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中美兩強惡鬥,香港必是輸家

2019-12-03 07:10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正式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支持「五大訴求」的反送中抗爭者上街遊行慶祝。(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正式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支持「五大訴求」的反送中抗爭者上街遊行慶祝。(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11月27日正式簽署了國會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與《禁止商業出口涵蓋軍用品給香港警方法案》。中共對此做出強烈反應,指控美國干預內政,揚言將採反制行動。《紐約時報》分析,北京真正擔心的是經濟,而為了貿易談判,中方難以與華府撕破臉,所以反擊選擇有限。上述說法部分言之成理,中共當然希望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但如果川普未來落實相關法案時,超越了北京能夠容忍的底線,則中共的反擊力道,可能非美國所能預期。

川普有競選連任的壓力,也期待和中共的貿易談判能產生階段性的成果。川普簽署法案時發表的聲明就留下伏筆,強調憲法在外交關係方面對他的授權;但站在中美戰略競爭的角度看,川普當然不會放過「天上掉下來」的這張「香港牌」。川普精打細算,他不會為這張牌和中共撕破臉,而只是把它當成討價還價的籌碼。所以,香港不會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即不會讓中美關係淪至無法收拾的地步。大多數印太周邊國家,似已看清這場牌局的奧妙之處,故都小心避免在香港問題上表態。

不表態就是不願加入圍堵中共的行列。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所教授鄭永年就認為,美國圍堵中共難以實現。鄭永年指出,全球局勢在冷戰後朝多極化發展,非美國獨霸,美國及其他國家的潛在衝突不容忽視。以美國在亞洲的傳統盟友日本為例,日本傾向於將東協放到戰略考慮的重要位置,並力圖成為區域的政治領袖,這對美國的亞洲利益構成挑戰。此外,區域認同的加強也促進了各種形式的區域經濟、軍事和政治聯盟的形成。

在參議院全院無異議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際,俄勒岡州民主黨聯邦參議員默克里(Jeff Merkley)在院會發表演說。(2019年11月19日)
在參議院全院無異議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際,俄勒岡州民主黨聯邦參議員默克里(Jeff Merkley)在院會發表演說。(2019年11月19日)

前美軍太平洋司令布萊爾(Dennis Blair)11月27日在美國《國會山莊報》(The Hill)發表的一篇文章,似乎印證了鄭永年的說法。布萊爾認為,過去韓國、美國和日本曾經共有的價值和利益正在消失。布萊爾警告,這三個國家的領導人「都只關心推進國內政治議題,導致美日韓三角同盟的弱化」。例如,日本與韓國也繼中美之後爆發貿易紛爭,並在短時間內迅速升級。日韓交惡不僅影響兩國經濟,也讓身為其共同盟友的美國感到焦慮。但布萊爾也批評川普「削弱了加強同盟遏制力的軍事演習,削弱美國的安全保障」。明顯的是,川普竟然為了分擔防衛支出,而不斷和盟友斤斤計較。

相較之下,中共對東亞地區的外交攻勢則大有斬獲。雖然印度宣布暫時退出《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但中共仍是本屆東協峰會的最大贏家。中共推動一帶一路計畫時,把東南亞設定為核心戰略區域,很多互聯互通的計畫都在東協進行,如果明(2020)年順利完成RCEP的簽署,則中共對整個區域的影響將會更深、更廣、更遠。

而南海本是美國可以用來挑戰中共利益的議題,因為周邊許多國家和中共存有「領土」爭議。除RCEP外,南海是這次東協峰會的另一焦點。中共總理李克強在會中表達善意,強調中共願與東協國家合作,確保南海地區的長期和平穩定。他也透露,《南海行為準則》在短短一年內,提前完成了第一輪審讀,第二輪審讀目前也已經啟動,並且力爭在2020年完成二讀。相關準則一旦落實,對中共處理南海紛爭問題,有積極性的作用。

2019年6月5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宮舉行會談(AP)
2019年6月5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宮舉行會談。中俄關係升溫。(AP)

在中共遠交近攻的戰略下,外界注意到,中共與俄羅斯正加快腳步,提升他們之間的地緣政治夥伴關係。習近平於今年6月訪問俄羅斯,與俄方簽署了總值200億美元的二十多份合約,並與俄羅斯總統普丁宣布,將兩國關係由原來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升級為「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香港《明報》對此發表社論指出:「中俄宣稱『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方』,惟現時雙方關係已經具備了結盟的一切特徵。而這一現狀,全拜美國極限施壓、單邊主義的外交政策所賜。中俄互助,既有結伴抗美的地緣政治需要,亦有優勢互補的經濟需求。俄羅斯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已表達全力支持,兩國未來發展潛力可說非常可觀。」澳洲國立大學教授迪布(Paul Dibb)也在最近的一篇研究報告指出,若中俄軍事夥伴關係不斷提升,將會挑戰以美國為中心之亞太及歐洲體系,削弱國際安全秩序。

事實顯示,香港反送中運動演變至今,已對於明年臺灣的總統和立委選舉,造成重大的影響。為了爭取選票,參選人想利用「出口轉內銷」的手法操作香港議題,但不能因此違反國家的政策和整體利益。蔡英文總統強調支持港人追求民主自由,表示臺灣「會關心,但不會介入」。這個說法符合《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的精神,這是一九九七及一九九九年後規範政府對港澳地區政策的法律文件。我們關心港澳地區民眾依法應該享有的權益,但反對任何以暴力行動做為爭取權益的手段,更反對港府或在北京支持下,採取任何以暴易暴的作法來「止暴制亂」。

我們不希望臺灣因中美戰略競爭而遭「池魚之殃」。在中國近代史,列強在中國土地作戰,卻讓中國成為代罪羔羊的例子班班可考。針對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有香港媒體指出,對外方面,法案增加了外資在港面對的不確定因素,有損香港經濟利益;對內方面,法案標誌香港成為中美角力戰場,兩強惡鬥之下豈有完卵,香港必是輸家。

同樣的道理,臺灣因其戰略地位,已成為中美兵家必爭之地。角逐大位的蔡、韓兩大陣營,日前即針對「印太重要角色」或「美中角力戰場」的議題展開辯論。選舉是政黨政治的具體表現,我們期待任何參選者,都不要為了一黨一己之私,傷害到臺灣生存和發展的核心利益。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原標題為:中美戰略競爭下的合縱連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