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肚皮舞孃在埃及爆紅,埃及舞孃卻愈來愈稀少

2019-12-10 17:00

? 人氣

火爆埃及的俄羅斯舞孃喬哈娜(Johara)。(德國之聲)

火爆埃及的俄羅斯舞孃喬哈娜(Johara)。(德國之聲)

埃及是肚皮舞的發源地,但由於社會風氣日趨保守,如今難以找到埃及肚皮舞娘。這對外國舞者而言卻是一個走紅的契機。來自俄羅斯的舞者喬哈娜在埃及已是享譽盛名的肚皮舞表演家。

喬哈娜(Johara)-阿拉伯語中的「寶石」-是在開羅最受追捧的肚皮舞娘之一。她在Instagram上有一百萬粉絲,行事歷上填滿了在派對、俱樂部和豪華酒店婚禮上表演的排期。在她最新的一部影片裡,這名31歲的舞者穿著色彩鮮豔的服裝:銀色內衣上綴著閃閃發亮的鏈子,開衩的裙子露出修長美腿。深色長髮及腰,身上的珠寶隨著音樂節奏的律動互相碰撞。她被一群觀眾圍繞,所有人的目光都追隨者她,在場的男男女女拿著手機拍攝她的表演並隨音樂搖擺身體。

喬哈娜的本名是葉卡特琳娜·安德列伊娃(Ekaterina Andreeva)。她在開羅生活及工作多年,而埃及正是肚皮舞的發源地。究竟這名俄羅斯女子是如何來到開羅表演傳統的阿羅伯舞蹈,而且取得如此亮眼的成績?

安德列伊娃三歲開始學舞,涉獵範圍包括芭蕾、國標舞以及拉丁美洲風格。13歲時她失去了舞伴。據她本人表示,這在俄羅斯是常見現象。要找到男舞伴相當困難,許多男舞者通常都已經被其他舞者「霸佔」。不過這對安德列伊娃而言或許不是壞事。

一部巴西肥皂劇成為了她重回舞蹈之路的契機。2001年,《克隆》(El clon)在俄羅斯電視台放映並成為家喻戶曉的電視劇。來自摩洛哥的女主角Jade肚皮舞技超群,這種舞蹈因此開始在俄羅斯觀眾中風靡。安德列伊娃回憶,當時各種肚皮舞教室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就連健身房也推出肚皮舞課,她正是在健身房第一次接觸到肚皮舞。這對她而言是個完美的選項,因為如此一來便不需要舞伴。安德列伊娃笑著說,她的母親認為這很適合她,因為一段時間不跳舞後她已經增胖了。

起初她主要在父親的餐廳裡跳舞。在學會基本技巧後她便開始自學。安德列伊娃很快就成為各大比賽的常勝軍,還在莫斯科開設了自己的肚皮舞工作室。與此同時,她還忙著完成公關關係管理及英俄翻譯的學位。但當時她已經很清楚:「舞蹈就是我的全部生命。」

然而,安德列伊娃認為在俄羅斯跳肚皮舞純粹只為了賺錢,其藝術價值往往遭到忽略。埃及的情況則不同,肚皮舞是聯繫藝術和文化的橋梁。因此她決定離開家鄉,到埃及首都開羅展開新的職業舞蹈生涯。

埃及是肚皮舞的家鄉,許多卓越的肚皮舞者如納吉瓦·福阿德(Nagwa Fouad)都是在此學會這門藝術並演出。傳奇肚皮舞蹈家迪娜·塔拉特·賽義德(Dina Talaat Sayed)和菲菲·阿卜杜(Fifi Abdou)至今仍深受許多觀眾的喜愛與推崇。不過如今最受追捧的肚皮舞娘多數都是外國人,尤其是俄羅斯人。

「老一輩的埃及肚皮舞者的年紀已經大了。「在開羅從事婚禮策劃的哈尼·拉塞姆(Hany Rasem)經常預約肚皮舞表演。他表示:「新一代的埃及舞者中沒有比較出色的。」安德列伊娃等外國舞者正好填補了缺口。有時候她一天能接到5場婚禮演出。

觀眾經常不會注意到她是俄羅斯人。安德列伊娃表示:「因為這畢竟不是我們的文化,所以我們更加謹慎。」對她而言,重要的是舞蹈必須以原汁原味的方式呈現,不能有所改變,或是被「俄羅斯化」。

雙重標準的傳統

不過安德列伊娃和其他外國舞者之所以能取得成就,埃及又為何會缺乏新生代舞者,背後還有另一個原因。埃及與許多阿拉伯社會相同,在近幾十年來有越發保守的趨勢。如今在開羅的街上,越來越多婦女戴著面紗。雖然肚皮舞是盛大婚禮中不可或缺的環節,但私底下許多埃及人不願意與這門職業有所牽扯。在當地語言中,「肚皮舞娘的兒子」這句話甚至可以被視為是一種侮辱。這種愛恨交織的情緒使肚皮舞傳統被強加了雙重標准。安德列伊娃表示,俄羅斯人的身份使她免受負面言辭的攻擊:「作為外國人,我能獲得更多尊重,因為他們更把我視為是藝術家。」

然而,應對政府及法規要求並不輕鬆。在每一場婚禮演出她都需要先取得工作許可,要價約1240歐元。由於她的演出十分熱門,埃及的富人甚至願意額外替她負擔這筆開支。

盡管如此,安德列伊娃的名氣也造成她去年短暫在埃及入獄。埃及政府指控她穿著暴露違反肚皮舞服裝規範。這起案件被埃及媒體廣為報導,安德列伊娃穿著爭議舞蹈服裝的影片在網上瘋傳,迅速就達到400萬觀看次數。在入獄三日後,安德列伊娃獲釋而且名氣更為響亮。起訴被撤銷後,她再次穿上那套使她聲名大噪的舞裙登台表演,至今未曾再遇過任何問題。

文/Emily Gordine、Jennifer Pahlke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