」

方濟會格言「和平與善良」(Paz et Bonum)也是塔比奇嘗試在克里寇中學推廣的價值。他在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專訪表示:「身為老師,我們應該要竭盡所能。我們擁有改變社會的力量。我們必須專注於培養學生的人格,要確保我們教導這些價值……身為老師,我們必須幫助學生認識這些價值,尊重所有人類與環境。」

因此,塔比奇在學校不只教科學,他也是「和平社」的指導老師。克里寇中學學生來自7個不同種族,他指出,如果稍有不慎,孩子就會自成小團體,加大衝突發生的機會。

塔比奇說,「和平社」成立目的在於讓學生聚集在一起,透過種樹、辯論會、運動等方式發揮團體力量,讓學生看到他們可以透過團體完成一件事,而不是只有個人的努力。「這也幫助他們在課堂上有好表現,因為他們能團隊合作。」

不放棄!堅信每個孩子都有才能與潛力

除了教導學生和平與團結的價值,塔比奇不放棄任何學生,堅信每個孩子都有才能與潛力,他創立「人才培養社」,培養學生的研究能力,更協助學生取得參加國際科學與工程競賽的資格。

即使學校只有一台電腦與投影機,他利用手機到處拍攝教學素材,再上傳到他的筆電供上課使用。他舉例,若到醫院時看到一台X光機,他會拍下來,在課堂帶領學生認識X光和其他物理知識。塔比奇物盡其用有限的設備,在他所有課程中,有8成會運用到資訊及通訊科技(ICT)。

塔比奇說,他想運用全球教師獎的獎金回饋社會,推廣「科學技術工程與數學」(STEM),並計劃在科學社指導更多學生,協助構想他們家鄉生活問題的解方。他的部分獎金已讓教室重新裝潢,以及引入水源到學校與社區。

他相信:「要當一位好老師,你必須要有創意,你必須推廣現代教學的方式,你必須多做事,少說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