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國彥觀點:女卡神練網軍,巧手編就羅織經

2019-12-08 06:50

? 人氣

現任駐日代表謝長廷(左)與「卡神」楊蕙如(右)2008年總統大選時合影。(新新聞林旻萱攝)

現任駐日代表謝長廷(左)與「卡神」楊蕙如(右)2008年總統大選時合影。(新新聞林旻萱攝)

台北官場現形記第十彈

「世事澆漓奈若何!千般變態出心窩,原知陰府皆魂魄,不想人間鬼魅多!」     ── 斬鬼傳,第一回

話說鍾馗驅鬼辦案,千多年來,雖不能說弊絕風清,也算差強人意,這日來到蓬萊寶島,先到城隍殿歇息,外頭喧鬧,三不五時,就有眾人呼喊「凍蒜、凍蒜」,原來是二十一世紀這個國家的新興咒語。

鍾馗步上殿頂,環顧四周,三河環流,草山巍巍,近看總統府,熠熠生輝,突出廣場之上;遠眺觀音山,樓台連宇,排連山水之間,果然好一個建都之地。細細看那三教九流,做官的肥吱吱,果然顯赫驚人;讀書的滿街走,博士成群,有真有假。拜廟的,挨肩擦背,大多為名利而來;開店的,門可羅雀,泰半是商農之輩。

這台北城裡,好逞才的,口尖舌利,流於輕薄;好老實的,溫良恭簡,流於迂腐;更有富可敵國的,頤氣指使,政商通吃;再有名嘴一族,推波助瀾,唯恐天下不亂。種種各別,奇形怪狀,鬼氣妖氛,瀰天漫地,好個鍾馗,拔出青鋒三尺,要來驅魔捉妖。

正待出門,城隍爺叫住:「鍾馗慢走,這城裡妖邪固多,但人鬼之分只在方寸之間,方寸正的甚至可以為神,方寸不正的,也就墮為妖魔。」

鍾馗說:「我驅魔斬鬼多矣!一般兩眼就能看透。」

城隍爺說:「台北城裡不然,這個國家的鬼最難處置,欲刑之以法治,彼無犯罪之名;欲關之於牢獄,又多有高官護衛。」

「如此說來,事很難辦,小臣孤身一個,如何辦案是好?」

城隍爺道:「我這殿裡新到一名閒差,名喚『含冤負屈』,原在陽間負責對日外交,稱得上一員幹才,可供你驅使,但你要先平反了他的冤屈。」

鍾馗道:「如此最好,申冤平魔,本是我的工作。」

城隍爺傳那「含冤負屈」上殿聽旨。

只見那人,頭戴儒巾,臉帶書香,怎耐滿胸冤氣,苦楚長噓。

鍾馗先下了馬威,喝道:

「莫胡為,幻夢空花,看看眼前,實不實徒勞機巧?休大膽,洋銅熱鐵,抹抹心頭,怕不怕仔細思量!」

含冤負屈趴在殿前,沈聲說道:「威逼之下,我在外交部寫了悔過書,要撤我職,也沒那麼多好說的,一身傲骨,無怨無悔,只不甘拿我墊背,還想株連我一班下屬。」

「冤有頭,債有主,細細稟來!」

「我亦不知原委,只知網路上排山倒海,都說是我的責任。」

殿旁文書秘書最近有了新配備,拿了平板電腦上來:「有了,估狗大神回報。」

「檢方追蹤發文IP時,先查到帳號『slow』是楊蕙如,且位址與『idcc』相同,便循線鎖定楊蕙如;不過,楊蕙如表示,自己僅提供熱點給友人,並非自行撰文,而楊口中的蔡姓友人(男子)到案後,隨即承認是自己發的文。」

「你是說卡神楊蕙如?為什麼卡神要提供熱點給朋友?」

「我亦不知。」

20191206-韓國瑜競選辦公室總發言人王淺秋()、發言人何庭歡()、鄭照新()6日召開「楊蕙如們?!黑韓網軍現形抓到了!人民納稅錢拿來推播磨黑韓新聞」記者會,並拿出總統蔡英文與楊蕙如的合照。(顏麟宇攝)
韓國瑜競選辦公室總發言人王淺秋()、發言人何庭歡()、鄭照新()6日召開「楊蕙如們?!黑韓網軍現形抓到了!人民納稅錢拿來推播磨黑韓新聞」記者會,並拿出總統蔡英文與楊蕙如的合照。(顏麟宇攝)

網路秘書又上來了,說:「根據我的調查,去年因日本關西機場事件,蘇啟誠選擇輕生,在遺書中表明『不堪外界嚴苛批評,感到痛苦』,疑似是因為網路上的謾罵導致輕生。如今楊蕙如被查出就是網軍頭,當時,PTT上一則辱罵大阪駐日辦事處的貼文內容,便是由她指使所發。」

鍾馗板起了撲克臉:「這都是可受公評之事,也不能就說是楊蕙如冤屈了你,要有人給錢,給楊蕙如,楊蕙如有給網軍,才算罪證確鑿吧!」

老鍾馗找良心,鐵手伸向地僻僻

網路秘書又來表功:「這陽間有個名堂,叫:黑犬的報恩。您看這裡還有一則報導,是這麼寫的:「台北市議員將矛頭指向謝長廷,拋出一連串質問『駐日代表謝長廷的政治責任呢?還有,謝長廷如何給卡神經費?是用公帑嗎?錢從哪裡來?謝長廷不用請辭道歉、不用說明嗎?還要硬拗下去嗎?』」

鍾馗見那罪證確鑿,下線俱已承認,不如打鐵趁熱,速速循資金來源追查,看看都是誰指使楊蕙如成立網軍,除了蘇啟誠外,還有誰是受害者?

要找上線,不容易!想當年,鍾馗奉命收服一個口吐白沫、信口雌黃的「涎臉鬼」,煞費周章。那涎臉鬼住在無恥山寡廉洞裡。他身邊有個軍師,見識精詳,施計妥當,法號「伶俐鬼」,機關算盡,還是誤了自己性命,被鍾馗一刀斬了。這日,鍾馗渡了唾沫河,上了無恥山,在洞口叫罵,涎臉鬼聽見喊叫,走出洞來:「來的正好,你這醜鬼,將我徒弟斬了,我正要報讎雪恨!」

鍾馗昂然喊道:「本官奉旨除邪,還不納命來?」,說著,舞劍便砍,一劍砍到涎臉鬼臉上,只見他毫髮無傷,面不改色。

鍾馗吃一大驚,喊道:「好個臉!」

涎臉鬼道:「不敢自誇,將就湊合,任你刀劈、劍射、腳踢,我不只不掛在臉上,還一丁點兒都不放在心上。」

鍾馗氣得暴跳如雷,又上前去照臉亂砍,像剁肉餡似的,又剁了一百多刀,那臉也不紅一下。又上去踢了一百多腳,那涎臉鬼說:「舒服啊!好久沒按摩了,倒省了我銀子。」

鍾馗也由不得笑了:「你這臉要得!怎麼練就的?」

涎臉鬼唉了一口氣:「這臉也有個傳統根源,當年我們與藍軍大戰的時候,家師教了個唾面自乾的法術,那也只不過是臉皮厚而已,我呢,青出於藍,勝於藍,所謂藍軍,根本不夠看!」

鍾馗心裡想著,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且說來聽聽」。

2019年12月6日,「卡神」楊蕙如涉網路帶風向侮辱大阪辦事處被起訴,國民黨民代再到外交部抗議,與警方推擠過程中,立委林奕華受傷(國民黨立院黨團提供)
2019年12月6日,「卡神」楊蕙如涉網路帶風向侮辱大阪辦事處被起訴,國民黨民代再到外交部抗議,與警方推擠過程中,立委林奕華受傷(國民黨立院黨團提供)

涎臉鬼洋洋得意,但是顯不在臉上,因為臉皮太厚,有喜怒不形於色的功夫:「我琢磨啊,師父的法子也不過就是臉皮厚而已,我呢,又造了一副鐵皮臉,貼在臉上,外頭用布鑲漆了,還怕不堅牢,又貼上樺樹皮,有點生命的顏色,表面看來也是有機的。」

故事說到這裡,那唇白齒紅的「含冤負屈」雙拳一報:「稟告鐘爺,那古書上也有整治這種厚臉皮鬼的方法!」

「說來聽聽!」

「就是造就一個臉皮更厚的鬼,去與他換。」

「這鬼法術豈不更加高強?越發的不要臉?」

「這個厚臉皮鬼不一樣,裡頭要裝個良心,也不用多,只要有半個就行!」

「你這寶島聖地,到哪裡找良心?」

「光找良心還是有的,可還得配上一副刀槍不入的厚臉皮,這就難了!不過,據說有個隱密所在,稱做『地僻僻』,說不準還能找到一個半個有良心的。」

鍾馗也學會了估狗,用孤狗地圖找,就是找不到地僻僻。

只聽網路秘書,興奮的大叫:「就說要雙語教育嘛!我打英文DPP,就找到了。」

鍾馗戴了鐵手套,怕硬闖地僻僻開鐵門時,手指會被夾傷骨折,至於地僻僻那兒能找得到一個或半個良心嗎?且聽下回分解。

*作者為前環保署長。(本文取材清朝劉璋「斬鬼傳」,借奇幻,論古今,假語村言,祈勿對號入座。)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國彥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