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建城2772年的羅馬故事:藝術家肯特里奇在台伯河畔的畫作

2019-11-25 20:30

? 人氣

世界之都羅馬。(曾廣儀攝)

世界之都羅馬。(曾廣儀攝)

羅馬是人類的第一個大都市(Urbe),是世界之都(Caput Mundi), 一座永恆之城(Città eterna),是最古老,最重要的古文明之一,它的貢獻是眾所皆知,有目共睹的,無論是建築、哲學、宗教、法律和習俗等,並影響了當今許多國家的社會、文化、語言、文學、藝術的演進,可以說人類的歷史和羅馬是密不可分的。

今年(2019)年4月21號是羅馬2772歲的生日,這是以皇帝羅莫洛(Romolo)的「建城日」(Ab Urbe Condita)來推算的,它與世界其他城市不同,具有濃郁獨特的歷史感,走進這城市就是翻開一本厚長的活史書,認識歐洲兩千年來的歷史。

貫穿羅馬城的台伯河。(曾廣儀攝)
貫穿羅馬城的台伯河。(曾廣儀攝)

這裡有你早已聽說的一切,也有許多你沒見過的一切,穿梭在這古老的城市裡,需要細嚼慢嚥,靜靜品嚐。氣息是要慢慢吸入的,羅馬有著濃郁歷史感的美,是時間的沉積,在每一時刻,隨著天的心情而變化。

白色石牆上羅馬的故事: 興盛與衰落。(曾廣儀攝)
白色石牆上羅馬的故事:興盛與衰落。(曾廣儀攝)

2017年4月21號在羅馬2770歲的時候,南非一位60多歲藝術家威廉姆・肯特里奇(Willam Kentridge)在護城河「台伯河」的其中兩座橋間(Ponte Sisto 和 Ponte Mazzini)的500公尺長的白色石牆上,塗鴉了80幅代表性的故事,主題叫:「羅馬的故事:興盛與衰落」(Triumphs and Laments),他把2000多年的歷史不依序地畫印在河牆上,這些作品中有些是他個人生命中重要印記,也有些是歷史的轉折,如聖伯多祿倒釘十字架上殉道,費里尼的電影甜蜜人生(Dolce Vita)、西斯廷教堂米開朗基羅的畫、羅馬皇帝奧古斯都(Marco Aurelio Antonino Augusto)和統一義大利的將領加里波底(Garibaldi)等。

藝術家肯特里奇創作手法。(曾廣儀攝)
藝術家肯特里奇創作手法。(曾廣儀攝)

台伯河的白石牆,暴露在大自然環境中,飽受風砂吹蝕、空氣污染及各類生物侵蝕,隨著歲月流逝而發黑,藝術家用創新手法將設計好的版畫框,印在被時光污染成黑的石牆上,再將其它所有空間洗白,這些10公尺高的鉅作就以黑污漬的形象呈現出來了:讓潔淨烘托不淨!讓污穢成為藝術!

藝術家威廉姆・肯特里奇(Willam Kentridge)表示,他的作品反映著「消失的記憶」,因為這些塗鴉的特性恰恰是它們的時間持續性:隨著環境的污染,在幾年後,作品將會漸漸消失,不見踪跡 …

城市的靈魂河水。(曾廣儀攝)
城市的靈魂河水。(曾廣儀攝)

人類文明的起源一般從河流開始,人傍水而居,河水孕育城市,許多魅力城市的發源地都在河水邊,河流是城市的靈魂,讓城市變得更生動,千百年來,世世代代滋潤著城市。

台伯河(Tevere)是羅馬的護城河,一條源遠流長的河,是義大利的第三長河,長達405公里,流經義大利4個省,從中北部往南流,穿越永恆之城羅馬後向西進入大海。

一種愜意。(曾廣儀攝)
一種愜意。(曾廣儀攝)

台伯河是一條浪漫的歷史長河,由梧桐大樹引導貫穿這露天博物館市區,而階梯下的河堤被宏偉石牆伴随著,只見那幽浮在水中的深色水草,三兩隻浮游在水中的鴨子和偶爾振翅高飛的水鷗,在車水馬龍的市中心,反襯出特有的安詳和冷清,坐在橋頭下深深地凝視這悠然的河水,讓目光隨着滾滾浪濤逝水而去,永不回頭,是一種愜意。

藝術家肯特里奇的羅馬起源作品。(曾廣儀攝)
藝術家肯特里奇的羅馬起源作品。(曾廣儀攝)

傳說羅馬的起源就是在台伯河畔,約公元前800年一對雙胞胎兄弟羅莫洛(Romolo)和雷莫(Remo),因被預言他們長大後會威脅到當時的政權,所以一出生就被下令遺棄,當時僕人不忍,將其放入河中,任隨河水漂流,被一匹母狼撿起餵養長大,後來兄弟卻互相殘殺,最後由羅莫洛(Romolo)戰勝,以其之名建城。

羅馬帝國在迦太基Cartagine的遺址。(奇多神父提供)
羅馬帝國在迦太基Cartagine的遺址。(奇多神父提供)

「羅馬」就像綿延不絕的河水般,貫穿著一個城市,一個帝國,每個時期至今。創造這80幅「羅馬故事」的南非藝術家威廉姆・肯特里奇(Willam Kentridge)強調,「羅馬」吸引了他來到這西方的文明中心,他認為「羅馬」非常偉大,也很驚人,是一個超越界線的歷史。「羅馬」是世界的海嘯,它改變了世界。兩千年前的羅馬帝國現今仍影響整個歐洲的發展,甚至涉及到稱為「我們的海」(Mare nostrum)地中海另一頭的非洲:,從古迦太基王國(今日突尼西亞的迦太基Cartagine),因與古羅馬爭奪霸權引起戰爭,失敗而滅亡,成為羅馬帝國殖民地,到今日歐非殖民地間的關係、衝突、以及難民問題。都意味著不是所有事物都是美好的,當我們看到它的美,或許後面有無數的殘酷,傷害和醜陋。地中海把歐洲,北非和西亞連結起來,它給予難民希望,救了他們,卻也讓許多人喪生。

藝術家肯特里奇的青春的轉捩點。(曾廣儀攝)
藝術家肯特里奇的青春的轉捩點。(曾廣儀攝)

他繼續表示,在他的記憶和生活環境中,羅馬留下的痕跡不只是讓遊客留下深刻印象的風景明信片,而是來自於費里尼電影甜蜜人生(Dolce Vita)裏的女主角Anita Ekberg,那仰頭緩步在許願池裡的鏡頭,才是伴隨他青春的感動和故事,是他青春的轉捩點!

藝術家肯特里奇的聖伯多祿殉道。(曾廣儀攝)
藝術家肯特里奇的聖伯多祿殉道。(曾廣儀攝)

這80幅自然塗鴉作品,他本預估將在7年後消失殆盡,然而污染的程度比他預計的提早了許多,這些宛如「濕壁畫」的塗鴉已逐漸在模糊中,很快地將再度與石牆融合在一起,不久的將來留下的就只是那些照片和影像了。

世世代代滋潤羅馬市的台伯河。(曾廣儀攝)
世世代代滋潤羅馬市的台伯河。(曾廣儀攝)

記憶是感性的,是過去回憶的聚積,不像紀錄片般可以完整地錄製, 縱使再美的,再污穢的,再醜陋的,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模糊褪色….. 從最初的完整蛻變成片段,漸漸地跳越,最後,感覺甚至多於真實,然後過去與今日交織,夾雜一起了…。而羅馬就像這滔滔流水般,滾滾流去綿延不息,穿越世紀,在「勝利和失敗」,在「興盛與衰落」,在「美麗與醜陋」,在「和平與暴力」中前行。

「羅馬的故事」。(曾廣儀攝)
「羅馬的故事」。(曾廣儀攝)

從建城始祖羅莫洛(Romolo)和雷莫(Remo) 雙胞胎到70年代的甜蜜人生(Dolce vita),藝術家把「羅馬的故事」用自己的方式靜靜地展現在歷史斑駁的石牆上,那些命中註定消失的故事,卻成就了一個生生不息的羅馬。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