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工程延宕是幸也是不幸」 創作平台、戲劇盛會、馬戲棚⋯王孟超率北藝中心先做扎根實驗

2019-12-08 08:10

? 人氣

在擔任台北表演藝術中心總監以前,王孟超已縱橫劇場超過半甲子,做過的舞台、燈光設計不勝其數,雲門舞集、表演工作坊、金枝演社⋯⋯多年經歷打磨出敏銳的舞台觀點。(蔡親傑攝)

在擔任台北表演藝術中心總監以前,王孟超已縱橫劇場超過半甲子,做過的舞台、燈光設計不勝其數,雲門舞集、表演工作坊、金枝演社⋯⋯多年經歷打磨出敏銳的舞台觀點。(蔡親傑攝)

「我都說大戲不要去看第一天首演,那只是彩排,等燈光、技術好不容易好了,演出已經結束。」在擔任台北表演藝術中心總監以前,王孟超已縱橫劇場超過半甲子,做過的舞台、燈光設計不勝其數,雲門舞集、表演工作坊、金枝演社⋯⋯多年經歷打磨出敏銳的舞台觀點。

台北表演藝術中心(下稱北藝中心)目前辦公室,設立於台北試演場,此處前身是迪化溫水游泳池,後來游泳池不堪營運成本收攤,由北藝中心接手,將泳池區域改造為排演場,長35公尺、寬24公尺的場地,可供劇團完整嘗試燈光、走位,「雲門為什麼會好看?他們排練場跟劇場一樣大,東西可以先試好,但大部分團體都沒有這樣空間,進劇場第一天才開始摸索燈光、技術。」

其實北藝中心的落成,堪稱命運多舛,位於台北市劍潭的主體建築,原來預定2014年完成、2015年試營運,無奈高難度的建築要求,導致工程數度延宕,而在施工單位理成營造倒閉後,直至2017年,才終於由雙喜營造得標,重新開工。王孟超說,預計2020工程將會完成,但後面仍需要一段時間測試。

台北表演藝術中心(風傳媒)
台北表演藝術中心的落成,堪稱命運多舛。(資料照,風傳媒)

「你可以說幸運也不幸,不幸是工程延宕、廠商倒閉,有幸是幾乎全世界,沒一個劇場開幕前,可以像我們這樣面面俱到去紮根。」日前兩廳院透過大數據研究售票資料,顯示戲劇節目6年來儘管場次增加,平均產值卻減少,被劇場界視為一大警訊,王孟超認為,最重要的就是紮根。

「每次國外策展人來,都說台灣好好喔,觀眾都好年輕,都黑頭髮,我都很不好意思說,因為往上面就沒了。」王孟超感嘆,兒童小時候都會跟爸爸媽媽看表演,但青少年以後就去追星,到大學可能有些人才回到劇場,畢業後工作一忙,又沒時間看戲,「沒有連接過,中間就斷掉了,等到40、50歲有錢有閒,所有演出都是給年輕人的,他也沒了。」

台灣補助生態畸形 北藝中心盼從頭陪伴藝術家

當前北藝中心常態性舉辦活動,包含台北藝術節、兒童藝術節,以及以學生、素人團體為主的台北藝穗節;三節之外,則有邀請各國藝術家前來駐村的亞當計畫,以及與法國國家舞蹈中心合作的「Camping Asia」,以營隊形式,邀集泰、法、澳、美、日等9國共12間藝術院校學生、跨領域藝術家,密集舉行工作坊、表演呈現。

「這個受益最大是學生,對學生來講,就已經開眼界,知道怎麼跨界。」王孟超觀察,目前其實全世界藝術形態都跨界,但台灣的教育模式,大多還是舞蹈歸舞蹈、戲劇歸戲劇、音樂歸音樂,「年輕人沒這個機會,當國外到處在跨界時,你就會焦急。」

20191205-尚軒調查-王孟超專訪-2018亞當計畫藝術家們於寶藏巖分享及交流各國藝文情況。(北藝中心提供)
當前北藝中心常態性舉辦活動,三節之外還有邀請各國藝術家前來駐村的亞當計畫。圖為2018亞當計畫藝術家們於寶藏巖分享及交流各國藝文情況。(北藝中心提供)

另一個計畫同樣從前端開始。北藝中心自2017年起,透過「創意節目前期展演計畫」搭建創作平台,每年挑選20多個團體,補助前期開發階段經費,而非單純補助節目製作,並於年中、年末片段呈現,「20分鐘內不管讀劇、片段演出,甚至PPT報告都可以。」

「台灣很畸形的生態是,永遠只補助今年演出,也只補助新製作,重置就不補助,但這樣是壓榨藝術家。」王孟超說,「每年快一點3、4月,甚至到7、8月才拿到補助,而且補助七折八扣,還最好要在11月演出完,公家才有辦法結案,這完全是不對的。」

20191205-尚軒調查-王孟超專訪台北表演藝術中心與法國國家舞蹈中心合作的「Camping Asia」,以營隊形式,邀集泰、法、澳、美、日等9國共12間藝術院校學生、跨領域藝術家,密集舉行工作坊、表演呈現。(北藝中心提供)
台北表演藝術中心與法國國家舞蹈中心合作的「Camping Asia」,以營隊形式,邀集泰、法、澳、美、日等9國共12間藝術院校學生、跨領域藝術家,密集舉行工作坊、表演呈現。(北藝中心提供)

王孟超說明,創作平台呈現時,北藝中心也會邀請兩廳院、國家歌劇院、衛武營、各地文化局等人員參加,各場館假若對哪個節目有興趣,便可預先邀演,甚至加入合資共製,他認為未來不該再由文化部、國藝會補助節目,該是場館跟演出團體互相發展,場館想要什麼特色,就去找怎樣的團合製、邀演。

他談到,明年將改變模式,同樣在年底舉辦呈現,不僅有北藝中心合作團隊,也將邀請兩廳院、國家歌劇院、衛武營、廣藝基金會等,帶著正在發展的節目一起來呈現,如此代表性更足,甚至香港,或者未來中國的單位也可以來看,「未來2、3年可能的節目都在這裡。」

「歐洲很多舞蹈都感受到馬戲威脅」 王孟超盼打造台灣馬戲基地

對創作者扎根之外,王孟超也希望將表演內容往外擴展,收納更多元素吸引觀眾,其中一點正是「馬戲」。

他解釋,明年北藝會開始「馬戲棚」計畫,「現在想像的新馬戲,都是太陽馬戲團,那是一種極端,可以1年邀請1次,但台灣沒有能力做,可是歐洲、加拿大有更多新馬戲,可以講故事、感動人,更有劇場形式,跨足戲劇、舞蹈。」

「甚至歐洲現在很多舞蹈,都感受到馬戲威脅,馬戲如果跨足過去,可以更精彩、更神奇。」他舉例,如瑞典團體Cirkus Cirkör,曾用馬戲表演講難民故事,像走鋼索,鋼索上都是假的鐵絲網,表演者穿著難民打扮、包著中東風格頭巾,挑著水來維持平衡,把整個意象跟馬戲結合等,或者用空中吊環與布幕,呈現海難的畫面,效果非常驚人。

北藝中心對馬戲的期盼,早已有初步嘗試,去年「釘孤枝雜耍擂台」活動曾在台北藝術節登場,以類似街舞battle的方式,邀集各方馬戲、雜耍表演者一決高下。

20191205-尚軒調查-王孟超專訪-2018創意節目前期展演計畫。(北藝中心提供)
王孟超發現,台灣雜耍技術並不輸外國。圖為2018創意節目前期展演計畫。(北藝中心提供)

王孟超指出,這個活動不只吸引了以前沒看過的觀眾,此外他在比賽的過程中,則發現台灣雜耍技術並不輸外國,但像日本雜耍表演者會帶一點故事,國外有些則會把Rap、肢體動作帶進來,台灣徒有技術,但身體沒韻律感,最後都輸了,在技術之外,得要學怎麼說故事。

王孟超說明,未來台北試演場改造完成後,挑高6公尺的場地,標點、綁點都做好,就可以邀請馬戲表演者來練習,有什麼馬戲團來國內表演,就請他們來做工作坊,開始學技術,然後再學怎麼用技術講故事,幾年後就會變成重要的馬戲基地。

此外,北藝中心也與編舞家何曉玫合作,每周固定時段開設工作坊,提供舞者再進修。王孟超談到,很多舞者畢業後,國內舞團不養人,都是要演出才會找人,舞者必須到處去打工謀生,因此他希望提供管道,讓舞者畢業後能夠有地方進修,授課老師也可以透過這個機會有新的發想,再加上旁邊空間提供馬戲表演者練習,「空間在那裡,只要把基本架構做好,人就會到,事情就會發生。」

劇團南下演出開銷繁重 王孟超盼從技術人員、餐旅費減壓

除了表演者外,技術出身的王孟超,對於幕後人員的待遇,也有一番看法;根據文化部統計,全台約有超過3分之1藝文團體設立於雙北地區,藝文資源的南北差距,不只是觀眾受影響,幕後人員、演出者也備受折騰。

「台灣所有技術人員幾乎都在台北,因為這樣才有案子接。」王孟超指出,當劇團要去中南部演出時,常常要帶一大批技術人員,吃住都會是大筆開銷,但如今台中、高雄都有大場館,應該也可以培養自己的特約技術人員,團體下去演出時,只要帶舞台總監、燈光總監等人就好,其他就跟當地人員接軌,像國外的團來台灣,也是只帶1、2位舞台、技術總監就好。

20191202-台北表演藝術中心總監王孟超專訪。(蔡親傑攝)
除了表演者外,技術出身的王孟超,對於幕後人員的待遇,也有一番看法。(蔡親傑攝)

王孟超談到,北藝中心目前希望建立特約人才庫,跟技術人員簽約,每年保證提供一定時數的工作量,等於是半全職,每季先安排好演出時間後,他們會比較好規劃生涯、休假、進修,而他希望,這個模式假若發展成功,也希望能推展到中南部場館使用。

此外,王孟超也期盼文化部成立基金,負擔包含運輸、住宿費等巡迴的額外開銷,假若1個團的節目,有3個中南部場館的邀演或共製,便可以申請,「大部分演出不敢下去中南部,除非場館去邀請, 但場館對票房沒把握也不敢邀,所以永遠是明華園、果陀等大團, 其他團不敢下去,如果能省去這些成本,中南部就更願意冒險,團體跟場館壓力會比較小,整個演出生態才會健康。」

瞻前也要顧後 表演藝術獎要師法柏林經驗

侃侃而談對表演藝術未來的展望外,王孟超也想顧及過去。日前表演藝術聯盟在全台舉行論壇,擬向文化部提案,建議設立如金馬獎、金曲獎這般,專屬於表演藝術的獎項,對此包含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朱宗慶等藝文界人士,也持正面看法。

王孟超則以自己曾任傳藝金曲獎評審的經驗指出,表演藝術若僅看錄影呈現來評判,除了容易因錄影品質受影響外,現場演出的氛圍也難以藉此呈現,他認為可以借鏡德國柏林的「戲劇盛會」,戲劇盛會每年會選出去年10大優秀好戲,全部來柏林重現,再從這裡面選獎項。

20191205-尚軒調查-王孟超專訪-2017音樂劇表演培訓課程為期4周,透過密集鍛鍊,全方位訓練學員的舞蹈、聲音、歌唱、表演實力。(北藝中心提供)
2017音樂劇表演培訓課程為期4周,透過密集鍛鍊,全方位訓練學員的舞蹈、聲音、歌唱、表演實力。(北藝中心提供)

「對劇團來講,重演比什麼都重要,很多劇演1個周末就沒了,最快也是2年後重演,布景、人都不一樣,等於重來一遍,但如果今年演出,明年上半年馬上重演,成本就相對少。」王孟超指出,未來北藝中心希望每年上半年空出檔期,邀請去年5個最值得重演的節目,大家再來從裡面評選,這樣才有對的平台。

王孟超說,戲劇盛會的構想,加上前期創作平台計畫,「等於每年上半年,全世界來挑去年台灣最好的節目,下半年再來挑台灣未來最有潛力的節目。」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