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玲來囉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王宗偉觀點:從1970-80年代東亞民主化進程解釋美麗島事件

2019-12-08 07:00

? 人氣

中研院社會學研究員吳乃德認為,將民主化都歸功蔣經國雖不完全錯,但會有「扭曲」。(顏麟宇攝)

中研院社會學研究員吳乃德認為,將民主化都歸功蔣經國雖不完全錯,但會有「扭曲」。(顏麟宇攝)

立委候選人吳怡農日前表示,小時候曾向同學訴說前總統蔣經國是害爸爸沒工作的壞人,如今自己與蔣經國後代蔣萬安一同競選,感嘆機緣造化,此言論一出也掀起熱議。吳怡農父親中研院社會所兼任研究員吳乃德,5日在美麗島事件40周年的研討會上談到台灣民主化時表示,將民主化都歸功蔣經國雖不完全錯,但會有「扭曲」。吳大師並且丟出了一個大哉問-要如何解釋美麗島事件?吳乃德並認為,若蔣經國真是民主推手,很難解釋為何有這麼多人受軍法、司法審判。

該怎麼解釋1970-80年代之交東亞民主化的挫折與潛流?吳乃德的說法就完全正確嗎?如果從整個東亞政治潮流變遷的角度來看,又該如何解釋美麗島事件,答案其實是十分清楚的。

二戰後台灣與韓國都從日本殖民地,而光復回到原先民族認同的祖國,經過長期軍事獨裁走向政治民主經濟繁榮的生命軌跡中,發生了許多情節非常相似的事件,值得台灣人民對照參考。

1947年台灣發生二二八事件,次年韓國發生美韓聯軍屠殺數萬無辜平民的濟州四三事件。1979年台灣發生高雄美麗島事件,無巧不成書的是,次年韓國也發生韓軍血腥鎮壓反全斗煥獨裁民主運動的光州518事件。韓軍出動裝甲部隊、傘兵與武裝直升機,以打一場戰爭的標準從民變人士手中「收復」了光州。剛好現在光州事件-即韓國518民主化運動39週年特展,也在台北進行。這就使兩場群眾運動意外地有了彼此對話的可能與空間,讓台灣人有機會看看別人,想想自己。

光州事件死難者(維基百科)
光州事件死難者(維基百科)

光州事件以數百人流血罹難的悲劇做收,但早在光州事件半年前發生的台灣高雄美麗島事件,卻是當場無人死亡。二者相比,這才是美麗島事件最需要被解釋的奧妙之處。一直以來有一個言之鑿鑿的傳說指出,在警民衝突最劇烈的時刻,當日政府在高雄事件的決策會議上有人當場提出,要調左營的海軍陸戰隊來市區鎮壓。在場坐鎮的最高主官警備總司令汪敬煦,隨即出示了蔣經國的三點對策指示:不得開槍,不得殺人,不得出兵-無武裝的憲兵受檢察官指揮,以司法警察論,此議遂息。

1979年12月10日晚間,美麗島事件中的街頭混戰,終於以相對平和的方式結束。小蔣要求現場軍警克制的傳聞雖無具體文字證實,與整體情勢發展情況比對,應有所本。嗣後的軍法、司法審判,畢竟還是執政者讓當事人請律師出庭辯護,想以走文明法治的方式,要與國內外溝通。比起半年後的韓國518光州事件中的軍警對待人民所表現出的血腥殘忍,蔣經國的政治手段高於全斗煥豈是差別以道里計?

當時真的很難解釋卻需要被認真看待的問題,恐怕還不是美麗島事件之後為何有這麼多人受軍法、司法審判,而是蔣經國竟然始終反對當場以武力鎮壓民主運動。畢竟整個1970年代後期對台灣與韓國的政府與社會,造成外在極大衝擊的區域事件,是經過近30年的反共戰爭以後,1975年春季南越共和國的淪亡。這使得同樣處於分裂國家面對共黨威脅類似狀況下,台灣與韓國的軍事政治領袖,頓時都有了唇亡齒寒的感覺。因此這就注定位於亞洲冷戰前沿的兩國,對於內部的反對者不可能太過客氣。

在內部面對反對者的挑戰時,在外部共產黨的入侵近在咫尺時,只要軍人還效忠自己。那麼把他們全部打成同路人以外,再加以強力彈壓取締各種反政府活動。對手握槍桿的威權執政者來說,其實是一個很現實也很合理的選擇。韓國的軍人領袖全斗煥就無法抵擋這致命的吸引力,使得518光州事件至今39年,年復一年成為韓國政治與社會的詛咒。韓國民主化以後多部影視作品如《華麗的假期》與《計程車司機》講述這個故事,但類似的視覺作品無法出現在台灣,因為畢竟同時間台灣就是沒發生過血流成河,屍橫遍地的殘酷畫面。連僅僅兩年前的中壢事件都還付出幾條人命,美麗島事件現場無人死亡,難道不是當局有意為之嗎?

美麗島事件進行軍法審判,七名被告(左起):張俊宏、黃信介、陳菊、姚嘉文、施明德、呂秀蓮、林弘宣出庭。
美麗島事件進行軍法審判,七名被告(左起):張俊宏、黃信介、陳菊、姚嘉文、施明德、呂秀蓮、林弘宣出庭。

這雖然只是一個大歷史中的小細節,但蔣經國以何種方式盡可能緩和國家與社會之間的矛盾,卻是談論這段歷史時十分值得留意之處。

吳乃德否認蔣經國是台灣民主化的推手,這當然有其道理。因為民主之所以降臨一個社會,有國內外主客觀各種力量作用形成的合力。所以本來就並不存在哪一個單個的個人,會是一個社會民主化的推手。但吳乃德認為在蔣經國處理美麗島事件時的角色,卻是用連根清除做法,等於要撤底摧毀當時的民主運動。這與蔣經國當時對反對勢力其實凡事留有餘地,並不打算把事情做絕的歷史軌跡,似乎頗有差距。

蔣經國對當代台灣社會的貢獻並不在於他是台灣民主化的推手,但他當總統後至少也從未考慮要對民主運動痛下殺手,一如全斗煥政府在韓國光州事件那樣心狠手辣。這種得饒人處且饒人的處事作風,是台灣政治形式後來得以和平轉型的重要前提。

「如果沒美麗島事件,沒有家屬和辯護律師繼續努力,蔣經國會否妥協?」最後吳乃德認為,這是他個人主觀判斷,也供大家繼續思考。但更多人忽略的卻是,蔣經國畢竟到底沒有把心一橫,在美麗島事件的當下,直接命軍警開槍鎮壓,一如後來的韓國光州事件。這個在美麗島事件爆發前蔣經國就已經妥協,決定事緩則圓的細節,其實才是更決定台灣後來民主化進程的關鍵因素吧?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