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讚國觀點:贏民調,失天下?

2019-11-25 06:50

? 人氣

筆者以四點因素說明「民調」與「民心」在本質上的差別,並強調兩者最終將於2020年1月11日的總統大選得到驗證。圖為民進黨、國民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韓國瑜。(蔡親傑、陳品佑攝)

筆者以四點因素說明「民調」與「民心」在本質上的差別,並強調兩者最終將於2020年1月11日的總統大選得到驗證。圖為民進黨、國民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韓國瑜。(蔡親傑、陳品佑攝)

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市長11月18日認為,民主進步黨傻傻的只相信民調,卻不知得民心者得天下。言下之意是,民調不等於民心;蔡英文或許在民調上獨領風騷,韓國瑜倒是盡得民心。

韓國瑜的看法其實有點道理,至於他是否得民心,則是另外一回事。民調非民心,不僅是概念不同,操作上也不易畫上等號。

投票,是全民調查的行動表達,更是驗證台灣民意或民心歸向的唯一明確指標。2020年1月11日總統大選後,韓國瑜很可能先失民調(總統選舉失敗),再失民心(市長被罷免成功)。不過,在投票10天前的任何預測(包括本文)都不可盡信。盡信民調不如無民調,因為太多時空變數難以掌握。

20191119-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19日出席台灣尤努斯基金會-2019社會型企業東亞年會。(簡必丞攝)
若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見圖)明年敗選,又成功被罷免高雄市長,便是同時失去民調與民心。(資料照,簡必丞攝)

台灣的民調如果可信,借用香港人常說的一句話,「警察如果可以相信,母猪都會上樹」。香港人當然不會稱警察是猪,頂多是黑警而已(只有前台灣警察大學教授葉毓蘭會相信香港警察是維護法治與自由民主的英雄)。台灣的民調專家和學者自然也不是猪,他們只是有一個致命的共同盲點,篤信民調等於民心,忽略了兩者根本有很大的差別。

從2018年的六都和縣市長選舉結果看,所有封關民調沒有一個能準確預測主要候選人得票數的落點。換句話說,投票的選民與民調的選民分屬於不同群體。這個現象應讓民調專家和媒體引以為戒,候選人更不該唯民調是從,在落敗後質疑投票做假。有些人會提出美國2016年總統選舉川普贏得大位,堅持民調不可靠。兩者都是對民調的誤解。

民調絕對有誤差,即使是隨機抽樣,只是大小而已。以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結果來說,因為川普民調落後,卻在投票當天打敗希拉蕊,很多人都相信民調錯得離譜,事實不然。

從1948年起,美國的全國普選民調,包括2016年,都準確預測普選票的落點在民調的正負差範圍內。希拉蕊在普選票上的確領先川普(48.1% 對46.1%,超出280多萬票),她輸在選舉人票(以州為計算單位,270票定輸贏),特別是幾個在誤差範圍內的關鍵州(密西根、威斯康辛、賓夕凡尼亞、佛羅里達和北卡羅萊納)。只要民調數字不超出誤差範圍,就是打成平手,一旦最後衝刺或大量動員奏效,合理的預測是她或他都可能勝選,川普逆轉「翻盤」並非意外。

2019年11月20日,美國川普總統對「烏克蘭門」彈劾調查聽證會發表看法(AP)
多數民眾認為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川普的當選與民調結果不符,但筆者對此指出,希拉蕊輸在選舉人票,且為落在誤差範圍內的關鍵州,因此當初合理的預測應是雙方都有勝選的可能。(資料照,AP)

台灣的民意調查(假定都是隨機抽樣,樣本也够大)很難跟美國的相提並論,除了民調專家在設計和操作兩方面技不如人,幾個結構上的因素大致可以解釋為什麽民調非民心。

第一,民調和民心的母體不同。兩者母體看似重疊,其實有所差異,民調具體,民心抽象。

合格選民的清冊(母體名單)一清二楚(憑身份證投票),不太有模糊的空間,也沒人可以取代你投票。民調抽樣的清冊並不存在,就算有一份,恐怕沒有任何一家民調公司可以輕易取得。透過電腦在電話號碼上做抽樣變動,或在訪問時別人代答,或事後加權,都很難證明最後樣本十足代表原先的抽樣清冊,更別提要符合投票選民的母體。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