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編輯嬰兒風暴》時隔一年,中國科學家賀建奎疑「被消失」,寶寶健康狀況不為人知

2019-12-02 09:00

? 人氣

 以「基因編輯嬰兒」引發軒然大波的中國科學家賀建奎(AP)

以「基因編輯嬰兒」引發軒然大波的中國科學家賀建奎(AP)

去年11月25日,中國科學家賀建奎發布影片稱,自己對人類胚胎進行基因編輯,這起人類史上首次「基因編輯嬰兒」事件引發譁然,嚴重的倫理爭議更受到舉世抨擊。1年過後,《美聯社》針對此事件發布追蹤報導,卻指出這名科學家如今行蹤成迷,兩位寶寶的健康狀況也不為人知。

基因編輯嬰兒事件謎團重重

去年11月下旬,中國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在網路發布影片,宣稱自己成功製造了人類史上首個「基因編輯」嬰兒,利用基因編輯技術「CRISPR」對胚胎進行實驗,使雙胞胎女嬰「露露」與「娜娜」天生對愛滋病免疫,並於去年11月28日在香港「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Second International Summit on Human Genome Editing)上,公開發表他的基因編輯研究成果。

在研究公開前,曾與史丹佛大學生物學家赫伯特(William Hurlbut)進行數次討論。不過在1年後的今日,不僅這些嬰兒的命運成謎,賀建奎本人也徹底消聲匿跡。他在今年1月以後就不曾公開發表研究,完全在公眾前消失,因此,外界也無從得知「基因編輯嬰兒」目前的健康狀況究竟如何。赫伯特近日向《美聯社》(AP)表示:「關於這件事情呢,現在整個故事都陷入神秘之中,這對於增進理解實在毫無助益。」

科學家行蹤成謎,疑被中國政府消失

事件爆發之後,賀建奎因其研究的道德倫理爭議遭受諸多抨擊,批評聲浪不僅來自海外,也包含中國國內的科學家,也遭任教大學解僱。今年1月初,賀建奎在中國南方科技大學的宿舍陽台最後一次出現在大眾面前,由於當時有警力現身,因此賀建奎遭「軟禁」的傳言甚囂塵上。

數周之後,中國官媒《新華社》發布調查結果,表示 賀建奎的所作所為係屬追求聲名的個人行為,如有違法行為也將遭到懲處,《美聯社》在此後便不曾聯繫到賀建奎本人,年初曾與賀建奎保持聯絡的赫伯特,拒絕透露自己最後一次與賀建奎聯繫是什麼時候,賀建奎之前聘請的媒體發言人費威(Ryan Ferrell)也拒絕表態。在此之前,費威曾透露他的薪水已開始由賀建奎的妻子支付,可能意味著賀建奎不再有辦法自行處理這些事情。

以「基因編輯嬰兒」引發軒然大波的中國科學家賀建奎(AP)
以「基因編輯嬰兒」引發軒然大波的中國科學家賀建奎(AP)

基因編輯寶寶、實驗數據,俱在中國政府掌握中

中國政府的官方調查似乎確認了賀建奎所言不假—他確實製造了基因編輯嬰兒。該調查也指出,政府將會密切監視那兩名1年前已經誕生的雙胞胎,以及參與賀建奎第二次妊娠實驗的相關人員。不過,報告中對第二次實驗中的胚胎隻字未提,這個嬰兒理論上已經在今年夏天出生。

至於其他涉及此事的學術人員,也正承受相關後果。賀建奎在基因編輯研究論文中,曾經提及他在美國萊斯大學 (Rice University)深造時的指導教授蒂姆(Michael Deem),蒂姆如今正在接受校方調查。

以「基因編輯嬰兒」引發軒然大波的中國科學家賀建奎(AP)
以「基因編輯嬰兒」引發軒然大波的中國科學家賀建奎(AP)

賀建奎的實驗記錄以及既存的基因編輯胚胎,目前都在中國當局掌握中。目前,外界無從得知這兩名嬰兒的健康狀況。才剛針對此事件出書的賓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基因科學家穆蘇努魯(Kiran Musunuru)表示:「儘管非其本意,但他(賀建奎)確實對這兩名嬰兒造成了影響。我們不知道這是否會對孩子帶來傷害。」

科學家:基因編輯技術可用於醫療,應以管制取代禁止

而在學術圈,科學家們最近發展出比CRISPR更安全的基因編輯方式,也正在測驗基因編輯是否能用於醫療。這部分的應用較不具爭議性,因為這些改變並非發生在胚胎幹細胞,因此不會由下一代繼承。部分科學家認為,如果基因技術確實能夠治療疾病,或許能使人們更容易接受。《美聯社》發布的民調結果也支持類似觀點,大部分美國人認為為了治療疾病使用基因改造是可行的,但若是為了讓小孩更聰明、跑更快或長更高則不應被允許。

不過,確切而言,哪個單位應該對此設立相應標準、又該如何落實?學術社群直至今日仍尚未形成任何結論。穆蘇努魯表示:「(這一年來)什麼也沒改變!」赫伯特則說,自己並不認同賀建奎的行為,但他也表示許多人將焦點放在妖魔化賀建奎的所作所為,反而使得真正的關鍵問題難以浮現。

目前為止,各國大多直接以「禁止」方式對基因改造相關研究設限。柏克萊大學CRISPR技術先驅杜德那(Jennifer Doudna)目前在《科學》期刊(Science)上發表評論,指出世界衛生組織(WHO)要求各國立法單位禁止相關實驗,但一名俄國科學家近期卻仍開始計畫相關實驗。有鑒於此,杜德那認為「全面禁止」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立法者應該開始思考怎麼「管制」,她寫道:「想去『修一下』的誘惑,一直都存在那。」

過去一年,多家媒體也曾揭發中、美等地對賀建奎的研究心知肚明的科學家。赫伯特對此表示:「很多人都知道,很多人鼓勵過他,賀建奎並不是偷偷摸摸地在做這件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